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满是什么意思,我给你磕头好不好?

我老公给我爸准备的特效降压药,其实是普通的维生素D!那是我儿子被人播伤住院的第六天。那天,我照例带着炖了一晚上的汤,到医院来给他送饭。刚走到住院部楼下,还没进门,眼前蹿出一道人影,直冲我而来,「求求你了老板娘,潇潇还小,他还是个孩子啊!要是就这样进了监狱,他一辈子就完了!」我忙后退一步,躲开他扑过来的手,同时也从这几句话里猜出了他的身

我老公给我爸准备的特效降压药,其实是普通的维生素D!

扑满是什么意思,我给你磕头好不好?

那是我儿子被人播伤住院的第六天。

那天,我照例带着炖了一晚上的汤,到医院来给他送饭。刚走到住院部楼下,还没进门,眼前蹿出一道人影,直冲我而来,

「求求你了老板娘,潇潇还小,他还是个孩子啊!要是就这样进了监狱,他一辈子就完了!」

我忙后退一步,躲开他扑过来的手,同时也从这几句话里猜出了他的身份。这是宋潇的爷爷。

而宋潇9,就是把我儿子捅得大出血,在ICU抢救了一天一夜的元凶!

就这,他还有脸来求我!

我面若寒霜:「现在就做得出这么残忍的事来,要是不好好教育,以后得长成什么样!」

从宋潇把我儿子捅进医院至今,整整6天!宋家的人别说是送医药费,就连一声道歉都不曾有过!

要不是得知我这边死咬着不放,非要走司法程序把宋潇送进监狱,怕是到我儿子出院,宋家的人也不会给一句交代。

我怎么忍得下这口气?我的儿子这会还惠着纱布躺在病床上,连着快一周了还只能吃流食!

可老头子显然没想过我儿子,满脑子只有他那个快要进监狱的孙子。

「他没有!潇潇一向是个好孩子,他很乖的,这件事肯定不是他干的.…

都到这时候了还不肯承认!

我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儿子和宋潇在一所学校,之前就听他不止一次说起过这号人物,这个宋涵,每天逃学不上课,跟那帮混混不是呆在酒吧就是在网吧,动不动还跟人打架斗殴,这也有脸称作好孩子?

「大爷,你能不能讲点道理啊!」

我太激动了,声音无法控制得有点响,引来了路人的围观。老头子显然也发现了,他看我要走,当即拦住我的去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我给你磕头好不好?我给你磕头,你就放过潇潇吧!他爸妈都没了,家里就剩下我和他相依为命。要是他也……你让我怎么活啊!」

老头子声泪俱下的样子看着可怜极了,让不明真相的围观路人都开始对着我指指点点,似乎在说我不可理喻,欺负孤寡老人,毫无同情心。

仿佛我才是造成一切的元凶!

我陈清禾何曾遇过这么会当众撒泼不要脸的人?当即气得两眼发昏,转身想走,却又被老头子牢牢抓着裤腿。

「放过潇潇吧!他还小,他还是个孩子啊……

眼看围观路人中已经有人拿出手机开始录像,我咬牙用力,伸手把老头子狠狠甩开。

「也就你觉得他小,法律面前可不是你弱你就有理!保安呢,保安!」

推操过程中,我炖了一晚上的汤还是没能护住,全洒在了地上。

2

站在儿子的病房前,我做了五个长长的深呼吸,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带着笑容走了进去。

睿睿,妈妈给你带来个好消息!医生说你恢复得很好,不出意外,下周就能出院了……

「哎呀你烦不烦?我刚要睡着!」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儿子不耐烦地打断了。

我愣了下,忙小心翼翼地赔罪:「抱歉啊睿睿,妈妈不知道你在睡觉……

「啧!」儿子白了我一眼,接着又顿住,看着我空着的双手,「排骨汤呢?我昨天不是跟你说了我想喝排骨汤?」

被他不善的眼神盯着,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妈妈炖了的!就是来的路上不小心洒了……对不起啊睿睿,妈妈明天一定给你带过来!」

「汤都能洒?你也太笨了吧!出去出去!不想看到你!」

儿子对我向来没什么耐心,这么多年我早就习惯了。因此也像往常一样不肯轻易离开,舔着脸凑上去,脸上赔着笑:「是妈妈错了,对不起呀。伤口还疼吗?让妈妈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你又不是医生!」

儿子不耐烦地挥开我的手,「你要真有时间还是先帮我报仇吧!宋潇的事到底怎么样了?我听爸爸说证据不足,很难把他送进去?」

这是儿子受伤住院后,每天都会问我的问题。

报仇。他要我帮他报仇。

我自然也不打算放过那个罪魁祸首。

「放心,妈妈已经找了舅翼和外公,接下来,不光是咱们家,你外公家也会请来最好的律师,一定让宋潇罪有应得!」

儿子这才露出我进门后的第一个笑容:「那就好。」

看着儿子的笑容,不知为何,我的耳边莫名响起了宋潇爷爷那一声声哀求,

「潇潇很乖的,一定不是他……

我犹豫半晌,终究没忍住,问儿子:「睿睿,那把捅你的刀,真是宋潇带来的吗?」

那天的事情,在儿子和宋潇的口中,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版本。

儿子的版本,是他之前去网吧时,和宋潇结了梁子,那天他们刚在网吧里闹了一场,转身出门,走到网吧边的小巷子里时,宋潇突然出现,和他们打了起来,混乱中,宋潇抽出一把水果刀,捅在了我儿子的身上。

而宋潇的版本大致与我儿子所说的相同,区别只在后半部分,他走出网吧后,一直守在那里的我儿子带人将他围了起来,他为了自卫不得不反击,眼看就要打退他们成功逃脱时,我的儿子抽出了刀………

刀是谁带来的,宋潇伤我儿子到底是主动伤人,还是被动自卫,将直接决定法律审判的结果。

现场没有监控,儿子带来的三个兄弟,一口咬定罪魁祸首是宋潇。

可真的是宋潇吗?

听到我的话,儿子的眼神有片刻的闪躲

但很快,他对我吼了起来

「你在怀疑我?你竟然信一个外人,都不信我?你可别忘了,流了那么多血,缝了那么多针,吃了那么多苦头的人可不是他宋潇!」

「是是是!都是妈妈不好,对不起啊睿睿,妈妈只是多嘴问一句,不是怀疑你……

儿子的模样让我心慌不已,吓得我连声道歉。

「怎么了?」

就在这时,儿子的英语补习老师,楚湘来了。

儿子和她的感情一向好。楚湘的出现让我如蒙大赦,我求助地迎向她:「楚老师。

楚湘却一眼看清了儿子的状况,猛地将我推开,语气很冲地开口:「你不知道睿睿现在身体不好么?干嘛还刺激他!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看秦叔他们不扒了你的皮!」

儿子是公婆的命根子,因为儿子更喜欢楚湘,连带着公婆对楚湘都比对我还客气。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无措地低着

头,

「你快出去!看见你就烦!」儿子轰我出去

我难受极了,还想再说些什么,楚湘已经打开房门:「睿睿不想见你,你还是快出去吧!非要刺激的他伤口裂开你才满意?」

我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后遇一步走出门,我难受得整个人都快炸了

楚湘用力地关上了门,重重的一声「砰!」,震得我耳朵都快聋了

我跟跄着后退一步,透过门上的玻璃,我看到屋里的女人像是赶掉什么晦气垃圾似地掸了撵手。她快步走到我的儿子床边,开始柔声安抚他。

刚刚还对我恶语相向的儿子,撒娇地冲楚湘伸手要吃的,两人亲密无间,仿佛像是……像是……

「这对母子感情真好啊。」身边蓦然响起护士的声音。

仿佛脑中瞬间劈过了一道闪电,我无比痛苦,又前所未有的清醒。

我突然想起,这样的话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楚湘是儿子主动求我请来的,他说他想补习英语别人给他推荐了楚湘。

为了儿子的学习。我一直都在努力讨好楚湘,每次她过来,我都会备足茶果点心。我不仅经常送她礼物,还总请她吃饭,约她出去逛街。

有时候一家三口出去吃饭我也会叫上楚湘,不止一次,别人把楚湘和睿睿认作母子俩。

为此,我还向楚湘讨教过,该怎么做才能讨儿子欢心,让他能喜欢我多一点。

我至今仍旧记得楚湘那高高在上的模样,她用一副胜利者的口吻告诉我:「两个人相处要看缘分,要是他不喜欢你,即便母子也没用。」

可我又没做过惹儿子不高兴的事,他为什么那么讨厌我呢?

我满心都是委层,怎么也想不明白问题到底出在了哪.–

晚上,我的丈夫秦恒照例回来得很晚,

受了一天的委屈,看到他的瞬间,我的软弱全露了出来,起身就想去抱他:「阿恒,睿睿今天又冲我发脾气了…

「那你就好好反思一下自己为什么不讨人喜欢呗,跟我说有什么用?」秦恒不耐烦地绕开我,「我很累,先去洗澡。

我都愣住了,完全没想到一向温和的秦恒"竟然会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阿恒,你……你是什么意思呀?」

秦恒停住脚步,片刻后才回过头,语气放缓很多:「我是说,睿睿现在受着伤,本来就容易情绪不稳定,你又是他妈妈,不会跟他一般见识的对吧?」

「嗯。」我点了点头,关切地看着他满是疲惫的脸,「你怎么了,是不是南郊的项目很麻烦?」

南郊是秦恒最近一直在忙的一个大项目。我哥私下曾和我说过,要是秦恒拿下这个标,恒睿地产至少能扩张一倍。

我的娘家人一向宠我,当然希望秦恒这个恒睿地产也能越来越好,一直都在竭尽所能地给他提供帮助。

刚认识秦恒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家已濒临破产我被他的温柔体贴,彬彬有礼吸引,一心想嫁给他。

等我爸查出他家里的真实情况时,我已经情根深种,死活都不肯离开秦恒,气得我爸狠狠打了秦恒一顿。

当时,秦恒被连打了重重三棍,脊背却依旧挺得笔直,跪在我爸面前举手发誓,此生定不负我,我感动得痛哭流涕,拦在他面前死活不肯走,才让我爸不得不捍着鼻子同意下来。

爸爸不忍我嫁人后过得不好,也一直和我哥一起努力提携女婧,秦恒在他们的帮助下,生意越做越大,到后来更是开创了恒睿地产

我婚后没多久就生了儿子,留在家里当全职主妇一心栽培儿子。

谁想到,却养出一个和我完全不亲的秦睿远!

提到南郊的项目,秦恒的脸色更差了:「别提了,提起来我就生气。」

「怎么了?是哪里不顺利吗,我让我哥他们帮你……」我忙说道,

秦恒不耐烦地打断我的话:「就是你哥第一个不同意!」

「啊?怎么可能……我哥怎么会不肯帮你呢,到底怎么了?」我完全不敢相信。

秦恒走到一旁的沙发上,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南郊项目的老板是你爸以前的同事,只是那个人现在在国外,我就拜托你爸出国找他聊聊,多大点事啊,可你哥就因为爸有高血压,死活不同意!」

「可是阿恒,高血压坐长途飞机确实不太安全呀……」我还挺理解哥哥的决定。

「不安全,不安全!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我丢掉南郊的项目才开心?陈清禾!别忘了你已经嫁给我,是秦家的人了,别满脑子只想着自己的娘家人!」秦恒突然大吼起来。

我张了张嘴,想说钱怎么能和命比呢,可这样暴躁的奏恒是我从未见过的,我有点害怕,终究没敢开口。

屋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不知过了多久,秦恒深吸了口气,走到我的面前拆住我的手:「清禾,你帮帮我好不好?」

「啊?我能怎么帮……

「你帮我说服爸,说服哥啊!大不了让爸多带点药嘛!清禾,求求你了,你知道这个项目对我有多重要,我是真的想多赚点钱,给你和睿睿一个好的生活。」

「可是…」我还是担心爸的身体。

秦恒把我揽进他的怀里,轻吻了下我的额头:「清禾,这是我最后一次求爸了,等以后,不管爸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会竭尽所能救他,我永远都是他的亲儿子!」

「而且,我问过几个医生了,现在有专门针对高血压患者的特效降压药,带上它,爸坐飞机一定不会有事的。」他又向我保证。

「真的吗?」

「当然了。」秦恒柔声应着,从兜里掏出一小瓶药,「你看,我都带过来了。」

我向来都很信赖他,看到药,我犹豫片刻,到底点了头:「那,那我去求求爸。"

我爸一向疼我,我一通撒娇,他便同意了,他瞒着哥哥买了机票,带着我给的特效降压药,坐上了去往欧洲的长途飞机。

看着飞机渐渐消失于天际,我的心咚咚乱跳,莫名地焦虑。

我在机场一个人呆呆站了很久,才开车回到家里,带上炖了大半天的排骨汤,赶往医院,

楚湘照旧在病房陪着儿子,见我进来,眼皮都没抬一下:「来了啊。」

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派头。

我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看了眼儿子,儿子却理都没理我。

我满心苦涩,把汤放到床头,盛了一碗递到儿子面前:「睿睿,妈妈今天把排骨汤带来了,要不要趁热喝两口?」

「不用了,没胃口。」儿子淡淡道

「这是妈妈炖了好久的,喝一点嘛……

我不死心,还想劝时,楚湘突然伸手来推我的碗「睿睿都说不想喝了,你干嘛要逼他?!」

我被这么一推,手中的碗没有端稳,汤一下子朝儿子的床铺酒去。

千钧一发之际,母爱的本能让我把碗往内一扣,一整碗汤全洒在了我的身上。

「嘶」我被烫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6.

屋内安静了片刻,罪魁祸首楚湘才开口:「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声音轻飘飘的,根本没几分诚意。

我又痛又怒,被她刺激得声音都大了起来:「楚湘,好好的你推我干嘛?我想喂我儿子喝口汤而已,你不知道这种时候推人很危险么!」

「怎么了?」秦恒推门进来了

我看着秦恒,刚要上前诉苦:「阿恒……

楚湘却率先出声:「对不起,秦太太,是我鲁莽了,看来,我在这里会阻碍你们母子培养感情,我这就辞职,再见。]

说罢,她拿起外套摔门而出。

我彻底懵了,完全没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秦恒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怎么回事?你给楚湘气受了?」

「我没…」我还没来得及辩解,身后的儿子阴阳怪气道,「她吼楚老师,就因为楚老师拦着不让她逼我喝汤,她就把楚老师赶走了。

「睿睿!」我不敢置信地看着儿子,他眼里真的一点都没有我这个母亲么?

秦恒面色冷凝:「清禾,你平时就有点大小姐脾气,对我也就罢了,怎么能这么对老师?你明知道睿睿最喜欢楚老师!

我当然也知道儿子喜欢楚湘,尽管心底有些嫉妒,可从没想过要把她赶走啊!

「你去把楚老师叫回来!见我不肯低头,儿子开始闹了起来。他随手拿起桌上的保温桶往我身上丢。

我正好弯腰帮他掖被角,保温桶一下子砸到我的额头上,痛得我眼泪都出来了,

「睿睿,你别激动!」秦恒见状,忙上前安抚儿子,同时提下护士铃

护士来了后,秦恒一把将我拉到角落,面色满是不善:「把儿子逼成这样,你高兴了?

「阿恒,你没看到我都受伤了吗?」我捂着受伤的额头,又委屈又心酸。

千辛万苦养大的儿子,为了外人用保温桶砸我。

老公不仅不安慰我,还责怪我

秦恒的下一句话更让我如遭雷劈:「算了,别的我也不说你,你去跟楚湘道歌,把她哄回来,这事就当过去了。」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还要我道歉!」

「不然呢?人不是被你吼走的?」秦恒满脸的不耐烦,「睿睿就认楚老师,你要是有本事,就让睿睿喜欢你多过楚湘啊!」

……我没本事。

委屈,无助的情绪汹涌而来,让我几近崩溃。

我纠结了一天,愤怒了一天,最终还是向现实低头

了。

我买了一大堆礼物,舔着脸去了楚湘家里。

我小心翼翼地跟楚湘道歉,陪着笑认错,嘴皮都快磨破了,才勉强得到她的原谅。

走出她家的那一刻,屈辱的泪水瞬间扑满了我的脸,我陈清禾何曾如此卑微过?

可是为了儿子,为了秦恒,为了这个家,我不得不做出牺牲。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爸爸安全抵达了欧洲,中途没有出事,让我好好松了一口气,

7.

接下来的几天,我再没胆子去招惹楚湘,每天到医院送了汤就离开,连多留一刻都不敢,

倒是为了宋潇的案子,秦恒又让我去求哥哥,托关系找来了金牌大状张律师,对宋潇捅人一案正式提起了诉讼。

而宋潇家里只有一个自顾不暇的爷爷,哪请得起什么好律师?

在我们两家的共同施力运作下,宋潇进监狱,已是板上钉钉。

今天,我又照例来给儿子送汤,临下车时,接到了秦恒的电话:「清禾,你到医院了么?」

「快到了,你呢,还在忙吗?」

「我在医院看睿睿,他别睡下,你不用急着上来,宋潇那里差不多搞定了,让爸对南郊的项目多上上心,最好,你现在再打个电话催催爸。」秦恒叮嘱

我。

我应了声「好」,挂掉电话,心里却有点难受。

爸去了这么多天,秦恒每次提起,却都只是催爸加快进度,从没担忧过他的身体状况。

车子停下,我刚准备给我爸打电话,就发现有人在停车场边等我。

本文?来自?知乎?《老公不能信?》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tafan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fan8.com/57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