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挨五炮,《无奈的红尘情缘》(529)——如实倾吐

第529回如实倾吐听到尚洪宝问,常颖回答:“既然你信任我,把心底的话告诉了我,那我可就实话实说了。”“嗯,说吧,我听你的。”“首先,你面临的事是好事,但也可能是坏事。好事呢,是能挣一笔钱,很可能是一笔大钱。我之所以反复用可能两个字,是因为这个事成与不成,现在还是未知数,不能盲目乐观。古人说,离手三寸不是财,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嗯,这个我知道。

白洁挨五炮,《无奈的红尘情缘》(529)——如实倾吐

第529回 如实倾吐

听到尚洪宝问,常颖回答:“既然你信任我,把心底的话告诉了我,那我可就实话实说了。”

“嗯,说吧,我听你的。”

“首先,你面临的事是好事,但也可能是坏事。好事呢,是能挣一笔钱,很可能是一笔大钱。我之所以反复用可能两个字,是因为这个事成与不成,现在还是未知数,不能盲目乐观。古人说,离手三寸不是财,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嗯,这个我知道。”

“那么,为什说也可能是坏事呢?这个不用说你也知道,这件事犯法。并且,如果真要像你说的,这颗夜明珠来自印度,是迄今已经丢失了将近350年之久的莫卧儿大帝金刚石,与慈禧嘴含的那颗配对,那你就是死罪。至于阿朱,与你一样,起码也是死罪。”

她伸手又去拿烟,但尚洪宝感觉后脖颈发冷,被她的话吓住了……

她点上烟,接着说:“你没念过大学,可能不懂生意的原理,也叫三要素。第一要懂法律,第二要懂关系,第三要知进退。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没错,但老虎吃人也不含糊。如果人都让老虎吃了,那还怎么上山?”

“嗯,是那样。”

“嗯,所以让我说啊,这是个烫手的山药,必须赶快甩掉,最后别让它给烫着。

“你的意思是能卖就卖?”

“对,看看阿朱的实力,看他能出多少钱,差不多就甩,不然真把他要跑了,这玩意儿可就一分不值了。”

“是,你说的还真有道理。”

“当然,也不能是白菜价,具体还要找阿朱商量。”

“行,那你就代表我,去找他商量吧,看看他什么心气。我相信你,做生意比我强,你的佣金我出。”

“不用不用,我绝对不挣你的钱,就是纯帮忙。不过有一点,等挣到钱后,你借刘琪一些就行了,我也算给朋友帮忙了。”

“那没问题,刘琪也是我的朋友,帮她是应当的。反正你要本着一个原则,要尽量卖个大价,不能太少了。”

“这个我知道,你就放心吧。不过有一点,现在这铜镜在哪儿呢?”

“就在我手里。过去阿朱问我,我为了搪塞他,说东西还在西北人家呢。”

“那他要问我我怎么说?”

“还是得让他先交定金,就说不交定金,我没法去取货。你想啊,你不给钱,人家能把东西让你拿走么?”

“行吧,我就跟他这么说。”

常颖现在彻底踏实了,她原以为套出铜镜在哪里,就要费很大的劲,弄不好他都拒不回答。但没想到这么难得问题,居然这么容易就解决了。她想,对于阿朱托付的这个事儿来说,她完全可以高枕无忧了。

于是,她向他嫣然一笑,说道:“好了,这事儿就这么着了,走吧,再去泡一会儿,完事我给你推油。”

此时,因为他的“心病”有了着落,精神也感觉好多了,说了一声“好”,站起身就要去浴池。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他拿起手机一看,来电的是刘景春,急忙向常颖做手势,让她别出声。

“喂,刘哥你好。”

“洪宝你好,你在哪儿呢?”

“我在外面,怎么,有事么?”

“你说话方便么?”

“嗯…还行吧,你说吧刘哥。”

“是这样,今天张姐的闺女找我来了,来商量转让刘霞肚里孩子的事儿。”

“啊…”尚洪宝一下懵了,张口结舌,半天没说出话来……

“哎,洪宝,她今天拿来20万元,说是给你交定金,为了抱养你这俩孩子,他们把家里的另一套房子卖了。喂,洪宝,你在听么?”

“啊…奥奥,我在听,你说吧。”

“这钱我什么时候给你?是给你还是刘霞回来给刘霞?”

尚洪宝脑袋顿时大了,结结巴巴说:“刘哥…这钱…等有时间吧…有时间我跟你具体说说……”

“还说什么啊?你不是都跟张姐说好了么?奥…你是不是觉得钱少啊?是这样,她说只是定金,让你收下,等孩子生下来,该给多少补多少,他们有钱,这次房子卖了三百多万。”

尚洪宝头上汗都出来了,他回头看了一眼常颖,见她正在按手机,好像没听他们电话里说什么,于是含糊其词的说:“刘哥,明天吧…明天我给你打电话,你看行不行?”

刘景春可能也听出他不方便,在电话里说:“那好吧,我明天等你电话,20万现金太多,别搁时间太长了啊。”

放下电话,尚洪宝心脏砰砰乱跳,自从刘霞失踪后,他一心专注顺子这边了,忘记自己已经答应了张姐,要把刘霞肚子里面的双胞胎,转让给张姐的闺女。本来,尚洪宝在答应孩子给顺子后,应当及时去找张姐,找个理由告诉她孩子给不了她闺女了,但一着急给疏忽了,他万万没想到,张姐的闺女认真了,为了抱养孩子,她们居然把家里的房子卖了……

“怎么啦?”常颖问道,但眼睛依然看着自己的手机。

“啊…没什么,一个朋友……”他神情恍惚,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出什么事了?说说吧,别在心里憋着。”

“没事…真的…”

“不可能,没事你不会这么慌张。”

他叹口气没吱声。

她扭着腰肢走过来,靠在他肩膀上说:“你现在干的事儿可是大事,其中还有什么故事情节,你可千万不要瞒我,这样我才能放心大胆的帮你。不然的话,我可真有点担心,真怕这个事儿暴雷。”

他想了想说:“好吧,我们去池子里泡一会儿,我全给说了吧。”

接着,俩人有浸泡在汤池里面,尚洪宝问:“你想听什么?”

“我全想听,就看你想说什么了。”

“那好,我就先从刘琪说起吧,不过有一点,你可不准嘲笑我,也不要责怪我,我现在可要崩溃了。”

“放心吧,我的罪孽比你深重,干的错事不比你少,什么风浪都经受过。”

接下来,尚洪宝从与刘琪相识开始,直到刘霞卷款失踪,前前后后叙述了一遍。可能是因为心里乱、也可能是对常颖过于信任,他讲述的很真实、很客观,一点没有掖着藏着,真的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

在这个过程中,常颖果然一言不发,只是仔细的聆听。等他全部说完之后,她长叹了一口气,说:“这是你人生的一劫,你是无论如何躲不过去的。”

“是,我也想了,弄不好我这次就会折在这里了。”

“先别说那丧气话呢,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越是在这个时候,越是要头脑冷静,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防止爸事态扩大,最终弄的无法收拾。”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不过心里乱糟糟,理不出个头绪来,不知从哪儿下手。”他语调沉痛的说。

“这个事儿啊,我听明白了,如果仔细分析,也还真的没啥。现在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就是退那个顺子的钱,只要把他钱退了,他不闹腾,就什么事没有。但有一点你要有思想准备,刚才听你这么一说,那个顺子和那个女老板…叫什么来的?”

“白洁。”

“嗯,就是这个白洁、包括她的闺女,就是社会人。社会人的特点就是讹诈,估计你再退她50万,她肯定不干,要像你讨个说法,说白了,就是索赔,会讹你点钱。”

“嗯,那是肯定的,所以我着急把手里铜镜出手,换来钱还他们,别让事态扩大。”

“嗯,我明白了,知道你为什么急着卖铜镜了。这样吧,我明天就去找阿朱,想法让他把定金交了,有钱顺子那里就好办了。”

(待续)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tafan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fan8.com/96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