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尼系数警戒线,

不患寡而患不均,古已有之。从发生学和演化的视角来看,一句古谚能够穿越历史长河至今仍然深入人心,必然有它强大的生命力,必然是接受过无数次的实践检验。无论是什么样的社会科学学说,其实都是经验的观察、归纳和总结。经济学说不能像数学那

不患寡而患不均,古已有之。从发生学和演化的视角来看,一句古谚能够穿越历史长河至今仍然深入人心,必然有它强大的生命力,必然是接受过无数次的实践检验。

无论是什么样的社会科学学说,其实都是经验的观察、归纳和总结。经济学说不能像数学那样具备严密的逻辑,至于一个经济学说到底有没有效,应该遵从实践论的观点,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相应地,经济政策根据实践条件而相机决策,这是实践的经济学(Economics from and into Practice)。

一、“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实践理性

寡与不均,没有绝对的分配标准,但是目前在社会、经济学领域已经有一个可以用来衡量的指标,即:基尼系数基尼系数是1943年美国经济学家阿尔伯特·赫希曼根据劳伦茨曲线所定义的判断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指标。基尼系数是比例数值,在0和1之间,是国际上用来综合考察居民内部收入分配差异状况的一个重要分析指标。

以美国为例,2020年美国 的基尼系数40.8%。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等组织规定:若低于0.2表示指数等级极低;(高度平均);0.2-0.29表示指数等级低;(比较平均);0.3-0.39表示指数等级中;(相对合理);0.4-0.59表示指数等级高;(差距较大);0.6以上表示指数等级极高(差距悬殊)。

基尼系数通常把0.4作为收入分配差距的"警戒线",根据黄金分割律,其准确值应为0.382。

不均之患,体现在美国的社会现实是社会分裂,阶层矛盾慎重,上至总统竞选,下至街头骚乱,均是基尼系数过高导致的负面效应,

在社会政策实施上,各方都有很多基于道义、道德的理由,并以此争取民众的支持。现状是,美国的社会与经济陷入混乱局面,经济在增长,基尼系数在增大,社会分配越来越不均。

那些基于道义的饱含激情的口号,深深把握住了民众群体心理的短期感受。现实的操作手段是,制造各种其它领域的注意力集中点、兴奋点,成功把注意力转移到与关键事项无关或关联度比较低的事情上。这样的做法,实则是偷换概念,通过概念切换离开实在,抽空了思维的现实存在基础,顾左右而言他。

二、“寡与不均“的实践经济学分析

寡与不均既是经济社会发展程度的问题,也是福利经济学意义上的分配制度问题。

“寡“,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低下,总体社会资源不足,本身并不是好事,毕竟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古今皆然。

“寡“与”不均“对举而言,针对的是资源分配的制度安排。

即便在经济落后、总体贫乏的年代,在整体“寡“的局面之下,能够走出困境的群体往往是分配制度安排合理的组织。总体生存、生产资料不足,合理的、相对均衡的资源分配能够让整个群体得以在低水平上生存下来,并藉此寻得机会实现更大的发展;相对而言,分配不均的群体,多数人因为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生存困难,缺乏战斗力和发展机会,因此在群体竞争中落于下风。

经济水平低下年代的经验表明:整体发展是前提,是生存与突破的必要条件,不谋长远者有必远忧。

在丰富时代,社会总财富大幅度增加,“寡“的问题似乎应该解决了。事实上,具备逻辑严谨性的马太效应总在冷笑地产生着严重影响。近二十年世界经济的发展推高了基尼系数,全社会对公平正义的呼唤更加强烈。

刨除容易被轻视的道义因素,严重的“不均“有什么理由?有什么影响?

“不均”的一个重要依据是策略性发展理论:需要集中资源在某些群体、某些领域实现突破性发展,从而避免长期循环往复的低水平陷阱。

但真正有效实施的策略性发展方案并没有回避投资边际效率递减这一规律。严格意义上来说,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某些区域、某些领域实施的策略性发展战略,是符合这一经济学规律的,也就是说,被优待的关键领域,其投资边际报酬是长期持续高于一般社会水平的。所以说,这种安排不是不均。

真实的“不均“是,一些领域低效率地获得了大量资源,结果又没有实现应有的社会、经济效益。

这种“不均“,正是真正的忧患。这种条件下,多贪多占者,获取了更多的资源支持,单位投资效益却远低于同行。这是忧患的直接效应。

忧患的次级效应是,获得者为了维持原有的利益格局,必然会利用话语权占据道德制高点,利令智昏表现出的私利、私心、傲慢、偏见、无知,进一步限制了总体福利水平的提高。

三、“寡”与“不均”的衡量准则与实践经济学对策

批判“不均”,并不是宁愿一起受贫,大家一起“寡”,而是为了提高效率,从而改革原来的分配方案,使边际投资收益更高的“寡”获得更多资源分配份额,并通过减少资源分配份额使边际投资收益较低的“丰”提高效率。这样会提高总体社会福利水平,毕竟,只有总体发展了,“丰”者也会得到更多的利益和回报。

在这一良好的意愿基础上,“寡”与“不均”的一个重要衡量标准是投资边际效率。

在经济学的应用实践上,这一标准并不需要数理经济般的严密核算,按照模糊统计法即可,尤其对于较小的单元来说,大致的边际收益是容易评估的。

解决“寡”与“不均”的效率与总体福利问题,还有一个必要途径:帕累托最优累托最优(Pareto Optimality),也称为帕累托效率(Pareto efficiency),是指资源分配的一种理想状态,假定固有的一群人和可分配的资源,从一种分配状态到另一种状态的变化中,在没有使任何人境况变坏的前提下,使得至少一个人变得更好,这就是帕累托改进或帕累托最优化。

在实践中,有效利用成熟的经济学理论能够使问题更加清晰,能够把问题的本质呈现出来,从而通过提升措施实现更好的整体发展。

在办公室事务中,工作资源的分配、工作任务的分配,“寡”与“不均”的问题更是简单而直接。

明天,十点钟开始要好好学习经济学。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tafan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fan8.com/6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