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借,我和老公坐在房间里都在思考

我叫李小璐,还在上海工作的我突然收到了母亲的住院快不行的消息,放下工作马不停蹄地赶回家里。母亲已经躺着病床上奄奄一息,氧气罩下那微弱不堪的呼吸声。让我声泪俱下,我知道这一天终究回来到的,母亲已经七十多岁了。我轻声交换着妈妈,可是回应我的却只有冰冷刺骨的仪器设备声音,我大哥大嫂示意我出来。我大哥沉重地问

安心借,我和老公坐在房间里都在思考

我叫李小璐,还在上海工作的我突然收到了母亲的住院快不行的消息,放下工作马不停蹄地赶回家里。

母亲已经躺着病床上奄奄一息,氧气罩下那微弱不堪的呼吸声。

让我声泪俱下,我知道这一天终究回来到的,母亲已经七十多岁了。

我轻声交换着妈妈,可是回应我的却只有冰冷刺骨的仪器设备声音,我大哥大嫂示意我出来。

我大哥沉重地问我“妈,之前说过了,她走后要在后山的那片林子,医生说妈没几天了,你叫妹夫们过来吧!”

我只能含泪答应,我在回到家的时候就已经跟老公和儿子说了事情,他们买了最快的飞机票会赶回来。

我一个月前到江苏出差,知道消息的第一时间我没通知他,回到家后才通知的他,老公还挺生气的。

责备我没有早一点告诉他,工作哪有人重要?

我老公和儿子终于在第二天赶到了,母亲醒了。

把我们全部都叫了进去,看见母亲虚弱的模样,我的心总是痛得要死了。

“这些年我跟你们大舅借了20万,有供你们读书的,家里用的,你们也知道自从你们父亲走后就我一个人,20万,你们要还的,我走后不要忘记,在我床头边的柜子里,放着20万的欠条。”

当晚母亲就走了,处理完母亲的后事后,已经是七天后,我们在吃饭,哥哥拿出了一张欠条

是欠了大舅20万的欠条,我嫂子猛地将欠条拿过来,看了一眼,冷着脸抱怨道:“人死了都不安生,20万块钱的啊!我们上哪拿去?”

我哥哥也是一言不发,只能灰溜溜地看了一眼我,我和老公面面相觑了一眼。

“这钱,反正我们不还,你们想怎么办就这么办,是你们两个兄妹用的钱。”

大嫂长的一张细长的瓜子脸,单眼皮,长相十分刻薄尖酸型,把我哥哥拿捏得死死的。

这次的母亲的葬礼就有五万块钱,可是都在大嫂的手中,想拿出一分钱都是难于上青天。

大舅也过来了,证明了这些确实母亲接的钱,我和老公坐在房间里都在思考,就听到课堂哥哥和嫂子的声音。

安心借,我和老公坐在房间里都在思考

声音很大,我们在房间听得一清二楚,其实我们心里的知道,大嫂就是故意说给我们听的。

“20万块,你妈真是死了,都不安心借这么多钱干什么?活的时候偏偏不说,死的时候说,就是想让我们还。”

我大哥弱弱地说了一句。

“那也是补贴家用,再说你刚进门那几年,家的花销确实都是妈一个人出的,还有前几年小舅子向我借了好几次钱,都是我妈给的。”

“说得那么好听,那才几千块钱呀,现在让我们还20万,做梦吧,我一分钱都不会出,有本事你自己去转钱一年年还,但是家里的一分钱都不能断。”

大嫂声音越发的尖锐,我和我老公并没有说任何话,就这样听着。

“你别忘了,你才高中毕业,而你妹妹可是大学生呢?现在在上海还谋得一个好职位,你那位妹夫更是月入过万的,这钱,我看就应该是你妹妹还的。”

大嫂应该是对着门说的这些话,我们一字不落地都听了进去。

大哥反驳道:“你别这样说,我妹妹嫁的是独生子,上面要养他爷爷奶奶,还有公公婆婆呢,现在还有两个儿子,他们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啊?”

大嫂怒气冲冲地说道:“谁家有钱啊?我还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要养了,你妈死了一分钱没给我们留下,倒是欠了一屁股债,刚才你大舅来了,他说这钱一年还一点,必须要还的。”

“现在你们商量吧,这笔钱怎么办?反正我是没钱,如果你要还的话,你的工资一个月也就拿四五千块钱给家里3000,剩下的你怎么用我不管。”

我大哥不甘示弱地反问的:“我们不是一家人吗?再说么,拿这些钱还不是家里用的,前几年我们两个每年都没多少钱,我们的孩子用的可不都是妈,拿这笔钱供出来的吗?”

大嫂声音放得更大了。

“你什么意思?你妈妈养孙子,孙女还要算钱啊!你去看一下哪家老人不照看孩子的?说出这些话,你也不怕笑死人。”

“这笔钱我可不管,反正家里的钱你休想移动一分一毫,你妈生了两个娃,现在应该是报答自己的母亲的时候了吧?”

我大哥沉默了一会儿,大嫂更加变本加厉地说道:“这些年,你母亲可都是我照顾的,你妹妹可是一年都回来不了两次,我做了这么多,我都不图啥,现在留下二十万外债,我上哪哭爹喊娘去?我儿子可是在重点大学一年学费就好几万了。”

其实这笔钱我一开始听说的时候我就没有想过不还的,因为是我的母亲,我的大舅都是我的直系亲属。

可是大嫂的态度太让我失望了,本来以为母亲在家里过得挺好的。

现在看来大嫂这个态度,想必我母亲是受了不少委屈的。

可是大嫂终究是大嫂,哥哥已经成家了,别人家的家事再去掺和就不通情理了。

“大哥,这笔钱我来还,把欠条给我吧!”

这时候我走了出来,大嫂把脸侧过去没有看我,大哥欲言又止,想要说什么。

我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这笔钱我来还,每年还一点,大哥,你不必觉得愧疚。”

说着,我将大哥手中的欠条拿了过来,回到了房间。

我低下头,小心翼翼地询问老公。

安心借,我和老公坐在房间里都在思考

“你会不会怪我?毅然决然地担下了20万?老公,你不必担心,这笔钱我会慢慢还的。”

我老公摸了摸我的头。

“傻媳妇,我们可是一家呀,你是我老婆,是要和我长相厮守,白头偕老的,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再说妈借的钱,那我们就有责任把它还回去,一开始我也是有这种想法的。”

听到老公的话,我倍感欣慰,很感动,我没有嫁错人。

第二天我们就跟大舅商量还钱的事情,大舅好像早就预知到我们要来了,为我们准备好了饭菜。

“那20万,我一下子拿不出来,每年我会还给你两万,一年还一点,这钱我一定给你还上,当然我也会多给一点利息。”

大舅笑了笑:“傻侄女啊,这是你妈妈给你留下的信,还有这张卡里面是20万。”

听到舅舅的话,我十分疑惑,我打开了母亲的信,信是这样写的。

亲爱的孩子们,不管你们谁替我还了钱,拿着欠条来找你舅舅的时候,妈妈就知道你的心意了。

乖女儿,我知道这个人90%都是你,这笔钱是妈妈一辈子的积蓄。

现在妈妈留给你,别问我为什么,妈妈知道你为这个家付出了多少,哥哥的彩礼钱很大一部分是你婆家出的。

还有妈妈这些年,住院每个月生活费都是你给的,上次你大嫂家出事,也是你帮忙办下来的。

这笔钱你拿了,问心无愧,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跟大哥说了。

大哥本性并不坏,你大嫂过于偏激了,也不能全怪她,她也是为了那个家着想,为了她儿子们的未来着想。

妈妈知道你这些年也过得不容易,拿着这笔钱多买一点自己喜欢吃的,给我的孙子们多买点喜欢的

看完母亲的信,我早已泪流满面,原来,母亲早有预谋。

我老公轻轻地搂着我的肩膀,说都过去了。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tafan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fan8.com/55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