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一万,是公司最高领导(请先看高层)

“裸贷”第三集(请先看裸贷1和2)这天,办公室又来了一批新人,顾磊打电话说,让我给他们培训开会。我顺势给顾磊打电话:“我新来的时候,都是你负责培训,为什么这次轮到我了?”顾磊说:“因为以前我是全市负责人,现在你是。”“……”我一阵无语。你以前培训,又是视频远程,又是戴面具,又是变音器的,怎么到我这就直接肉身上了?你

“裸贷”第三集(请先看裸贷1和2)

这天,办公室又来了一批新人,顾磊打电话说,让我给他们培训开会。

我顺势给顾磊打电话:“我新来的时候,都是你负责培训,为什么这次轮到我了?”

顾磊说:“因为以前我是全市负责人,现在你是。”

“……”我一阵无语。

贷款一万,是公司最高领导(请先看高层)

你以前培训,又是视频远程,又是戴面具,又是变音器的,怎么到我这就直接肉身上了?

你怕被抓我不怕被抓啊?

顾磊敷衍着我:“你放心好了,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万一员工内部进来内鬼,警察把我抓了怎么办?”

我接着提出要求:“要不把我办公的地方也挪到你们那去吧,这样我也安全点。”

顾磊沉默一会,没有立刻答应,说公司内部开个会,让我等消息。

我坐在工位上美滋滋的等待着,幻想着以后就能进公司总部了。

不过万万没想到,消息没等来,却等来了警察

快下班的时候,突然冲进来一批警察,当时我正在上厕所,听到动静赶紧把手机砸碎,把手机卡、芯片什么的冲进马桶里。

刚做好这一切,我就被穿着制服的警察控制住。

贷款一万,是公司最高领导(请先看高层)

警察给我带上黑头罩,我眼前一片漆黑,被押送到车上。

头罩被掀开,我重获光明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一个小屋里,四周黑漆漆的铜皮。

我困在审讯椅上,双手被铐住,头顶一个黄色大灯,强烈的灯光照的我睁不开眼,脑子晕晕的。

我不由得想捂住眼睛,但手被禁锢,眼睛过了好久才适应强光。

面前有张桌子,坐了两个穿警察制服的男人,他们正拿着笔在文件上写着什么。

一个警察有些年长,身材魁梧健壮,颧骨很高,脸上皮肤坑坑洼洼的。

另一个警察年轻一些,瘦瘦的身板,尖脸,塌塌鼻,皮肤黑黑的。

贷款一万,是公司最高领导(请先看高层)

年长的警察先开口:“你做的那些事我们已经知道了,你的那些同伙也都已经招了,自己坦白算你自首,争取给你宽大处理。”

我一声哼笑:“不是吧警官,我们公司都是合法收债的,你们有什么证据啊就抓我。”

年轻的警察猛的拍下桌子:“你最好老实一点,没有证据我们是不会抓人的,赶紧把你知道的都交代出来!”

被拍击桌子的声音吓了一跳,我有些慌,难道真被警察找到证据了?

“警察叔叔,我就是个新来的,什么都不知道啊,你去抓我们领导啊。”我慌着极力甩锅。

年轻警察起身来到我身边,双手撑在审讯桌上:“你的那些同伙都招了,说你是领导。”

我低着头不说话。

年轻警察一把抓起我的衣领,语气凶狠着:“外借裸贷,暴力收债,组织卖淫,你的这些罪,我们已经掌握了充分的证据,你最好自己说出来。”

“还有,你们高层在哪,叫什么,长什么样子,你现在全都交代出来还能算你立功。”

我跟他对视,坚定地说着:“你说的那些我都没做过,而且,我就是公司最高领导,没有高层。”

突然耳朵轰鸣,强烈的疼痛从左侧脸颊传来,嘴里瞬间弥漫出血腥味。

我不敢相信,他居然打了我一拳。

我吐出一口血水,强忍着喉咙的不适,语气虚弱:“现在是法治社会,刑讯逼供是犯法的。”

那年轻警察满脸不在乎,发出一声轻笑:“在这里,老子就是法。”

说着就拿出钥匙把我手铐打开了。

贷款一万,是公司最高领导(请先看高层)

来不及思考他要做什么,我一把被拽起,来不及站稳,直接被他一脚踹到腹部。

我摔在地上,双手捂着肚子,忍不住发出痛苦的闷哼,急剧的疼痛感仿佛肠子已经扭曲,我疼出一身汗,衣服贴着皮肤,周身黏黏腻腻的。

那个年长的警察也一步一步向我走来,手中拿着一根木棍。

浑厚的声音传来:“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把你违法收债的每一笔,全都仔仔细细的全都交代出来,还有你们高层的名字,不然……”

他用木棍敲击几下桌面,发出咣咣响声。

我捏紧拳头,挣扎着坐起身,看着这两个神色暴戾的警察,我咬着牙:“我们做的是合法生意,你打死我也没用。”

话音刚落,就见老警察抬手,棍子马上就要落在我头上,我不禁闭上眼睛,双手抱头。

小臂仿佛要断了,脑子也嗡的一下,我又被打倒在地。

小臂顿时红肿起来,额头上的血也一股股流到地下。

接着浑身上下被不停的击打,头上,背上,胳膊,腿部,每个地方都疼的要死。

我双手紧紧护着头,蜷缩着身子,用力咬着牙齿,疼的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混着血液滴在地上。

贷款一万,是公司最高领导(请先看高层)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意识逐渐迷离,他也终于累了,喘着粗气把棍子丢在一边,身体靠在审讯桌上看着我。

我浑身冰冷,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发颤。

身体仿佛有千斤重,我仿佛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连动动手指都异常艰难。

年轻的警察过来踢踢我:“还嘴硬吗?”

我勉强开口,努力说着:“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没做过的事让我怎么说。”

身体一下被翻转,我被迫躺在地上与他对视。

年轻警察拿着一把螺丝刀,抵在我脖颈处:“在我们这,扛不住死了的多的是,我劝你最好赶紧交代,命和秘密,哪个更重要?”

我虚弱的不想理他,闭着眼睛,一句话不再说。

突然大腿狠狠一痛,钝滞的螺丝刀刺进我的大腿,我忍不住痛苦着尖叫,双手捂着大腿。

那警察并不打算放过我,拿着螺丝刀的手还在不断用力:“说不说,说不说!”

剧烈的疼痛感让我泛起一阵恶心,伴随着阵阵晕眩,眼前景象越来越模糊,直到眼皮一沉,我失去意识,昏死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在床上躺着。

蓝色条纹的纯棉床罩,舒服柔软的床垫,左侧有一小扇窗户,缕缕阳光洒在我身上。

若不是周身的疼痛提醒我,我仿佛以为,挨打是昨晚的一场梦。

我强撑着身体坐起来,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

我打量起这个屋子,左边床头柜上摆着一盘水果,右侧墙角有两个衣柜,衣柜旁边有个很大的办公桌。

这里不是医院,也不是警局,我在哪?

带着疑惑,我强忍着浑身的疼痛起身,光脚下床,刚一站立,右侧大腿传来一阵剧痛。

我咬牙忍住,一瘸一拐的走到门口,打开门。

门口是一条走廊,我右侧紧挨着走廊门口,有个长得蠢笨的防盗门。

我走到对面的房间,敲敲门,想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门一打开,眼前的一幕让我震惊了!

贷款一万,是公司最高领导(请先看高层)

是公司的高层领导顾磊,他就站在我面前。

他这次没带口罩,但那双死鱼一般的眼睛我一下就认出来。

我呆立在门口,猜到了什么。

顾磊看到我没有多少惊讶,他搀扶着我进屋:“你受苦了,但公司为了安全,只能这样试探你,希望你能理解。”

果然是这样,我一把甩开他的手,愤怒的冲他吼着:“理解?你让我怎么理解!既然这么不相信我,我不干了!”

说着就一瘸一拐的往外走。

顾磊抢先一步把门关上。

“你先听我说,想进总部的人都是这样过来的。”

他背倚着门,好言好语的哄着我:“老板很看好你的能力,而且你现在通过测试,你负责的五个办公室,全部提成30%!

别小看这30%,过来我给你看看我们的业绩。”

反正罪已经受了,现在离开之前的付出全都白费了,不如听听他说什么。

顾磊搀扶着我到他办公桌坐下,跟我介绍了公司的详细情况。

原来,公司总部就在市里的一栋写字楼10层,这里地段繁华,很多家公司总部都在这栋楼内,他们表面是做资产管理的,所以也没人会怀疑。

放贷收贷的办公室都在外面,只有最核心的领导人,才在这栋写字楼里工作,其他人根本不知道。

顾磊打开他的电脑,跟我介绍了公司这几年的业绩。

听着他的描述,我惊讶的嘴都合不拢了,一笔笔不菲的数字冲击着我。

公司一年的盈利,竟高达300亿!

顾磊看我这样,拿出纸笔跟我计算着:“你既然来了总部,就能创建、管理下面各个办公室了,手下办公室盈利的30%都是你的提成,再加上每个月的工资,以你的能力,干的好了,年薪过亿没什么大问题。”

看着纸上的数字,我不敢相信的愣住了。

顾磊站起身,轻轻抚着我肩膀:“既然你醒了,我去通知同事们,一起给你开个欢迎会。”

“还有一个问题。”我拉住顾磊的手腕:“万一警察来了怎么办?咱们的安全怎么保证。”

顾磊跟我解释着:“这里进门的方式很严格,必须瞳孔识别才能打开防盗门,平常有人敲门不用理会。”

“万一警察来了,我们岂不是也被困在这里面了?”我继续提着自己的疑问。

顾磊拍拍我的我:“你放心好了,我们有秘密通道逃生。”

我一下来了精神:“能不能先带我去看看逃生通道。”

我揉揉鼻头,嘿嘿笑着:“你们假扮警察弄的那一出让我太后怕了。”

顾磊带着我来到外面走廊,走到一个带走消防栓图示的玻璃门,打开玻璃门,把里面灭火器材移开,他伸手把里面木板一推,露出一片很大的空间。

贷款一万,是公司最高领导(请先看高层)

我瞪大眼睛,指着这个秘密逃生通道:“这,这通向哪里?”

顾磊贴着我耳边,轻声说道:“通往负一层车库,车库里有咱的车。”

我习惯性地点点头,不知道是不是触发了脑中哪根神经,我突然一下捂着头,痛苦着说道:“我头又疼了,欢迎会明天再办吧,我想出去买点止痛药。”

顾磊思考一会,让我在这等着,他去跟老板请示一下。

过了好一会,顾磊回来了,他搀扶着我:“走,我带你去买药。”

我轻声嗯一下,跟着他来到楼下诊所。

面对医生的询问,我只说自己出了个小车祸。

医生没有深究,检查我的伤势。

我疼的嗷嗷叫,拉着顾磊:“你能不能帮我去小卖部买瓶酒,我好疼。”

顾磊见我痛苦的样子,眉头一皱就离开了。

等他买酒回来,医生正在给我开药,他指着药盒嘱咐我药品用量。

医生看看他手上的酒,又转头一脸严肃的告诉我:“喝酒要适量,不可贪杯。”

我口头答应着,起身拉着顾磊一瘸一拐的回到写字楼。

瞳孔识别的时候,我借机说道:“我的瞳孔还没录入呢,给我的也录上吧。”

顾磊想也没想就同意了:“本来就是要给你录上的。”

一番操作后,我用自己瞳孔识别一下,门打开了。

我跟顾磊有说有笑的进来。

顾磊把我带去一开始醒来的那个屋子:“以后这就是你办公室了,你先养伤,按时吃药,好好休息。”

我微笑着点头答应,一遍遍预想着明天的欢迎会。

欢迎会开始了,会上加上我一共34个人,据说都来了。

我还见到假扮警察打我的那两人,他俩坐我旁边,低声向我道歉,我一脸大度,只说理解。

一个身着运动装的大叔开始讲话,他是这里大老板,正说着欢迎我来什么的场面话。

“啊。”我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一手捂着肚子,畏畏缩缩的打断大老板讲话:“自从被打后,我就一直拉肚子,这会有点憋不住,我先去上个厕所。”

说完不顾他们的脸色,我就匆忙跑出去。

再次回到会议室,屁股刚刚落在椅子上。

一群警察冲进屋来,这次是真警察,把他们一个个都给逮了,有几个身手好的,趁乱想跑,结果门口,消防栓的秘密通道,负一楼停车场全都布满了警察。

贷款一万,是公司最高领导(请先看高层)

他们一个不落的全都落网,除了我。

没错,我是卧底。

我的编剧朋友,真实身份是警局里给卧底安排身份的人,我们私下里都叫他编剧。

编剧一开始就告诉我的危险,不是收债危险,是这次任务危险。

编剧给我的那本话术手册,不是催债的话术,是我作为卧底这个身份的话术手册。

我这次的任务,就是彻底摧毁这个非法放贷、收债的犯罪团伙。

我知道,那个郊区办公室不是团伙核心,所以,我要一步步得到高层信任,混入其中。

而那些女孩,被我哄到酒店,我告诉她们只需要还借的本金就可以,多出的属于违法利息不用还,还给她们介绍了正经工作,让她们慢慢打工还债。

公司的人早期并不信任我,还派人跟踪我,我为了不引起怀疑,就只好偷偷联系编剧,让扫黄办的同事帮忙过来演戏。

酒店隔壁房间有公司内部的人监视,扫黄办的同事只能在屋里放小黄片发出声音,才能不被怀疑。

我从办公室那些人口中打听出他们组织卖淫的窝点,就私下偷偷联系扫黄办领导,让他们严打狠抓,早日还社会一个良好秩序环境。

为了不让他们起疑心,我每次都会换酒店,而且我做事谨慎,时间久了,公司内部的人都以为我真的有手段。

而且我真的没骗他们,我确实认识几个有门路的大哥,他们都是扫黄办的,办事可靠谱了。

而我收债追回那些钱,都是我这次任务的项目经费,所以我收债只需做做样子,就能把钱全额收回。

渐渐的,高层器重我,给我升官,我顺势提出进入他们总部窝点,谁知竟被“警察”抓了。

真是可笑,我自己就是警察,还能不知道他们的诡计吗?

所以我一听到动静,为了不被他们察觉到我卧底身份,就赶紧把手机砸碎,把里面手机卡,芯片什么的全都冲进马桶。

他们假扮警察严刑逼供,我装作宁死不屈,大老板看出我的忠心,很欣赏我,就让我进入总部。

我先是听顾磊讲述公司的违法经营情况,了解他们的犯罪证据,再询问他抓捕时可能的逃跑路线。

知道这些,我装作头疼去买药,本以为能一个人下楼联系编剧行动,谁知顾磊竟一直跟着我。

我只能找借口把他支开,再跟医生借手机给编剧打电话,把这里的情况都告诉他,跟他约好了十点欢迎会时行动,届时警局的同事会部署好,只要我从里面把门打开。

跟着顾磊回到总部窝点的时候,我趁机让他将我瞳孔录上。

这样,趁着欢迎会内部核心人员都在,我假装肚子疼上厕所,实际上悄悄把门打开,将警局同事放进来,将他们一网打尽。

那些姑娘们的裸照、脱衣视频,也全都由女警同事们销毁了。

那些深受其害的姑娘们都解脱了。

我的任务完成了。

我重新隐在人群中,看着这次案件在新闻里反复报导,引起一番舆论。

这个场景好熟悉,前几年,这是这样的一番舆论情况,但舆论过后,裸贷的案件仍是层出不穷。

这样的事,何时才能停止呢?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tafan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fan8.com/57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