放心花,“阳康”记

阳患月余;愈一节气。患之历痛,骨肉仍恐;愈之患余,躯软体虚。患初,体突热,嗓火燥,似刀片游动戏虐;鼻凉塞,拟土掩堰塞湖淤;关节痛矣,皮肉痛矣,筋骨痛矣,神经痛矣,似腰突、颈突、肋刺、膝刺并生;冠首痛,仿佗开操颅。痛,突痛、阵痛、暴痛、续痛,肉躯及精神,皆痛矣。且,胃翻口呕,耳鸣泪流。前三

阳患月余;愈一节气。

患之历痛,骨肉仍恐;愈之患余,躯软体虚。

患初,体突热,嗓火燥,似刀片游动戏虐;鼻凉塞,拟土掩堰塞湖淤;关节痛矣,皮肉痛矣,筋骨痛矣,神经痛矣,似腰突、颈突、肋刺、膝刺并生;冠首痛,仿佗开操颅。痛,突痛、阵痛、暴痛、续痛,肉躯及精神,皆痛矣。

放心花,“阳康”记

且,胃翻口呕,耳鸣泪流。

前三日,阳盛,日日刮骨,夜夜炮烙;凡凡人众,隐虐负痛。三日后,阳弱,体渐不热,目渐醒远。

八九日水煮火煎,肌骨仍困,腿酸软,臂无力。

然,病后之惑罔,迷茫;觉,疾仍留于体,如贴如粘。

阳后之躯,疲、乏、累、倦、懒,意志不坚。

欲动而先乏力,欲思而先意烦;肩不可负担,手不能提篮,呐喊不及噫语,踱步不得至远。头昏嗜睡

放心花,“阳康”记

肌痛骨酸。

叹,大梦初醒,醒而未爽;大病初愈,愈而未痊,体之乏累,洪荒不见。

鼻,不嗅花香;舌,触辛不辣;齿,尝糖不甜;食油而不腻,盐齁却不咸。

虽也见久喜之物,还是琼浆玉液,入嘴不觉杜康,饮后悲李白,何以成“仙”。

阳者,才知何“痛”;阳过者,方晓何“健”。

病痛时,见人间真情,与陌赠药者 尚德,律己隐家者守德,罩口出行者行德。即,相互安慰者,也是君子揖首:慰我者,慰我何痛;不慰我者,戏我痛何?

阳康矣,本欲怒放心花,心花却不御世寒。

放心花,“阳康”记

当今市井,怪怪三象:

一曰自我,我欲即我欲,我欲他人莫阻。许多“阳”者,不避不护,不遮不掩,嘴出“玉珠”,口若悬河,与人众聚,语不停歇,与人狭遇,咳喷不断。欲责劝,他言:我阳,无畏惧矣!

二曰网上罔言,自媒时代自媒天地,得一毛信儿便大发异言,网络v者,流量为赡,只为吸睛,不忌流言飞天。人人都著文“说疫”,篇篇都解读“新冠”,“快手”成为“舞台飙艺”,“抖音”是了“剧本路演”。只是忘了:笔墨当随时代,言语当显精神。

三曰囤货积物,资本大鳄不知路数,不妄语,网传核酸资控,自有法管律控,发国难财者,必遭天遗。小民草贩,千利百元,千利失万义,得不偿失。家本月耗油几斤、粮十几斤、盐几两,却囤,待物充资足,又叹箱满不可食新。

放心花,“阳康”记

安全感何来?对国之信任!

信任取之:官不畏绩为民,士不畏责为担,医不畏病为疗;众,才不会畏苦,民,才不会畏难。

未阳莫恐阳,患阳不惧阳。阳康后,痛记康复何历?抗阳何艰?

作者:孙卜勇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tafan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fan8.com/9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