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运通百夫长黑金卡,安东尼·吉格纳克——美国的避暑胜地

1970年,乔斯·恩里克·莫雷诺出生在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的一个贫苦家庭。哥伦比亚位于南美洲西北部,坐拥加勒比海和太平洋,众所周知,这是一片魔幻现实主义的神奇之地,既有再现拉丁美洲历史社会图景的鸿篇巨著——《百年孤独》,也有敢于和国家叫板的大毒枭——巴勃罗·埃斯科瓦尔(PabloEscobar)。不过,这些都与乔斯·恩里克·莫雷诺

1970年,乔斯·恩里克·莫雷诺出生在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的一个贫苦家庭。 哥伦比亚位于南美洲西北部,坐拥加勒比海和太平洋,众所周知,这是一片魔幻现实主义的神奇之地,既有再现拉丁美洲历史社会图景的鸿篇巨著——《百年孤独》,也有敢于和国家叫板的大毒枭——巴勃罗·埃斯科瓦尔(Pablo Escobar)。

不过,这些都与乔斯·恩里克·莫雷诺没什么大关系,由于家境贫寒,他的父母早早地把他送进了孤儿院,但孤儿院的生活并没有什么起色,每天还是过着要饭捡垃圾的生活,在这样的生活状态下,为了生存,乔斯早早的学会了撒谎和欺骗,只有这样才能博取他人的同情,然后填饱自己的肚子。

美国运通百夫长黑金卡,安东尼·吉格纳克——美国的避暑胜地

哥伦比亚波哥大圣母山

1977年,一个来自美国密西根州普利茅斯的中产家庭到哥伦比亚寻找孤儿收留,在孤儿院他们一眼就相中乔斯这个长相乖巧的小孩子,于是决定收养他。就这样,在7岁那年,乔斯·恩里克·莫雷诺被带到美国,并改名为安东尼·吉格纳克。

进入新家庭的他过上了还算不错的生活,一是养父母十分喜欢小孩,把家庭该有的爱全部给了这个可爱的小男孩;二是养父母家生活优渥,安东尼还有了自己单独的房间,生活不能说是大富大贵但也可以说是衣食无忧了。

但名字易改本性难移。来自养父母的这份爱并没有改变他撒谎和欺骗的坏习惯,过往的那些贫苦又自由散漫的经历已经让他养成了自卑又自大的性格。

一个哥伦比亚的小男孩来到美国的大城市,内心深处最怕的就是被同学看不起,于是就不断吹嘘自己的家庭条件,先说自己的母亲是麦基诺岛的格兰特大酒店的老板(1886年兴建的格兰特大酒店是麦基诺岛上最奢华的酒店。因为麦基诺岛是美国的避暑胜地,所以这座酒店也被称为“美国夏宫”),又说自己的父亲是当红男明星多姆·德路易斯,家中还有豪宅、佣人等等。

美国运通百夫长黑金卡,安东尼·吉格纳克——美国的避暑胜地

美国夏宫——格兰特大酒店

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在安东尼15岁的时候,养父母办理了离婚手续,而安东尼这个和他们没有血缘关系还爱撒谎的孩子被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而最终他们决定在安东尼成年的那一天,取消对他的监护权。得到过再失去比从未得到更伤人,年少的安东尼感受到了比以往更深的孤独和寒冷,这种感觉甚至到了让他精神崩溃的地步,他先后两次住进了精神病院。

1987年,17岁的安东尼逃离了社区矫正中心,重新流落街头。 没有监管的确是获得了自由,但也意味着生活没有了保障。安东尼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生存问题,因为没有学历也没有生活经验,他根本找不到工作,再加上他心浮气躁,一门心思只想着发大财。

美国运通百夫长黑金卡,安东尼·吉格纳克——美国的避暑胜地

安东尼·吉格纳克

1991年的夏天,他在比弗利山庄闲逛,无意间看到一位穿着华贵的年轻男子前呼后拥,好不风光。这不就是自己一直所向往的生活吗?

安东尼不由得冒出一个“彼可取而代之”的念头,不过与项羽不同的是,安东尼可没有起兵造反,而是想着如何靠假装名人来骗取财物。 经过他自己反复研究后,他觉得沙特王室人数众多,而且所有人都戴着头巾留着胡子,你几乎很难分辨出他们谁是谁,这让安东尼觉得是这简直是一片蓝海。首先他把自己的证件名字改成了一个真正沙特人的名字,然后又伪造了一系列身份信息,还买了一套中东的服饰。

如此这般之后,安东尼正式开始了漫漫行骗路。

美国运通百夫长黑金卡,安东尼·吉格纳克——美国的避暑胜地

的确挺难辨认

万事开头难,但对安东尼来讲,假装成王室成员仿佛是一种天赋,当他再次踏进比弗利山庄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再也不是那个被亲生父母送进孤儿院的小男孩,也不是被养父母嫌弃的累赘,他是皇室正统!正黄旗的沙特王子!

于是当安东尼递出王子(伪造)的名片时,在这个皇室成员多如过江之鲫的酒店里,工作人员根本没有引起任何怀疑,正常办理完入住手续后,酒店经理还亲自接待了他,与其他王子一样,他享受的也是酒店的最高礼遇。

除此之外,他还疯狂购物,买奢侈品就像买白菜一样,而这些所有的费用全部以记账形式,算到豪华酒店的房费中。每次需要结账时,安东尼都会神色自若地说“我的国王父亲会帮我付钱的”。土豪的气质和挥金如土的气派让酒店的服务员和商场的销售人员根本不容置疑,但是等安东尼离开后,根本没有什么国王来付钱,他们这才意识到不对,于是赶紧报警。

抓一个小男孩对警方来说不是难事,不过当时安东尼是初犯,而且刚成年,所以警方给他办理了取保候审。但让人意外的是,在取保候审期间,安东尼又换了一个名字,竟然直接逃跑了。 范仲淹说过: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已经尝到甜头的安东尼觉得这是一个可以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他想要在这片蓝海中把握住机会。但原来的城市已经对他亮起了红灯,一个骗子最看重的就是信任,于是他来到了罪恶之都——迈阿密

沙滩裤,日光浴,荣华富贵尽收眼底;棕榈树,金海滩,酒池肉林滋生罪恶。无论是经典电影《疤面煞星》还是R星出品的《罪恶都市》,迈阿密仿佛是血与罪的温室,是绝佳的故事地点,是最好的背景城市,暗藏着不稳定的危机。

美国运通百夫长黑金卡,安东尼·吉格纳克——美国的避暑胜地

血与罪的温室——迈阿密

1993年12月,安东尼入住到迈阿密最好的酒店——迈阿密海湾大饭店,而且重新给自己伪造了一个王子的身份——哈利德·阿尔·萨乌德。这次,他依旧出手阔绰,仅三天时间就花费2.7万美元。

但罪恶之都这个外号也并非浪得虚名,很快,安东尼就被一群不法分子盯上了,但结果歹徒发现这个“王子”身无分文,本着贼不走空的原则,几个人狠狠地把“王子”揍了一顿。这一顿打没关系,马上就爆出了一个大新闻——“沙特王子在美国大城市被打”。收到消息的警方不敢怠慢,第一时间上报了沙特驻美大使馆,可当警察说出他伪造的哈利德·阿尔·萨乌德这个姓名后,大使馆却表示查无此人。

就这样,谎言再次被揭穿,“王子”再次入狱。这次安东尼被定以欺诈和盗窃罪被捕并判处入狱616天。 但对安东尼来讲,失败是成功之母,这两次挫折并不能让这位骗坛新星放弃,反而让他产生了一种“我被抓一定是我技术不够精湛”的错觉。经过认真反思,他觉得假装王子不是长久之计,只有手里有粮,心中才不会慌,所以他开始谋划更大的骗局。

骗局的开始,就是一系列骚操作。入狱没多久,安东尼就联系上律师,并试图让律师相信自己就是一名沙特的王子,并承诺沙特的法赫德国王会亲自支付律师费用。真应了那句老话,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一名来自迈阿密的律师奥斯卡·罗德里格斯真的相信了安东尼的话,他请两名保释代理人缴纳了46000美元的保释金成功保释了安东尼。随后安东尼请这两名保释代理人载他到当地的美国运通公司办公室,通知经理他是哈利德·阿尔·萨乌德——一位沙特王子,他的信用卡丢失了,希望银行能赶快补办一张信用卡。

美国运通百夫长黑金卡,安东尼·吉格纳克——美国的避暑胜地

全球最大的旅游服务及综合性财务、金融投资及信息处理的公司——美国运通公司

面对沙特王室,而且是在两名保释代理人的见证下,银行经理自然是好生伺候,表示同意补办信用卡,但是需要他回答问题,只有回答对了才能确定是王子本人。

经理刚问出“这张信用卡最近两笔消费都在哪刷的?”这个问题,入戏已久的安东尼马上祭出自己的表演天赋“我父亲是沙特阿拉伯的国王。如果他知道你这样质问我,你会失去我们这样的大客户!”惊慌失措的经理一想到失去这个大客户所带来的的后果,擦了擦额头上流下的汗,忙不迭地给这位“王子”补办了信用卡。

那这张卡的额度是多少?200000000美金!是的没错,你的眼睛没有出问题,就是2亿美金。

美国运通百夫长黑金卡,安东尼·吉格纳克——美国的避暑胜地

美国运通百夫长黑金卡——请叫我“卡王

拿到信用卡的安东尼开始了奢靡的生活,而且他还在在网上晒图炫富,比如今天喜提豪车,明天参加慈善活动,后天又参加总统内部会议,再偶尔晒几张和沙特王室的合照等等,一番操作下来立刻成了新晋网红。流量有了,随之而来的就是大批商人的邀约,大家都想着能够与这位沙特王子扯上点什么关系。这次安东尼也学聪明了,为了更加进入角色状态,他很认真地学习了沙特皇室的礼仪。

但纸终究包不住火,美国运通公司的调查部门马上就发现了这件事,运通公司打电话给了之前的两名保释代理人,通知他们这个人不是沙特王子,安东尼又因诈骗罪被判刑46个月,后来因为在监狱里放火并试图越狱被改判为83个月。据资料显示,安东尼前前后后被抓了11次,换了十几个名字。这么多年的“王子”生活,虽然不安稳也充满了风险,但却能满足安东尼坐享其成的美梦,他也乐在其中,不过这一次安东尼直到2000年初才被释放。 出狱之后,已经习惯了王子生活的安东尼怎么可能忍受普通人的柴米油盐,在互联网兴起后他开始转战社交平台,在网络上大肆为自己造势,经常在社交网站上上传自己的奢华生活。日常生活中,他依旧利用假证件、假介绍信,去各大奢侈店里大肆消费,完事告诉对方钱记在自己“国王父亲”的账上,工作人员也照办了。

美国运通百夫长黑金卡,安东尼·吉格纳克——美国的避暑胜地

土豪的朋友圈

2006年,他用“王室身份”在第五大道和尼曼·马库斯两家百货公司购物超过2.8万美元,却试图从一位真正的沙特王室成员的账户扣款,一次还试图从一个根本不存在的花旗银行账户中提款390万美元。最终,他因冒充外交官和企图欺诈银行被再次判刑。于是,安东尼又双叒进了监狱,直到2017年2月才完成了监外看管。

这么多年的牢狱之灾,并没有让安东尼吸取任何教训,他依然不改初心,继续扮演沙特王子。这一次,他找了一位资深的银行经理,想着通过银行经理的客户资源,去骗取有钱人的钱,于是他就声称自己的账户中有6亿美元,正在策划全球最高市值的石油公司上市。而银行经理则邀请一些有钱人进行投资,承诺他们可以提前预购一些股票,然后公司一旦上市(2019年末,沙特阿美石油公司还真就上市了),利润就可以翻上好几倍。

这次安东尼“王子”把戏做足了,当投资者与他会面时,他总是要求对方尊称他为殿下或苏丹。他买了假的外交车牌,雇了保镖、随行保姆、随行财务,甚至给保镖都给买了假外交安全局徽章,这阵仗猛一看还真像那么回事。

美国运通百夫长黑金卡,安东尼·吉格纳克——美国的避暑胜地

甚至还买了假的外交车牌

消息放出后,有人一听赚钱的机会来了,便纷纷主动上门送钱,生怕参与不了沙特王子的项目,甚至有人连面都不见直接转钱过来。安东尼不断利用他的虚假王室身份吸引投资者,让他们相信那些分布在世界各地的根本不存在的生意,其中包括一家所谓的爱尔兰的制药公司,还有位于马耳他的赌场等。

当然,这都是安东尼布置的骗局,钱到手后,他会连人带钱一起消失。在短短几个月之内,有近30名投资者将1300多万美金汇进托尼的账户。 2017年3月,安东尼再次来到了迈阿密,并放话说,沙特王子要买下迈阿密最奢华的酒店——迈阿密海滩枫丹白露酒店。

和以往一样,入住期间,他一直声称自己是沙特王子哈利德,然后刷着一张伪造的信用卡。刚开始,酒店老板并没有任何怀疑,每天都热情招待,并积极向安东尼介绍酒店的情况。安东尼向酒店老板出价4.4亿美元,并伪造了一份迪拜银行6亿美元的贷款文件。

美国运通百夫长黑金卡,安东尼·吉格纳克——美国的避暑胜地

迈阿密最奢华的酒店——迈阿密海滩枫丹白露酒店

眼看这个骗局就要成功了,可安东尼居然在谈判的重要时刻,露出了狐狸尾巴。 2017年8月,安东尼与酒店老板的一场谈判安排在了餐馆,在点餐环节时,安东尼点了一份意大利帕玛火腿当前菜,众所周知,沙特王室全都是穆斯林,不吃猪肉。

经验丰富的酒店老板瞬间就感觉出了不对劲,但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只是私下雇佣了私人侦探对安东尼进行调查,很快就发现这一切都是安东尼伪造的骗局,得知真相的酒店老板选择了报警。 警方立刻对安东尼实施了逮捕,被逮捕时,安东尼还在大喊着:“你侮辱了我的名誉!我的父亲!我们的国王会很伤心的!这不是你与皇室做生意的方式!”我相信在这一刻,他从内心觉得自己就是哈利德王子。

2019年5月31日,48岁的安东尼·吉格纳克因假冒沙特王室成员欺诈超过800万美元被判入狱18年半,等他出狱时将是年过花甲的老人了。

美国运通百夫长黑金卡,安东尼·吉格纳克——美国的避暑胜地

再次出狱时应该是2038年了

回看安东尼·吉格纳克的一生,虽然他的人生起点很低,但在被养父母领走时,他的命运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如果从那里开始正常的人生,他的未来会远比哥伦比亚孤儿院的小伙伴们幸福。可他却一直活在原来的阴影里,让负面情绪始终笼罩着自己,用欺骗的手段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最终彻底断送了自己的前途。

最后,我想用20世纪最著名的诈骗艺术家,FBI历史上最年轻的通缉犯——弗兰克·W·阿巴格内尔(Frank· W·Abagnale)的一句独白来为这个故事画上句号。

“我只是意识到我仿佛在一个失控的旋转木马上,转呀转呀,怎么也停不下来,我似乎永远下不来了。”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tafan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fan8.com/45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