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情人,和美女偷情的日子致命偷腥(113)

另外,除了他们两人之外,是否还有其他人参与?倘只是他们俩,尚且容易对付一点,但如果他们背后是一个团伙,那可就更加麻烦了。忽然,我想起了那人后颈上的纹身,心里猛然一惊:莫非,他是黑道上的人?我的心倏地往下沉。我手心全是汗水。望着悠悠东流的江水,我现在

另外,除了他们两人之外,是否还有其他人参与?倘只是他们俩,尚且容易对付一点,但如果他们背后是一个团伙,那可就更加麻烦了。忽然,我想起了那人后颈上的纹身,心里猛然一惊:莫非,他是黑道上的人?

我的心倏地往下沉。我手心全是汗水。

望着悠悠东流的江水,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人在绝望的时候会选择跳楼或跳河,原来只需一个绝美的跳的动作,便可以彻底了断所有的一切。

不过,我现在可不能翻过栏杆,纵身一跃。因为我也知道,如果我跳下去,或许自己可以一了百了,但是温月呢?她还不是得继续面对那些人?他们处心积虑,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还有,我的父母呢?他们怎么办?他们辛辛苦苦将我拉扯大,对我寄予很高的期望,我还没有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呢,怎么可以自寻短见?

我望着嵌在暮色中的楼厦,感慨万千:为何看着如此美丽宁谧的城市,却隐藏着许多的罪恶与肮脏?

直至入夜,我才拖着疲惫的心回家。

打开门,我看到客厅里摆着一桌丰盛的晚餐。

坐在沙发上的温月起身迎上来:“你回来啦?”

若是平日,这样的场景一定会让我感动得热泪盈眶,从心底里感到无比幸福。然而,我今天反而觉得特别的难受。

我只极力向温月挤出一丝笑容,没有吱声。

“累了?吃饭吧!”温月说:“我去盛饭。”

温月说着,转身走进厨房。看着她的背影,我心里涌起一股难言的苦涩。我觉得很惭愧,枉我之前还老想着要和温月在一起,想着为她如何如何,但是到了真出事的时候,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温月不时地给我夹菜,劝我多吃点。

而我一直闷不做声。

渐渐的,温月终于察觉到了我的情绪变化。她关切地问我:“怎么啦?是不是不舒服?”

我摇头。

此刻,我真是为难之极,我不知道该如何跟温月说起?倘若是其他的事情,我宁可独自承受也不对温月说,可是现在我根本不可能上哪里找到五十万,所以还非得跟她说不可。

“有什么事情你就说,不要憋在心里。”温月说。

我放下碗筷,看着温月,说道:“温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有什么问题?你尽管问吧!”温月说:“不用这么严肃吧?你一严肃我都有点紧张了。”

我说:“假如,我是说假如,你老公知道了我们的事,最坏的结果将会怎样?”

温月脸色变得极为严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我勉强挤出笑容,说:“没有,我都说了只是假如。”

温月吁了口气,说:“我记得我以前好像跟你说过的,倘若让他知道了我们的关系,那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当然,如果他没有抓到什么证据,那他也不会过多地关心我的事情。”

我眼皮一跳,忍不住又问:“倘若有证据传到他手里呢?”

温月定定地看着我,表情很是惊恐:“星星,你别吓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你先跟我说,如果他有证据,那将会怎么样?”

“怎么样?那我们就惨了!他至少有一百种方法对付我们!”温月吓得脸都白了。

“啊?这么凶?”

温月紧张地说:“星星,你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啦?是不是我老公的人找你了?”

我不想再把事情憋在心里,也不想让温月干着急,只好将陌生男子找我的情况大致跟温月说了一下。

“你是说……他、他后颈上刺着一只蝎子?”温月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我点点头。

“五十万,胃口还不小!”温月忽然冷笑起来:“想不到他竟然还有脸来搞这一出!”

我问:“你认识他吗?”

“当然!”温月咬牙切齿地说:“我恨不得扒他的皮,抽他的筋,吃他的肉!”

我惊讶地看着温月,跟她认识一年多了,我还从来没有看到她这么愤恨,说出如此凶狠可怕的话。看来,她对这个人的恨早已经深入骨髓了。

“他是谁?”我小心翼翼地问温月:“能告诉我吗?”

温月冷笑着,没有回答。她双眼微迷,似乎在想着什么。

“他有没有跟你说,怎样跟他联系?”片刻之后,温月问道。

“没有。他只让我转告你,务必在三天之内准备好五十万,还有,他说他自然会跟我们联系。”我想了想,又说:“对了,我有和他在一起的那个人的电话号码!他今天给我打过手机!”

“你让那人转告他,我要见他!”温月脸上浮着一层轻若烟雾的冷笑。

吃完饭,收拾妥当,温月说:“星星,走,出去透透气!”

我看着温月,点点头。

从我把陌生男子勒索一事告诉温月起,我便发现温月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变得阴沉而令人难以捉摸。从温月的神态和只言片语中可以推断,她和陌生男子不仅相识,而且还有宿怨。所以,事情已经复杂得超乎我的想象。

温月开车开得很野,似乎在发泄内心的不快,有好几次还差点撞到前面的车了。我坐在旁边,吓得一身冷汗。

温月一直开到桃花山脚下,这才停下。此时已是晚上十点过,山脚下万籁俱寂,附近人家灯光点点。

温月说:“星星,你还记得前年大年初一你陪我爬山的情景吗?”

“记得。”

“时间过得可真快呀,一晃就过去一年多了。”

“是啊。”

“去年大年初一,我也爬过这座山,不同的是,只有我一个人。”温月的神情显得有些落寞。

我心里有些愧疚,我说:“对不起,我当时在老家,否则一定陪你来爬山!”

“那也不一定!”温月轻轻地摇头,说:“我们终究只是萍水相逢,没有什么誓约。况且,就算有誓约,那又如何?”

我顿时惶恐起来,不安地说:“温月,我对你的情意,始终都没有变!”

“是吗?”温月冷笑道:“你年后足足三个月都没有联系我呢!”

#情感情感#?#爱情#?

骚情人,和美女偷情的日子致命偷腥(113)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tafan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fan8.com/95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