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薪,葛薇龙堕落的开始

很多人在看完影片之后,认为那群“站街的女人”,才应该是葛薇龙的结局。成群的女孩,站在昏暗的油灯下。透过幽幽的光影,那个小女孩有一双似桃花春水的眼睛,脸上是过分夸张的妆容,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葛薇龙也有一双这样的眼

很多人在看完影片之后,认为那群“站街的女人”,才应该是葛薇龙的结局。成群的女孩,站在昏暗的油灯下。透过幽幽的光影,那个小女孩有一双似桃花春水的眼睛,脸上是过分夸张的妆容,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

葛薇龙也有一双这样的眼睛。

葛薇龙不敢想象自己的未来,面对满足物质欲望的深渊,她自嘲地说:“她们是不得已的,我是自愿的”。她比那些站街女也好不到哪儿去,她们是被贫穷的生活所迫,而葛薇龙是被贫穷的内心逼良为娼。

花薪,葛薇龙堕落的开始

葛薇龙短短的三个月从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学生到自甘堕落成为“第二代的高级交际花”,是起源于姑妈梁太太和倪儿的联手算计,而对原生家庭的不满及对上流社会的物欲是引导她再无回头路的根本原因。

01

纯情少女投靠自己姑妈,做起了公主梦

上海的女学生葛薇龙与父母为了躲避战乱迁入香港,定居几年过后,战争事态逐渐平稳,可香港飞速增长的物价,让生活拮据的父母不得不考虑回到上海的老家。

葛薇龙不想放弃自己的学业,是个颇有自己主意的女孩,一心想要完成学业。可高昂的学费和生活费让她在香港这个骄奢淫逸的地方举步维艰。

不得已,薇龙瞒着自己的父母,决定向定居生活中香港的以为亲戚求助。此人正是梁太太,自己的姑妈。

花薪,葛薇龙堕落的开始

说起这位姑妈,一个彻头彻尾的“捞女”。

年轻的时候为了追求富贵的生活,嫁给了粤东的富商做了第四房姨太太。为此和家里的亲人闹得断绝了关系,于是随年事已高的丈夫定居香港。

富商不久之后去世,姑妈坐拥千万家产却声名狼藉。

姑妈虽已快到知命之年,但是风韵犹存,她需要爱,也需要更多的钱

她光鲜靓丽的外表下,包裹的是一个饥荒的心。

花薪,葛薇龙堕落的开始

葛薇龙自报家门后,姑妈下了逐客令,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在家做客的金主司徒协对这个清纯的女学生很感兴趣。

“你会弹钢琴吗?你会打网球吗?你愿意出来交际应酬吗?”

葛薇龙一心求学,只是一味地应付着姑妈,于是都答应了下来,且自认为不会堕落到像姑妈这样。

而梁太太此时已经在谋划能用葛薇龙来赚回更多的钱了,同时能利用她带回来更多的青年才俊,收做裙下之臣。

起初,满脸稚气的葛薇龙还和姑妈家里的氛围格格不入,姑妈家几乎天天都在开party,办舞会。衣着光鲜靓丽的富商名媛在其间推杯换盏,轻步曼舞。

不过很快,姑妈就请来了裁缝,为薇龙添置了形色俱全的华服,这跟长三堂子里买来一个人,又有什么区别。

花薪,葛薇龙堕落的开始

两个月后,薇龙就已经融入了这个环境,薇龙每天在妆容衣饰上煞费苦心,学着交际应酬,不在专心学业,衣食无忧的生活,精致的华服开始填补她那颗贫穷的心。做起了自己的公主梦,这也是葛薇龙堕落的开始。

02

在爱情中放纵自我,自甘堕落。

如果说,沉溺于骄奢淫逸的上流社会是促使葛薇龙忘记初心的第一步,那对于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爱情就是压死葛薇龙的最后一根稻草。

起初,葛薇龙半推半就地走进了舞池,走进了灯红酒绿的茶会、晚宴、音乐厅,像一只花孔雀一样,这不过是她炫耀自己那些漂亮衣服的机会罢了。

葛薇龙一直保留着内心唯一的净土,她看不上姑妈圈子那些肥头大耳的人间“油”物,暗恋着自己的同班男同学卢兆麟,于是邀请他来家中做客。姑妈熟练的花枝招展的地接过手去。

花薪,葛薇龙堕落的开始

很快,两个人四面相对,暗送秋波。薇龙再难插手,只能在一旁像受伤的小猫咪一样舔舐伤口。寄人篱下,她又能做什么呢,现在她所离不开的这些衣食住行全是这个夺人所爱的姑妈给予她的。

这时候,乔琪乔出现到了葛薇龙视野里,一位连姑妈都拿不下的“硬骨头”。

女佣倪儿向葛薇龙介绍了乔琪乔的身世。他的父亲是一位华裔爵士,,有二十多房姨太太,而乔琪乔只是这位豪门父亲十几个儿子里面最不受宠的一个。

他的母亲是一个出生卑微的葡萄牙人,没有名分,这个好看的风流公子,虽然出生名门,但算不上真正的阔少,幸而上天给了他一副混血好皮囊,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自己是个“天生招驸马的好材料”。

第一次跟葛薇龙见面,他海王的属性就尽显无遗,葛薇龙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在他的一番温柔攻势下,早已再次芳心暗许。

花薪,葛薇龙堕落的开始

而梁太太是不养闲人的,正在和新欢卢兆麟如胶似漆的享受快乐,司徒协回来了。面对这个不速之客,她不得不想办法来安抚自己这个有钱的老朋友

葛薇龙就是姑妈的不二人选,司徒协欣然收下姑妈这份新鲜的“礼物”,说时迟,那时快,这个大腹便便的金主,探过手来,将一个三寸宽的金刚石手镯,戴到了葛薇龙的手腕上,像是只华美的枷锁。

花薪,葛薇龙堕落的开始

葛薇龙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可见姑妈已经不是第一次利用身边年轻的女孩来贿赂司徒协了,此刻姑妈需要葛薇龙的牺牲,这是第一次,但不仅限于这一次。

然而薇龙不甘心就此卖身,她既留恋这富贵场,又还在抱有对爱情的幻想,哪怕是堕落,也该以“爱”的名义堕落。不过司徒协的举动,无疑是将她从恋爱的幻想打入了现实。

“薇龙,我不能答应你结婚,我也不能给你爱,我只能答应给你快乐。”

薇龙找到了乔琪乔,试图通过和他结婚来改变自己现在身不由己的现状。

乔琪乔顾左右而言他,被问得急了,索性明明白白地告诉了薇龙。

葛薇龙顿口无言,明白乔琪乔并非良人,可有沉溺在他的甜言蜜语里。

“我打算来看你,如果今天晚上有月亮的话。”

当天晚上,月亮狡黠,乔琪乔借着月光,偷偷地爬进了葛薇龙的房间,送上一份“快乐”。

葛薇龙辗转反侧,无法入睡。凌晨起身来到小阳台上在反复的问自己:为什么会爱上乔琪乔,这么自卑的爱着他。”起初是被他的温柔的攻势吸引着,但是到现在,是为了填满她贫穷的心。

花薪,葛薇龙堕落的开始

趁着月光,抓包了在花园里卿卿我我的乔琪乔和倪儿,他揽着倪儿的腰,倪儿嫋嫋地上了楼,乔琪乔紧随其后。

薇龙恼羞成怒,对倪儿大打出手,吵嚷的姑妈府上人尽皆知,梁太太知道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气不打一处来,自己费尽了一番心血,没有搞定那个花花公子,自己豢养的新鲜人物也被他结局先登,同时还顺手牵羊撩上了倪儿。

03

我甘愿堕落到尘埃里,不是每个女人都有这样的机会

葛薇龙大病一场,发疯一样的想家,她买了回家的船票。

姑妈虽然不喜欢这个女孩,但一心想要留住他,因为司徒协喜欢。眼看薇龙去意已决,梁太太便转头去找乔琪乔谈判。软硬兼施之下,乔琪乔竟然答应了梁太太,不为别的,他想要钱,她想要人。

花薪,葛薇龙堕落的开始

转天,薇龙收拾好了行李要离开香港,乔琪乔开着车不紧不慢地跟在身后一言不发,薇龙上了船,乔琪乔一路上的神情让她动容。她的心思动摇了,已经不再是春天刚到姑妈家的那个一门心思读书学习的女孩了。

她回到了梁太太家里,“乔琪乔要钱,可我没有钱,但是我自己可以赚钱。”

从此刻开始,葛薇龙一步一步主动地走向了堕落。成为了梁太太和自己留在纸醉金迷的上流社会的工具。

在现实中,多少情窦初开的女孩子,在进入到了青春洋溢的大学校园之后,对眼前玲琅满目的新世界充满了好奇,她们不满于来自原生家庭的经济条件甚至是缺少关爱,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上迷失了自我,不停的沉沦下去,把那些拉自己掉入深渊的手当作是难得的机会。

花薪,葛薇龙堕落的开始

两个人顺利成了婚,薇龙的身份从清纯女学生顺理成章地变成了乔太太兼交际花。婚后乔琪乔不改本色,拈花惹草,渣得明明白白。

新春前期,两个人走在街上,葛薇龙被洋人水兵当作流莺骚扰时,葛薇龙嫌恶心,撒腿就跑。乔琪乔将她推上车离开了这里。

“本来嘛,我跟她们有什么区别?”

“怎么没有区别,她们是不得已,我是自愿的”

浪子还是浪子,姑妈还是姑妈,只有自己变了,她向这个浮华世界自投罗网。她的未来就像这部影片的名字:恰似一炉香烬,空留余灰冰凉”

04

后记

故事本身讲的是一个难以抵挡物质与爱情带来的满足感,导致她明明有选择的余地,却还在一次次自省和自欺的矛盾里,清醒的堕落下去。彻底没有了回头的机会。

花薪,葛薇龙堕落的开始

对于葛薇龙,她一边渴望爱和金钱来弥补自己原来的贫穷,又否定“捷径”外的一切的努力和机遇。曾经她千方百计地要让自己学习,过上人人羡慕的体面生活。

如今,她已经生活在所谓的上流社会,但是在某种程度上失去了人生的意义的爱人的动力,比贫穷更可怕的是现在的“心穷”。

这种被物欲推动的人生,更像是是关于人性的寓言。不会随着时间而消逝,也不会随着主人公的变化而黯淡,类似的故事,总是发生在我们的身边,或多或少都会遇到像葛薇龙类似的选择,而影片不过只是给我们演绎了一个典型的结局罢了。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tafan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fan8.com/49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