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满分,微耽不吃了,我只想睡觉

我在医院加班照顾表哥,大叔来医院照顾我。半夜表哥要起床小便,我见大叔睡的香,利落的准备扶表哥下床去洗手间,大叔大手突然摸黑碰到了我的柔软……我立马打开灯,瞪着他:“你……”他呆呆的:“对不起,黑灯瞎火的,不是故意的。”1受我姑妈之托照顾好住院的表哥潘南,想不到我下班了姑妈他们都没有来换我。无奈之下,我只好打电话给潘南的小表叔岳东宇,他们两年纪相仿,辈份却摆在那里。

我在医院加班照顾表哥,大叔来医院照顾我。

半夜表哥要起床小便,我见大叔睡的香,利落的准备扶表哥下床去洗手间,大叔大手突然摸黑碰到了我的柔软……

我立马打开灯,瞪着他:“你……”

他呆呆的:“对不起,黑灯瞎火的,不是故意的。”

1

受我姑妈之托照顾好住院的表哥潘南,想不到我下班了姑妈他们都没有来换我。

无奈之下,我只好打电话给潘南的小表叔岳东宇,他们两年纪相仿,辈份却摆在那里。

“大叔,你在忙吗?”

岳东宇那边很安静:“怎么了?”

我立马对着他诉苦:“我在医院,照顾南哥。”

“他父母呢?”

“姑妈说让我好好照顾南哥,人就消失了。”我在医院里忙了一天,累的晕头转向,声音里有着浓浓的委屈。

我的话刚说完,电话里就传来了一阵忙音。

我委屈的差点就哭出声来。

家里人都认为我是护士,有亲戚来住院,我就应该要好好照顾他们。

刚实习那会,岳东宇总是可怜我,隔三差五来医院里陪我一起照顾远房的亲戚。

自从我接听了一个女人打给他的电话,那女人隔着电话警告我之后,我就再也不敢联系他了,他来医院里堵过我一段时间,都被我避开了。

如果这次住院的不是潘南,是岳东宇的大侄子,我也不会厚着脸皮打电话给他的。

我委屈的蹲在角落里默默掉眼泪,头顶响起了一道磁性的声音:“终于想我了。”

抬眼,岳东宇就站在我面前,低头直视着我。

我胡乱的擦了擦眼泪:“住院的人是潘南,所以想请你帮帮忙。”

他心疼的看着我,大手快速替我擦掉脸上的未干的泪水,递给我一杯奶茶,与我拉开了距离:“带我去潘南病房。”

“还是算了吧,耽误你和女朋友约会就不好了。”

2

角落里的气温瞬间骤降,岳东宇低头冰冷的眼神直视着我:“我单身。”

我心底窃喜,还是难为情的道:“影响你休息也不好。”

“要让表哥知道我来医院了,都不去看看潘南,回头又该数落我了。”

害,搞了半天是怕败坏名声。

我的脸又垮下来了,走在前面给他带路。

岳东宇见我站在病房门口不开门,修长的手指拧动门把:“潘南,想休假就去旅游啊,没必要把自己搞倒在医院。”

我站在一旁沉默不语。

其实我和岳东宇已经快半年没联系了,每次去姑妈家,我都向南哥打听,确定他不在才敢去。

潘南见我装死,讨好的道:“辛苦表叔和梦梦一起照顾我了。”

“吃了吗?我让人送上来?”潘南看着我问。

“南哥还没吃,你俩吃吧,我找个地方休息会,一会过来换你。”我实在累的没力气了,饭都不想吃。

刚说完,我感觉病房的气温骤降,岳东宇寒着脸盯着我。

紧接着他隐忍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一起吃完饭再去休息。”

我感觉到了他的怒火,却倔驴的道:“不吃了,我只想睡觉。”

岳东宇是保险公司的总经理,经常和医院的院长及主任打交道,他知道我们上班是真辛苦。

打了个电话让助理送了张沙滩椅过来,让我就地休息。

“你们两大老爷们在这,我怎么睡?”我抱怨。

“那就是不累。”潘南笑看着我。

我正准备反驳潘南的话,身子一轻,被岳东宇抱起来,放到了沙滩椅上:“睡。”

3

这一幕正好被进来巡房的同事娇娇看到了,尖叫道:“妈啊,庄梦你男朋友也太贴心了吧?”

我身子微怔。

“娇娇,你误会了,她是我表叔……”我急忙解释。“我没男朋友。”

娇娇犯花痴的盯着岳东宇看:“庄梦你就别和我开玩笑了,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年轻又帅气的叔啊!”

好你个娇娇,居然变相骂我长的丑!

岳东宇寒着脸:“擦擦口水。”

娇娇被冰冷的语气吓的,快速逃离。

我瞪了他一眼,翻身背对着他,闭眼睛睡觉。

“睡吧,饭来了我叫你。”

“大叔,要一起吗?”我脑海里突然闪现出小说里的台词,脱口而出。

“半年不见,胆儿变肥了啊。”岳东宇复杂的看着我。

我羞的恨不得撞墙,转身闭嘴闭眼睡觉。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闻到一阵饭菜香,轻轻的睁开眼睛,准备起身,手臂传来锥心的疼,情不自禁的尖叫一声。

“怎么了?”岳东宇一脸担忧的冲到我身边。

“手被压的太久,麻了,有点……。”

疼还没有说出口,他就将我抱起来,捏着我疼的好只手,帮我按摩起来。

“平时上班都是用右手多,睡觉尽量不要往右侧了。”

“习惯了。”我感激的看着他。

“好些了吗?”他帮我捏了一会儿之后,问我。“饿了吧,起来吃饭了。”

“梦梦,你看表叔对你多好,点的全是你喜欢吃的菜。”潘南抱怨。

“你拉肚子,只能吃流食,他不点我喜欢吃的,难道点给你看?”我怼潘南。

4

“赶紧好了出院,以后不准来这家医院住院了。”岳东宇瞪着潘南命令道。

潘南一脸无语:“表叔,你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人家好像并没有领会到哦!”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我狼吞虎咽的吃着。

“你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岳东宇宠溺的看着我。

我脸又红了,平静的说:“习惯了。”

“你这也习惯了,那也习惯了,年纪轻轻到时整出一身毛病来,我看你怎么办?”岳东宇看着我不满的道。

“难道不是吗?”我皱着眉头道。“你看啊,我平时工作都需要用右手扎针,所以习惯了,平时上班太忙了,吃饭都跟打战似的,不然来个突发情况,就会饿肚子,所以也是习惯了啊。”

“梦梦,要不你换个工作吧?”潘南看着我问。

我摇了摇头:“我都二十四岁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除了会做护士,还能去做什么?”

“带身份证了吗?”岳东宇看着我问。

我点头:“怎么了?”

“拿来。”

我去储物柜把包拿过来,递给他:“自己拿。”

“心真大,你就不怕他害你?”潘南一脸无可救药的表情看着我。

“你对别人也是这样的吗?”岳东宇的脸又黑下来了。

“才不是呢,叔又不是别人,况且这种贴身的东西,我怎么可能给除了家人以外的人,哪怕是看一眼都不行。”

“这还不差多。”

岳东宇的脸色缓和了不少,嘴角扬起了笑。

潘南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真不知道你在犹豫什么。”

5

魏天今晚值夜班,他打微信电话给我:“你不是上白班吗?怎么还没走?”

“今晚我不回去了,在医院里照顾表哥。”

“那你来我办公室休息吧。”

不等我回话,岳东宇从我手中夺走手机,冷冷的道:“不用。”

然后直接掐断了通话。

呃!

魏天可是我们科室最年轻最帅气的主治医生啊,岳东宇这样对人家,我以后还怎么在科室里混?

“他是我们科室的主治医生,你这样对人家,我以后还要怎么在这里工作?”我生气的瞪着岳东宇。

“你想去他办公室睡?”岳东宇寒着脸,咬牙切齿的问我。

“不去,但是我们可以好好和人家说话啊。”

“没必要。”岳东宇冷冷的丢下三个字,就出去了。

潘南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我郁闷的不想理他。

半夜,我睡的迷迷糊糊,潘南轻轻推了推我,我立马醒了,看了眼岳东宇睡在沙滩椅上,便轻声问他怎么了。

“我要上厕所。”

潘南手上还打着点滴,他一个男人,我一个女孩子,扶他去厕所好像有点尴尬。

“快点啊,我快尿裤子了。”

我麻利的扶起潘南,朝着洗手间方向走去,突然一只大手环胸抱住了了,大掌握着我的柔软,我怔住了!

我立马打开灯,瞪着他:“你……”

岳东宇立马松手,呆呆的:“对不起,黑灯瞎火的,不是故意的。”

“你们是想让我尿裤子吗?”潘南打断了我们。

岳东宇扶着潘南朝着洗手间走去:“就你事多。”

6

第二天早上六点,娇娇过来查房,吵醒了我。

我对着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希望她不要吵醒岳东宇和潘南。

“妞,昨天不还说人家不是你男朋友的吗?怎么那么关心他?”娇娇打趣着我。

我瞪着他:“这里有一个病号,有一个工作狂,都是我的亲戚,你想让我说什么?要不,你拿喇叭来把他们吵醒?”

“得,说不过你,你赶紧去吃早餐,一会过来换我的班。”娇娇推着医用车出去了。

由于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白天很忙,我跟着大主任去做了一台四小时的手术,错过了饭堂的用餐点。

灌了一大杯水之后,去看了下潘南的情况,就准备倒在沙滩床上休息。

明明不在病房的岳东宇,突然出现了,他一把将我抱起来:“吃饭,吃了再睡。”

“我想先睡会,一会再吃。”

“不行,趁热吃。”他替我打开饭盒,摆在我面前。

还拿着他的手机递到我面前:“吃完把这个签了,就可以睡觉了。”

保险?”我睡意全无。

吓的从床上跳起来:“我没有钱买保险,而且我还年轻,迟几年了再找你买。”

“我帮你买的。”岳东宇被我的举动逗笑了。

“叔,你对我有什么启图?”我又不傻,买一份保险最少也得十年吧,甚至有些三十年缴费。

他突然送保险给我,一定有事。

“终于开窍了。”潘南轻笑道。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我疑惑的看着他们。

“没有。”岳东宇。

“没有?”我。“没有你会送保险给我?”

7

“就当是我送你的礼物。”

“又不是我生日,我又没有立汗马功劳,为什么突然送我礼物?”

“订情礼物,算不算?”潘南欠揍的看着我笑。

我毫不客气的给了他一拳,不过是对着空中。

“对,我送你的订情信物。”岳东宇别扭的说。

他一脸期待的看着我,生怕错过我任何一个表情。

我被他搞懵了:“之前警告我的那个月月,不是你女朋友吗?”

“不是。”岳东宇将手机递给我面前。“签字吧。”

“那她为什么打电话来警告我,让我不要靠近你……”

呃!

岳东宇直接堵住了我喋喋不休的嘴,当着潘南的面,深情的吻着我。

我傻傻的看着他,他大手突然上扬,将我的眼睛挡住:“亲吻时闭上眼睛,用心感受。”

额!

岳东宇用保单来表达他对我的爱,我对他的依赖其实早就超出了普通的友情。

“表叔,以后我还能叫自己表妹的名字吗?”潘南苦着脸问。

“叫表婶。”岳东宇淡淡的道。

“表叔,你是不是要感谢我这个病号,如果不是我,你哪能这么快抱得美人归?”潘南邀功。

“叔,姑妈不会反对我们在一起吧?”我担忧的问。

“现在知道后怕了,喜欢上表叔的那会,不见你担心过这些问题。”潘南取笑我。

岳东宇在我额头上亲吻一下:“没人敢反对我的婚事。”

“叔,我好爱你哦!”

“我也爱你!”

喜欢看故事的亲,可以关注我,持续更新,感谢小爱心的支持!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tafan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fan8.com/46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