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再张开点学长给你h,一个受万众瞩目的人物,清白看得比谁都重要的大佬!

喝醉了,在和租房里扑倒了我暗恋五年的学长周野。我头痛欲裂,晕晕乎乎醒来以后发现他靠在床背上笑眯眯看着我。我佯装镇定:[那个,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这种事儿,你应该知道怎么处理吧?]周野不慌不忙的从枕头底下扯出两个红色的小本本:[该

喝醉了,在和租房里扑倒了我暗恋五年的学长周野

我头痛欲裂,晕晕乎乎醒来以后发现他靠在床背上笑眯眯看着我。

我佯装镇定:[那个,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这种事儿,你应该知道怎么处理吧?]

周野不慌不忙的从枕头底下扯出两个红色的小本本:[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周夫人。]

我拽过小红本,照片上我的大白牙给我晃地一脸懵。

酒后那啥也就算了,我还结了个婚?!

[所以,周夫人。]

周野欺身而上,抓住我的手腕扣在头顶:[是不是应该履行一下你作为妻子的义务呢?]

说真的各位,快结婚的劝退,废腰。

1.

周末下楼买菜,在电梯门口被人叫住。

听到声音,我毫不犹豫的扛起大米往里跑,刚进去就被人拽住了脖领堵在角落。

[许念念,你跑什么?]

熟悉的香味飘到鼻尖,周野戴着口罩,我只能看见他碎发微微挡住的一双眸子。

[好…好巧啊周学长。]

我胆突的眼神对上他清冽的目光,虚心的看向了别处。

[巧?]

我听得懂周野的咬牙切齿。

大学一共四年,我跟在周野屁股后面跑了四年。毕业典礼之后的酒席上,我借酒劲壮胆当众强吻了他。

据我死党的复述,当时周野的脸比夸父追的太阳还红。

我俩的视频在学校大群里疯传,作为当事人的我和周野被疯狂艾特。我自觉没脸,给周野发了个江湖不再见的表情包就换了联系方式,退了学校的大群。

大家都传我香了周野一口觉得没劲,把人甩了…

可是他是他是谁?他是周野啊!一个受万众瞩目的人物,清白看得比谁都重要的大佬!我这是典型的撩完就跑。现在不跑,等他给我上坟?

[啊哈哈…]

周野刚要说什么,身后的电梯门开了,也不知道怎么的,今天这个点回家的人特别多,我和周野愣是被挤到电梯按键那儿,多一步都动不了。

右边的中年男人一身酒气还一直往我身边挤,我拼命朝后缩,就在他快碰到我的时候,周野一个侧身横在我们中间,还撑起了我肩上扛的大米。

[让一让,小孩儿不喜欢别人理她太近。]

小孩儿。他从前也喜欢这么叫我。

2.

[几楼?]

[十六。]

[三。]

[四。]

周围的人说出了楼层,周野伸手去按键。

他的手白皙且骨节分明,指甲和关节处还微微泛着粉,我就是被他这双手吸引的。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个问题:电梯里一共十个人,他最多也就按十个楼层。可是周野这孙子把1到15的楼层全都按了一遍!

我!

我忍着。

电梯上上停停,我皱眉忍着头晕,脑袋时不时往他胳膊上靠。

[啧。]

周野大手一挥,把我脑袋按在了他胸口处。

[怕你吐我身上,小孩子太麻烦。]

[周…]

[兜里有糖,白桃味的,自己拿。]

我没动。

但是后来实在挺不住了,我伸手向下摸索,摸到一个微微发热的大大的东西,伸手往出拽。

周野身形一僵,抱着我脑袋的手马上放开,伸下去拉住我的手放进了他大大的衣服兜,拿了一颗硬糖出来。

我迷迷糊糊的剥了糖纸,把糖块放进嘴里,硬硬凉凉的口感伴随着白桃的香味在嘴里氤氲开来,头晕似乎是减轻了些。

我想说谢谢,刚抬头又对上周野的眸子。

这次,他眼神里夹杂着许许多多的东西。玩味,思索。

还有克制。

电梯门开了,我接过周野撑着的大米说了声谢谢就往出跑,我承认这是我第一次这么想回家。

[呼,终于出来了。怎么就碰上他了呢!]

我一边念叨一边开门,刚要进去就被人拉住手臂抵在了墙上。

周野伸手捏住我的下巴慢慢向我靠近,在快要亲上我的时候一偏头,声音蛊惑地说道:[别急着躲啊。刚才摸哥哥哪儿呢小孩儿,嗯?]

脸上没能褪下去的温度再次躁动,那句“嗯?”瞬时间在我脑海里炸开,我一个猛劲推开周野,连大米都没来得及拿,逃生似的跑进家里关上了门。

走廊里还微微回荡着我关门的“嘭”的一声。

我坐在玄关捂住脸庞,回想着电梯里周野把我按在他胸口的时候。我分明听到我们两个的心跳逐渐加快,有力的跳动声一下一下撞在我耳膜上。

我拿出手机给死党发了条微信,对面一个个语音条轰炸似的发了过来,最后直接打了个视频。

看着屏幕上红的彻底的脸庞和放大的瞳孔,我承认,这次,我好像逃不掉了。

与此同时,一条微信申请弹了出来。

【野思念:小孩儿,我就住在你对门。】

【野思念:大米我拿走了,要就自己过来取。】

【野思念:乖,别躲哥哥了。】

3.

冷静下来以后,我把好友申请的截图发进闺蜜群,不出所料的,群里炸了,眼尖的小姐妹们很快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闺蜜A:[这名儿…我趣,这不周野吗?什么情况?]

闺蜜B:[我靠,你和周野碰上了?什么孽缘啊这是?]

闺蜜C:[+1,我好像那吃不着瓜的猹,当事人出来解释一下???]

闺蜜D林羽然和我打着视频,一边嗑瓜子一边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啧啧啧。]

[哎呀你别啧啧了,怎么办啊,我要不要换个地方住?]

我烦躁的扑到床上,拿过身边印着周野大脸的抱枕,一拳接一拳的打了上去。

林羽然吐出嘴里的瓜子皮:[换个屁。你做什么天打五雷轰的事儿了吗?]

说完她就打脸了。

[嘶你撩完就跑…当我没说。]

我一个抱枕朝镜头扔过去:砸的手机向床边挪了挪:[你也这么说!]

[开玩笑开玩笑。其实吧,周野对你还是挺好的,而且…他对你其实挺不一样的。]

[不一样?]

我冷笑了一声抱着胳膊道:[呵,和我说不谈恋爱却和徐飒搂搂抱抱。刮刮我鼻子摸摸我头,但是他手都不让我拉一下。好么?他确实对我挺好。]

林羽然皱了皱眉,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最后只说了一句:[没在一起就牵手,你是不是有点耍流氓?而且有的事儿吧,其实也不能只看表面。他对你挺上心的,你也感觉得到不是吗?你没影以后,他可是找了你整整三年啊。]

[可是…我亲眼看到他和徐飒抱在一起的啊!不听不听!他就是吊着我了!]

[那你还动心?]

[我…!哎呀我不和你说了!]

我挂了视频,把自己埋在被子里,毕业前夕的场面一幕幕浮现在我眼前。

4.

临州A大16级学生毕业季,我兴冲冲的到商学院把刚下课的周野拉到操场上,拉着他在塑胶跑道上走了一圈又一圈。

[周野周野,你看那些情侣,多幸福呀!]

周野伸了个懒腰,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大学里的情侣,毕业以后会因为很多种因素分开的吧?]

[可是他们现在很幸福呀!]

周野伸手摸了摸我的头,问:[小孩儿,你是喜欢短暂的幸福呢,还是永久的幸福呢?]

我转了个身走到他身前倒着走,背着双手想了一会儿:[不做选择,我两个都要!]

[贪心鬼。]

周野伸手在我鼻子上刮了一下,眼中是止不住的温柔,我雀跃的想抓住他的手,他却立马把手伸了回去,佯装严肃:[干什么小孩儿?想占哥哥便宜?]

[明明是你在占我便宜嘛…对了,你…有喜欢的人嘛?]

[问这个做什么?]

我拽住周野的衣袖一前一后的晃着:[哎呀我好奇嘛!说一下说一下嘛!]

[真拿你没办法,哥哥现在还没有喜欢的人,哥哥也…不想谈恋爱。]

[为什么呀?]

[因为…要留学。小孩儿要和我一起吗?]

[好呀好呀!周野哥哥最好啦~!]

周野捏捏我的脸,从衣兜里掏出一颗白桃硬糖剥开了放到我手心里。

其实我早就做好了留学准备,并且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里我都在为这件事情付出努力。只不过,周野做的一件事情,把我对未来的幻想彻底打破了。

5.

一年以后,临近17级毕业季,周野告诉我下课太晚了不用等他,我找辅导员办完留学的事情手机已经没电了,没看见他的消息。

我拿着一袋刚买的白桃味水果糖,蹦蹦跳跳赶到商学院的教室找周野。

下楼梯的时候我留意到教室里除了周野还有一个女人,仔细一瞧是周野的学姐徐飒。

徐飒周野,商学院的两个大宝贝疙瘩。

我经常和周野在一起,偶尔会看见他和徐飒视频,久而久之也了解到这个女生一点。

大家都传他们两个在谈恋爱,我有点好奇他们会说什么,停下了脚步微微探头过去。

周野道:[这次什么时候走?]

徐飒身穿一件红色风衣,配了一双马丁靴,高高竖起的马尾显得她整张脸又小又精致。人如其名,又美又飒。

她走下讲台,伸手抱住周野:[不走了,我把总部搬到国内了,以后有的是时间和你在一起!]

周野回应了那个拥抱,脸上满是幸福,那种幸福的笑,是在和我相处的时候从未有过的。

我一慌,手上的一袋白桃硬糖掉落在地,声音惊到了屋内的两个人,我捡起糖果转身跑出教学楼。

之后的日子里,无论周野怎么我发消息我都没有理过他,直到毕业典礼之后的那个酒席上,我当着所有人的面走到他身边强吻了他,然后换了联系方式彻底消失。

手机嗡嗡震动,闪出了一条消息。

【羽然:念念,你和周野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你确定你真的问过周野他和那个学姐是什么关系吗?没有的话,我还是建议你问问,别给自己留遗憾啊念念。】

6.

我烦的时候就喜欢睡觉,可是现在我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确实,我没问过周野他和那个学姐到底是什么关系。我有想过他们是姐弟,可是哪有姐弟到这个年龄了会做那么亲密的动作呢?

而且也不能是亲姐弟吧,亲姐弟总该一个姓啊!

思维过于混乱,想着想着我竟然睡过去了。

梦里,周野穿着个浴袍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画面一转到了房间里,周野压着我在床上亲吻缠满,就在我们快要进行到“那一步”的时候,一个电话把我吵醒了。

我迷迷糊糊打开床头灯看了一眼,结果让这来电人给我吓了个半醒—头像,周野的。备注:周野哥哥最好啦~!

我靠,我,我什么时候通过的好友申请?!而且这是个什么肉麻备注?!

没等我接起来电话,家门又被哐哐的凿响了,怕是我再晚到一会儿这门就要掉了!

我走到门口透过猫眼一看,周野连梦里的浴袍都没穿,直接围了个浴巾站在我家门口,头上还有点没洗下去的泡沫。

见没人应门,他掏出手机捅咕了一会儿,然后我手机收到了条消息。

【周野哥哥最好啦~! : 小孩儿,在家吗?哥哥家停水了,借一下你家淋浴好吗?】

7.

我一整个大麻爪,一个电话打过去,吵醒了正在睡大觉的林羽然。

[有屁快放!]

我调小手机音量,小声说道:[怎么办怎么办,周野要借我家淋浴!]

许是我说的东西激起了她的兴趣,林羽然打了个哈欠问我:[啧,淋浴?你想借吗?]

[当然是不想啊,我还没做好准备跟他面对面谈话呢,看见他我都有点嘚瑟!]

[看来你是真没问他啊。]

[哎呀别说这个了,我我我我怎么办啊!]

[就说你不在。]

[好好好!]

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地上打转转,对着门外大喊了一句:[我不在!]

时间静止了两秒,门外传来一声轻笑,转成不太轻的笑。

我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我这属于掩耳盗铃,关键是我没掩住!

电话那头的林羽然笑的满地打滚:[哎呦我擦,不是,姐们儿你二臂吧你?我让你用微信,你直接跟屋里喊,笑死我得了哈哈哈哈!]

[都怪你,非让我说我不在家,现在怎么办啊…!]

我估计过一会儿闺蜜群里又要开始八卦了,因为电话内头又传来了嗑瓜子的声音:[那我管不了,你自求多福吧。哦对了,做好措施啊。]

啪,电话挂了。

林羽然,你嘎!

8.

我关上手机深呼吸三次平复心情,打开了玄关的灯。

在确认形象还算正常以后,我握住了门把手,刚转到底下门就被人拉开了。

周野伸出一只手拄着门框,常年锻炼使得他的肌肉线条非常紧致,胸膛随着呼吸的节奏慢慢起伏着。他头发微微带着水,落下的水珠顺着腹肌消失在浴巾下微微凸起的区域。

[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啊小孩儿?不会是在屋里藏了人,怕哥哥撞见吧?]

一时之间,我看傻了眼。

[好啦小孩儿,先让哥哥进去,想看的话…和哥哥一起洗?]

周野身子微微向前倾,洗发水的香味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飘到我鼻翼间。他伸出手刮了刮我的鼻子,微微一笑:[仔仔细细的看,哥哥给你看个够。]

[流氓!谁要看你啊!]

我一捂脸冲回卧室,门开开个小缝道:[你你你,你自己进去,进门右拐第一间!]

说完,我关上门躲到被子里面,脸上的热度久久没能散去。

周野这是报班了吗?!这和大学时候的他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好不好!

我四仰八叉躺在床上,心跳的厉害,拿出手机把周野发的那条语音听了又听,循环往复了好多遍。

没办法,他大学的时候就是校广播站的,每次他播音的时候都会有一堆小迷妹站在门外,等他出来以后一窝蜂的赶上去给他送水送花送吃的,拦都拦不住,典型的一个少女杀手。

9.

我沉浸在周野温柔的声音里,突然一个视频电话打了过来。

我以为是林羽然打的,想都没想就接了视频把手机撂在一边,低语了一句:[唉,怎么办啊羽然,我感觉我又要陷进去了。]

视频那头的人愣了愣,伴随着微微的水声,他笑着说道:[那就陷进来,]

男的?

我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拿起手机,屏幕上周野微笑着看着我,这角度刚好照到他的上半身,一道道流水抚过小麦色的肌肤,落在地上发出滴滴哒哒的响声。

[我…]

周野走得离手机进了一些,他伸手抹了抹腹肌上的水拿过架子上的沐浴露道:[小孩儿,沐浴露借哥哥用一下吧,是这个粉色的瓶子吗?]

见我没说话,周野轻轻笑了笑:[是的话,就点一下头。]

我近乎呆滞的点了点头,看着周野把沐浴露一点点倒出来,带着细微闪粉的的粉色晶露缓缓流到掌心,在十根手指的配合下缓缓变出雪白色的泡沫,泡泡闪闪发亮。

我脑袋里满是梦里的画面,周野温柔的把我抱起放在床上,细细密密的吻缓缓落下…

[怎么,还真要看着哥哥洗呀?]

我猛地回神,屏幕上,周野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微微上挑的眼尾中藏着目的达成后的狡诈。

[才不要呢!]

我关上了视频,用力揉了揉红的不像样的脸。

周野啊周野,你是句句踩在我雷区,步步走的都是犯规路啊!

10.

我犹豫了几分钟做了个决定:不能让他有继续出入我家的理由了。

我蹑手蹑脚出了房间拿走了周野放在门口的钥匙,又轻手轻脚的开门出去:我要把那袋被他拿走的大米拿回来。

打开门,极简的装修风格映入眼帘。屋里是灰白蓝的主调,客厅茶几上的蓝风铃花给这个家平添了一抹舒适与温馨,一只狸花猫叫着跑出来蹭了蹭我的腿。

我摸摸小猫的脑袋进了厨房,找到了那袋被拿走的大米,拽住袋子的一角猫腰往出走。快到门口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双白白嫩嫩的脚。

[干嘛呢小孩儿?]

我被吓了一跳,直接坐在了地上。周野单挑眉毛靠在墙上看着我。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他洗这么快!

Who can!

[我…我怕你扛大米累着!所以就自己先拿过来了。]

周野蹲下身子却还是高我一大截,他低下头尽量与我平视:[哦?这么关心哥哥呀?]

[啊哈哈哈,那个,你洗完了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我得….我得做饭了!]

我猛地起身,可是起的太猛了,眼前一黑向前倒了下去。

不用我详说了吧?按剧情的正常发展你们也知道我倒在了谁的怀里吧各位?

我拿透了周野的脑回路,他应该要说,我要投怀送抱。可是没成想,我等来的确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不好意思两位,打扰到你们恩爱了。你们这栋楼里出现了一个密切接触者,现在整栋楼都需要封起来,我们现在要上封条,请你们回到屋里,谢谢配合。]

我靠,我正愁周野不让我走呢,这救命稻草来的太及时!

我爱大白!

11.

我心里乐开了花,八颗小白牙齐刷刷一亮:[好好好大白同志,你们来的太及时了真的时哈哈哈,我现在就走!]

身后的周野长臂一伸把我捞回了怀里:[走哪儿去?]

左边的大白严肃的说道:[这位女士,可能我没说清楚,你现在不能出这个门。]

右边的大白也跟着吵吵:[哎呀,和男朋友吵嘴架了是不是?有话好好说嘛!]

[不是,我不是他…周野你解释解释啊!]

周野勾了勾唇:[嗯,他不是我女朋友。]

我喘了口气。

[他是我未婚妻。]

我还是咽气吧。

[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现在是关键时期,请您配合我们马上回到屋里。]

造孽,造孽啊!

我认命的叹了口气:[请问,要封多久?]

[一个月。]

[我就住对门,拿几件衣服就回来行吗?]

周野在旁边接话:[当然不行了。小孩儿,都这个时候了,我们要为民众的安全着想啊,乖,不闹了啊。]

吵吵的大白附和道:[还是你老公有思想觉悟!]

整死我吧!你们整死我吧!

最后,在我的软磨硬泡下,大白进到我家拿出了我的电脑和鼠标。

周野进屋打开电视,把我推到沙发上坐好,进厨房倒了两杯温开水放进我手里:[想什么呢小孩儿?]

我一脸幽怨:[我要学陈道明…]

[嗯?]

[不为一袋米折腰!]

周野强没忍住笑:[噗,那是陶渊明,小孩儿…]

[开门小姑娘!我把你的抱枕拿来了!]

抱枕?!我靠!内抱枕上可是周野的照片!

我抬腿就跑,可是周野比我跑得快,抢先一步打开了门。

来不及了,那个劝架的大白把抱枕往周野怀里一塞:[小两口之间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嘛,快哄哄你媳妇!]

说完,他关上门封上了封条,在外面又加了一句:[祝你们幸福啊!]

我直接石化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此时此刻的我,说不尴尬,那是不可能的。

电视上播着动物世界,解说员声情并茂:威猛的雄狮已经锁定了他的猎物,任其怎样挣扎它都没有放过对方的想法。

我转过头,周野拿着抱枕,玩味的目光打爆了我的脑回路。我慌了,拼命向后退,直到退到沙发角落,我无路可走了。

周野一脸微笑一步步向我走近,他把我禁锢在双臂圈成的那么一小点地方,眼底是一抹不愿再压抑的情绪,不,是情欲。

[小孩儿,解释解释?]

[我…]

[别解释了。]

温润的触感落在唇上,周野吻技很好,温柔中带着侵略,我只感觉呼吸都要被夺走,在我快要喘不上气的时候,一阵电话铃声急促的响了起来。

周野掏出手机,屏幕上的两个大字狠狠撞在了我的心上:徐飒。

12.

我承认,有那么一瞬间我想从周野的怀抱里挣脱,可是我不想能跑了,这次我不想给自己留遗憾,说不定那真是他的姐姐呢?

就算不是,那我喜欢了他这么久,他今天还亲了我,死也要让我死个明白啊!

就算他周野真是个渣男,那也得让我给他几个耳雷子出出气再说啊!

想明白了这些,我放下了推开周野的手微微抬着下巴和他对视,一脸的“接啊,你快接啊!今儿这事儿说不明白就没完!”

许是看到我没有跑开反而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周野来了兴趣,歪了歪头看着我,似乎在等着我问他点什么,比如说:这是女的到底是你什么人啊!你俩到底怎么回事啊!快点说出来让我知道知道啊!

我俩就像那王八看绿豆似的,死盯着对方谁也不说话,双方僵持不下。电话铃声快结束的时候,我憋不住了。

“啧嘶,哎呀你快接呀!你看它!”

铃声结束。

靠!

我气的直接推开他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周野你故意的吧!]

[哦?故意什么?]

[你明知道我…我…]

周野一挑眉,靠坐在沙发上饶有兴趣的看着我:[知道什么?]

真的,那一瞬间,就那一瞬间,我所有的委屈都上来了,豆大的眼泪说掉就掉,言语里是止不住的委屈。

[知道我喜欢你!周野,明明是你先招惹我的!凭什么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啊!你把我当什么了啊!]

周野慌了,他没想到我的反应这么激烈,也没想到我会直接哭出来,忙过来抱住我,轻轻拍着我的后背安抚我:[小孩儿,哥哥任你打任你踢,我们不哭了好不好?是哥哥,让我们小孩儿受委屈了,是哥哥错了!]

[错哪儿了!]

[我…]

[你天天摸我脑袋捏我脸,碰都不让我碰一下!你占我便宜你耍流氓呜呜呜…]

周野叹了口气:[其实…徐飒是我姐姐。]

13.

想什么呢你们?醒醒哎!那是我想的他会说的话!

事实是,我想象中的解释没有出现,周野反倒是来了几句让我意想不到的话。

[骂得好!臭流氓!怎么就不让我们小孩儿碰了?摸!哥哥脱光了给你摸!全身上下都是我们小孩儿的!来!摸!]

说完还拉着我的手在他腹肌上捞了一把,捞完还亲了一下我的手。

说实话手感确实是不错,可是我忙着哭,周野忙着不做人啊。

[小孩儿,哥哥对天发誓,我这辈子就喜欢过许念念一个人!别哭了我的小祖宗,一会儿眼睛都哭肿了,哥哥看着心疼。]

[你撒谎!你之前抱了别人!今天你还亲我!]

轻抚我后背的手停了停,一个天旋地转我躺在了沙发上,周野双手按住我的肩膀和我对视:[那你亲完哥哥就跑,让哥哥找了你三年,这要算什么呀?]

[坏了,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

坏了,我怎么还把话说出来了啊!

[怎么算啊小孩儿?再说了,哥哥和谁抱在一起了呀?]

[就是徐飒学姐!你说了你不谈恋爱的,可是转头你就和徐飒学姐抱在一起了!]

周野噗嗤一笑,起身坐到我旁边拿过手机给徐飒打了个视频,铃声响了两三秒对面就接了,我往旁边躲了躲没出镜。

视频里,徐飒半眯着眼睛把手机放在旁边,打开水龙头一边卸泥膜一边骂周野。

[怎么个事儿啊臭小子,你是不是又欺负人家念念了?刚才你小姨夫回来和我说什么念念要回对门?不是,这都多久了还没把人追到手呢啊?]

周野无奈的摇了摇头,扶额叹了口气:[小姨,这才不到一天。]

14.

小姨。

嗯,确实在我情理之外和意料之外。

徐飒放下手里的洗脸巾,拿起了旁边的鸡毛掸子指着周野,颇有一副你再说话我就上你家揍你的架势:[还敢顶嘴?]

[…我错了。]

徐飒见他认错,又是一顿疯狂输出。

[这还差不多。一天怎么了?订花,请吃饭,约出去玩,哪样不是个机会?当初人家走的时候你不拦,找人找的跟跳马猴子似的,现在近水楼台了你倒不着急了?喜欢人家七八年不表白,活该你单身!我要是念念我也不答应你!怂包!]

哇哦,酷。

我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没办法,周野闭嘴吃瘪乖乖挨骂的样子实在是太好笑了。

[谁笑呢?臭小子你在屋里藏人啊?]

周野见状忙把手机往我怀里一塞:[你外甥媳妇。]

我一个大素颜,穿个卡哇伊睡衣,一脸乖巧的叫了一声:[学姐好。]

电话那头的徐飒看见我,瞬间乐开了花:[哎呦,念念呀!你等一下哦!]

徐飒挂了视频,过了几秒钟,我微信好友里一个叫“花开富贵”的人给我打来了视频电话,这人我记得,是小区的管理大姐。

我刚搬来不久就遇到了一次疫情,那段时间我定的物资比较多,她说我一个小姑娘不容易,次次都给我打折,奇怪了,她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我点下绿色按键,徐飒笑的嘴都合不拢的脸出现在了屏幕上。

我去,感情我早就有周野小姨的微信了啊!

15.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之内,徐飒向我完美展示了区别对待这个词。

总结下来就一句话,在这个家里的地位排名:我许念念老大;以后有孩子了的话,孩子老二;如果养宠物的话呢,就是猫猫狗狗老三;周野老四。

而当事人周野对这个家庭地位一点都不吃惊,显然他已经习惯了。

徐飒一口干下了面前摆着的啤酒,抹了抹嘴道:[念念呀,我可真是太喜欢你了!]

我害羞的笑了笑:[我也很喜欢你呀姐姐~]

[啧,还叫姐姐呀?]

我看了眼在旁边满眼放星星还一个劲儿点头的周野,试探性叫了一句:[…小姨?]

徐飒乐的差点把手里的被子给摔了:[哎!外甥媳妇,小姨给包大包儿!]

一个微信转账发了过来,我点出去一看数额,好家伙,18888!

我蒙了,我和周野还不算正式的男女朋友,而且徐飒并不是周野的妈妈,她是小姨。我这收个红包算怎么回事啊?数额还这么大!

我一个劲儿摆手:[不行不行我不能收的,这也太…]

周野在旁边劝我:[小孩儿,收了吧,你不收的话,她这电话得打到见到你的那天。]

[你小子,总算说了句人话!念念呀,咱们家的情况你可能还不太了解,周野爸妈走出的早,这孩子是在我身边长起来的。虽然他平时看着臭屁了点,可他心是好的。他要是欺负你了,你就和小姨说啊,小姨亲自收拾他!]

[好~谢谢小姨!]

[哎,我可是太爱听你这孩子说话了!周野!你小子给我听好了,敢让我们念念不痛快一点,我剥了你一层皮!好了好了,我不打扰你们啦,记得收红包呀念念!]

徐飒道了别,关视频之前还给我比了个大大的心。

16.

晚饭是周野做的,大学四年我们在一起吃了无数顿饭,我的口味他了然于心。

吃完饭我陷在软软的沙发,电视上放着《天生一对》,小姐妹的重逢给我感动得稀里哗啦。

周野给我递纸巾,我一把抓住他的手:[周野,我刚搬到小区不久你就来了,飒飒小姨还是小区的管理员,这个世界可真小呀!]

周野坐在我旁边,刚喂了我一口切好的小兔子形的苹果,听到我说的话以后,他轻轻笑了笑:[其实,也不算巧。]

[嗯?啊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想说我住的这个楼是你们家的,所以呢,我一住进来飒飒小姨就立刻通知你了呀?]

[那倒不是。]

[切。]

[这一片的小区都是我们家的。]

[???]

[所以呢,我的小孩儿,只管开开心心貌美如花就好啦,以后哥哥养你。]

我一脸震惊,周野一脸云淡风轻。我是,听说过周野家里有钱,可是我不知道他这么有钱。

所以,我这是招惹上了个小富二代?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过的是养尊处优。

徐飒天天给我打视频发红包,只要我叫一声小姨她就高兴的给我发个2000的大包。各大购物平台的喜欢我直接私密,因为徐飒会定期清空我的购物车。

周野更过,他说他不在的三年里我受了太多委屈,要给我补回来。

饭饭不让我做,碗碗不让我洗,吃的直接喂到嘴里,周野去书房工作的时候都会嘱咐我,如果要换台就给他打个电话,他出来给我换。

我已经预见到他有女儿的样子了,纯纯女儿奴!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我太高兴了,趁着周野在书房工作,拿着小推车偷偷下了楼,我要买一车雪糕呜呜呜!

买完冰糕回家的路上,我兴冲冲的看着小推车里的红旗冰糕和旺旺碎碎冰,想着是先吃碎碎冰再吃冰糕还是两个一起吃,就在这时,一个格格不入声音传到了我耳朵里。

[终于找到你了。]

我身形一僵,雪糕都没来得及拿就开始跑。

回头看看故事刚开始,我感叹诸多。我这一生,不是在逃跑,就是在逃跑的路上。

可悲啊。

一个转角,两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保镖并排站在了我面前,我一转身,身后又出来了两个保镖,声音的主人从他们身后走了出来。

[你们…]

[念念小姐,得罪了。]

17.

二层小别墅里,身穿浅灰色睡衣的老人,哦不,老男人,坐在小阳台的摇摇椅上扇着大蒲扇,听到开门的声音,他赶忙翘起了二郎腿:[哼,还知道回来?]

我已经知道他接下来要做什么了,一边咳嗽一边矫揉造作的念他藏在袖子里的小纸条,每次把我逮回来的时候他都用这招阴阳我。

阴阳够了,他挥挥手把保镖遣了出去。门刚关上老男人就换了一副笑脸:[念念,还生爸爸气呢呀?我说我的小祖宗哟,你说你学成个硕士结果恋爱也不谈,我这,我什么时候能抱上外孙子呀?]

[我谈了恋爱的,这不,你给我绑回来了吗…]

听说我谈恋爱,他眼睛直冒绿光:[哎呦!跟谁呀跟谁呀?宋家公子?要我说王家的也不错,不行,老王家内小子长得像小黑土豆子…哎呀我的宝贝啊,快告诉老爹他叫什么呀!]

我刚要说话,周野的电话打过来了,没等接起来电话就被老许抢了去。电话撂下,他发话了,周野人不错,要我找个时间出来见见。

[要说这孩子呀,也是可怜,他爸妈走的太早,我还真挺怀念那些年生意场…咳。]

[嘶,他家是做房地产生意的,您做什么生意的呀?难不成,也是房地产嘛?]

老许笑了笑没说话,然后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预感的结果就是我不预感了,我预感的时候都没好事儿。

因为他在和周野见面以后喝大了,周野哄着老人家叫了他一声爸爸,他一高兴,用三个商场和五栋别墅把我嫁出去了。

嗯,这还仅仅是他的小部分资产。

富二代王某某才十七八多岁就知道他爸老有钱老有钱了,我活了二十六年我爸才告诉我我家里很有钱,我前半辈子还都是靠着勤工俭学过来的。

不说了家人们,抹眼泪去了。

18.

哦对了,还有个事儿,我和周野都宣布订婚三个月了,可他愣是不碰我,任凭我怎么折腾他都止步在那最后一步。

我坐在奶茶店的椅子上拄着腮帮。看着身边一对对小情侣你侬我侬的,我干了手中的奶茶开始搜:男朋友不行怎么办?

百度网页跳出来好几条商品链接,我挑了一款看着还不错的商品链接点了进去。

【店家:想买点什么呢亲~】

【牙牙乐:嗯…能增进夫妻感情的!越快越好的那种!】

店家给我发了个恋爱神器,我一咬牙,直接下单了五份。

店家发了个懂的表情:【好的~很快就到货哦亲~!】

我美滋滋的提着手里的小蛋糕回了家,刚回家换了衣服我买的东西就到了。

打开盒子以后一看,是一瓶瓶包装精美的酒,里面还有果冻,今天晚上周野回来我就和他喝。

这么美的酒,不配上战袍都可惜了!

我跑到屋里拿出了我买的小猫咪套装换上,站在落地镜前面的看着镜中的自己。

及肩的长发被梳成两个俏皮的马尾,有形的锁骨在项链的衬托下显得愈发精致,微微紧身的小裙子把身形衬得玲珑有型,小皮鞋在柔和的灯光下微微发着亮。

我带上小猫咪发箍摇摇头,在听到衣服上的小铃铛清脆悦耳的响声后,满意的走了出去。

我打开酒瓶到了一点酒和盒子里配的果冻出来,浅粉色的液体在高脚杯里摇晃,多种颜色的果冻显得青春又俏皮,微微的香气自杯中散发出来,我浅浅尝了一口,可这一尝就是一发不可收拾。

19.

我坐在沙发上一点点喝着酒,周野从公司火急火燎的往回赶。

我搜索软件绑的是他的手机号,买东西的软件也是,他看到了我搜的问题,店家通知我东西到了的消息我没有收到,反倒被周野截了个胡。

可他还是晚了一步。

按照周野后来的描述,他当时差点就把油门给踩出个大窟窿。

可是!

他开车的速度比不上我喝酒的速度,等他到家开开门的时候,放眼一瞧,酒已经空了两瓶了。

致命的还不在这儿,因为醉翁之意不在酒,在果冻。

可我人坐在软和和的地摊上,周围全是果冻盒。

周野鞋都没来得及换朝我走过来,我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人好像飞在了半空中,熟悉的香味飘进鼻尖,我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蹭了蹭,深深吸了几口他身上的香气。

我能明显感觉到周野抱着我的胳膊紧了一紧。

他走到卧室把我放好,出去倒了杯水,回来的时候床头柜上的台灯已经开了。

[诶…小野哥哥,你怎么回来了呀?唔…要抱抱…]

我歪了歪脑袋笑了笑,露出了颊边的两个小酒窝,脸蛋儿微微泛着红,抬起胳膊时铃铛闪亮着发出叮叮的响声。

又纯又欲,最为致命。

周野又笑又气,最后无奈的走到我身边坐下,刚要抱我就被我一把扑倒在床上。

20.

周野伸手替我把碎发别到耳后,捏捏我的脸道:[小孩儿喝了那么多酒,明天醒了头疼又要找哥哥哭鼻子,是不是不乖了,嗯?]

[你凶我…你不喜欢我了,呜呜呜…]

我声音哽咽,猫儿似的扑在他怀里哭了起来。

周野宠溺的笑了笑,轻轻拍着我的后背:[喜欢喜欢,哥哥最喜欢我们小孩儿了,除了念念哥哥谁都不喜欢。]

[那…那就是你觉得我没有魅力,野花比家花香了!]

周野继续耐着性子温柔的哄着我:[我的小祖宗啊,哪儿有什么野花?委屈死哥哥了…]

说着,他顿了顿。

我抬头在他眼角轻轻吻了一下,然后是鼻尖,下巴。

又是一阵天旋地转,我换了位置。

[小孩儿,哥哥是个正常男人,你这么做,哥哥会忍不住…]

我感觉得到周野呼吸都重了重,随即又抬头搂住他脖子轻轻吻了吻他的喉结。

我喝了太多的酒,迷迷糊糊的,只觉得周野身上香得很:[哥哥,这里…甜唔…]

20.

清晨的第不知道多少道阳光照在我胳膊上的时候,我醒了。

我伸了个懒腰,一边揉脑袋一边嘟囔:[烦死了,怎么一直有蚊子咬我嘶…头好疼…嗯?]

我翻身一看,周野脖子上被种了不知道多少个小草莓,他靠在床头笑着看着我:[是啊,小蚊子不消停,叫个不停呢。]

说完,周野侧身从枕头底下掏出两个小红本本亮在我面前。

我人傻了。

因为我的记忆只停留在喝酒之前的那段,我根本不记得之后发生过什么。

所以,我不光喝了酒,还办了个“正事儿”,不光办了“正事儿”我还领了个证?!

[不对!]

[哦?怎么不对?]

[时间不对!喝酒是在昨天六七点,哪儿来的小红本?周野你糊弄人!这小红本是假的!]

[哟,小孩儿还挺聪明。小红本本是假的,可是,手上带的东西是真的呀。]

[嗯?]

我反手一看,右手无名指上,一枚钻戒闪闪发着光,是周野找我最喜欢的设计师帮我设计的那款。

我开心地看了好久,小本本都忘了给周野,哪知道周野直接抓过我的手扣在头顶上。

[收了我的戒指可就是我的人了。所以,周夫人,你是不是该履行一下作为妻子的义务了?]

我昨天…好像是没睡几个小时吧?

但是周野不管。

周野不做人啊。

真的,打算结婚的我劝退,费腰。

温柔带有攻势的吻伴着沉重的呼吸声落下,我沉沦在周野带给我的欢乐里。

恍恍惚惚间,我听到他一遍遍叫我的名字。

[许念念,老子特么爱死你了。]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tafan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fan8.com/40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