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申克的救赎海报,人跟他说,那就给他

《肖申克的救赎》是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一直以为肖申克是个人名,原来是个监狱的名字。电影开头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在车里,男人叫安迪·杜佛兰,伴着轻缓的音乐,昏暗的灯光下,他从车里的副驾驶收纳箱里拿出一瓶酒和一把手枪。安迪呆呆地直视前方,不知道他在看

《肖申克的救赎》是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一直以为肖申克是个人名,原来是个监狱的名字。

电影开头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在车里,男人叫安迪·杜佛兰,伴着轻缓的音乐,昏暗的灯光下,他从车里的副驾驶收纳箱里拿出一瓶酒和一把手枪。

安迪呆呆地直视前方,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他喝了一口酒,之后下车,玻璃酒瓶落在地上,碎了一地。

画面一转,安迪和律师在说话。律师指控安迪杀了他的妻子和与他的妻子偷情的另一个男人,安迪表示自己喝醉了酒,但是他没有杀人。而律师则表明,两个死者身上的弹痕与安迪手枪里的完全吻合,破碎的酒瓶上有安迪的指纹,安迪没有证据表明自己没有杀人。

法官根据安迪与律师的表述,做出最终判决,他认为安迪铁石心肠,毫无悔意,尤为冷血,判处两项终身监禁

穿着牛仔外套的男人叫瑞德瑞德走进一个小房间,房间里有另外五个男人,瑞德坐在五人对面。中间的男人开口问瑞德是否改过自新,瑞德回答自己已经改过自新,每天都在忏悔,洗心革面,表示自己不会再危害社会,有上帝为证。他的眼里仿佛带着些悔恨。瑞德的假释申请被驳回。

走出房门,瑞德爬上台阶,是一个操场。有很多人聚在这个地方,原来这是一个监狱。

瑞德一走出来,有几个囚犯围上来与瑞德交谈。瑞德可以弄到很多东西,像个百货公司,他给本片的主人公安迪弄了一张丽塔·海华丝(电影女星)的海报进来。

本片的主人公叫做安迪。安迪就是电影开头的男人。安迪在1947年年初来到肖申克监狱,罪名是谋杀他的妻子和她的情夫。他本来是一家大型波特兰银行的副总裁,典型的青年才俊。

当押解罪犯的车辆缓缓驶进监狱,里面的囚犯开始骚动,车里的所有人目光呆滞,不知道在想什么。人群中安迪很特别,只有他西装革履,但是看起来风一吹就会倒。

进入监狱的犯人都要被驯化,他们就像是被剥夺了尊严。典狱长诺顿和警卫队长哈德利给囚犯们立了规矩。而后所有囚犯赤身裸体被高压水枪冲洗再用白色粉末除虱,之后领取囚服和圣经。所有的人都仿佛新生的婴儿般,赤身裸体,抱着囚服进入监狱。

几乎所有人在到监狱第一天就痛哭流涕,继而崩溃。监狱里都是单独监禁的,每个人有单独的牢房。而在监狱的第一天,安迪安静地度过。第二天一早,所有犯人像流水线上的物品一样排着队到监狱的食堂吃早餐。安迪拿着餐盘坐到位置上。他拿起勺子,拨了拨米饭,用手捏出一只虫子,白色的虫子居然还在蠕动。

一位年纪很大的人,叫做布鲁克斯,大家叫他老布老布看到安迪捏着虫子,一副难以下咽的样子,问安迪是否要吃,安迪答道,自己并不想吃。老人跟他说,那就给他。安迪将虫子给了老布。老布接过虫子微微一笑,将虫子投喂给了衣服口袋里的小鸟,他给小鸟取名叫做杰克。

一开始,安迪独来独往,拒人于千里之外,不与任何人交谈。直到一个月后,他主动和瑞德讲话。瑞德知道他,一个杀了妻子的银行家,问他为什么杀了他的妻子,安迪回答,他没有杀人。瑞德说,来这里的每个人都说自己是无辜的。显然,他并不相信安迪说的这些话。

安迪一开口就要求瑞德帮他弄一把石锤进来。瑞德担心他拿石锤去砸其他人的脑袋,或者逃狱。一开始他并没有答应。安迪表示自己只是要用石锤砸一些石头,重拾自己的爱好。最后瑞德答应了安迪,他以十美金的价格谈下了这笔交易。瑞德提醒安迪,监狱里有“三姐妹”对安迪有兴趣,尤其是他们的头伯格斯,他提醒安迪要小心。

瑞德拿到石锤之后,知道安迪没有骗他,他所谓的小锤子,如果要拿来挖地道逃狱的话,可能要花个600年左右,这不现实。瑞德通过老布将锤子给到了安迪。

安迪在监狱里工作,有人让他去后面房间拿点漂白水。安迪去了,结果他发现“三姐妹”在等他。“三姐妹”是三个喜欢同性的男人。安迪尝试反抗。但是在监狱里,这种事情总是司空见惯,并且监狱不是童话世界。事情就这样持续着,安迪脸上时不时会出现新的伤痕。他有时候能打赢“三姐妹”,有时候不能。这可能是安迪在监狱里最难熬的日子,时间一过就是两年,安迪的眼里越来越暗淡无关,他整个人仿佛即将被毁掉。

事情发生了转机。在1949年的春天,监狱里宣布车牌工厂屋顶要翻修,需要12名志愿工。有瑞德的打点关系,他这一边的人都被选上了,当然也包括安迪。

安迪在翻修屋顶的时候听到警卫队长哈德利说他的哥哥死了,但是留下了价值百万的遗产。而他可以得到35000美元,但是这个对他来讲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消息,因为政府会拿走一大半。

安迪停下了手头的工作,走向了哈德利,他告诉哈德利,如果哈德利够信任自己的妻子,那他可以拿到35000美元。他告诉哈德利,他可以把钱全部给他的妻子,因为国税局允许一生一次最多6万美元的赠与,这是免税的。这样子操作,国税局拿不走他的一分钱。但是这需要填过申请表。他表示,他可以帮哈德利填表,只要哈德利请他们每人三瓶啤酒就可以。在屋顶完工的前一天,1949年的春天,一群在工厂屋顶上装修的囚犯,喝着啤酒,享受着这难得的闲暇时刻。阳光洒在肩头上,仿佛他们自由了。

安迪没有喝酒,他微微地笑着,靠坐在一边。一个囚犯走向他,问他要不要喝酒,安迪说他已经戒酒了。瑞德和安迪在下棋,瑞德再次问出了一开始的那个问题,安迪为什么杀人?安迪再次说自己是无辜的,反问瑞德为什么进监狱。瑞德说是谋杀,安迪问他是否觉得自己是无辜的,瑞德表示,他是这个监狱里唯一有罪的。

囚犯都在看电影,安迪走进来,他微笑着和瑞德说,让他帮他把电影的女主人公丽塔·海华丝带回来。瑞德笑了笑,说可能需要几周的时间。安迪走出去,又被“三姐妹”拦下,推进了电影放片室里。这一次,“三姐妹”没有得逞,安迪被打到半死,在医务室里住了近一个月。

“三姐妹”中的领头人伯格斯被关了一周禁闭。伯格斯被放出来之后,趁人不注意,溜进了安迪的牢房,发现牢房里有人在等他,是警卫队长哈德利和他的手下。从那之后,有两件事再也没有发生过,“三姐妹”再也没有碰过安迪一根手指头,伯格斯也没能再站起来,他被送到了低级监护的医院,余生只能靠吸管进食。

安迪从医护室出来了。他收到了瑞德给他的礼物,一张丽塔·海华丝(电影女星)海报。

典狱长诺顿查房,他们在找是否有不合规矩的东西被带进来,他们什么也没有发现。安迪面对着墙,他的背后是丽塔·海华丝的海报。诺顿找到了一片奇怪的布料,问安迪是什么?安迪说,是磨石毡,打磨石头用的,他表明这是他的嗜好。

诺顿看到了丽塔·海华丝的海报,表明有些不合规矩,但是无伤大雅。安迪被带到了诺顿的办公室,诺顿问安迪是否喜欢洗衣房的工作,安迪表示自己不是很喜欢。诺顿表示可以给他找点别的事情做做,让他能发挥他的才学。是以安迪被重新分配到了肖申克监狱图书馆工作。

他在这里遇到了老布,还有老布的鸟,杰克。安迪问老布,他在这工作了多久。老布说他是1905年进来的,1912年的时候当了图书管理员,一直到现在。安迪在和老布交谈的时候,听到有人大声喊他的名字,他和老布都吓了一跳。他走出去,看到是一个监狱的警卫,警卫问他关于孩子教育基金的问题,安迪松了一口气。安迪想扩建图书馆,采购一些新书,狱友都跟他讲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说他准备找见典狱长要钱。大家都笑了,觉得安迪的话是不可能实现的。果然,安迪跟诺顿说了以后。诺顿也表示说他们没有预算。安迪表示,自己可以写信跟州参议院请求拨点资金。诺顿同意了,于是安迪就开始他的写信计划。

安迪就一直在图书馆工作,一年又一年,他取得了监狱里警卫包括典狱长的信任。最繁忙的时候,他还可以请一个助手,这个助手当然就是瑞德,对瑞德来说在图书馆帮忙比待在监狱里好。安迪一直在坚持不懈的写信。时间一天天的过着,有人突然告诉安迪,老布出事了,他们来到图书馆,发现老布拿着刀抵在一个囚犯的脖子上。

在大家劝说下,老布最终放下了刀。其实老布是因为即将被假释才如此激动,老布想要继续留在监狱里,他在监狱里待了50年。如果被假释出去,他将一无是处。他在监狱里还能发挥点作用,他无法适应外面的生活。

老布还是出狱了。他戴着帽子,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手里握着他的小皮包。他把杰克放了,杰克自由了。而老布该何去何从?外面的世界瞬息万变,在他小时候,他只见过一辆汽车,现在满大街都是汽车,世界很忙,忙成一团,没有人在意他。这个世界不属于老布了。

老布被保释后,假释委员会安排他在一个旅馆的房间里住下,安排他在一家超市做工,他无法适应这个社会,他工作很努力,但是他双手疼痛。下班后他去公园喂鸟,他希望能再见到杰克,但是杰克并没有出现,他睡在床上,失眠,辗转反侧,噩梦连连。他有时候甚至在想,他是不是应该拿把枪去抢劫超市,这样子他就能回到监狱。但是他已经很老了,老的不能再胡闹。习惯是件很可怕的事情。他将一切收拾好,穿上了他的西装,他决定离开这个世界。他用小刀在横梁上刻了字,布鲁克斯来过这里。

安迪终于收到了回信,回信表明监狱可以收到200美元的拨款以及一些捐赠的其他图书,要求安迪不要再给他们写信。

瑞德再次来到了小房间,跟多年前一样,对面坐着五个人,中间的人员问他,他被判了无期徒刑,已经服了30年刑。问他是否改过自新,瑞德还是跟之前一样的回答,已经改过自新。洗心革面,痛改前非,不会再危害社会,上帝为他做证。他的假释申请还是被驳回。

安迪送了瑞德一个口风琴,作为假释被驳回的一个礼物,借此安慰他。作为回礼,瑞德又送了安迪一副玛丽莲·梦露的海报,这幅海报比之前的更大一些。

安迪开始每周写两次信,终于,参议院拨款委员会决议,每年支付500美元给监狱,并且要求安迪不要再给他们写信了。安迪把储藏室改造成了一个很棒的监狱图书馆。

总统肯尼迪遇刺那一年,也是典狱长诺顿发展大计的一年,推广他著名的“外役”专案。所谓的外役指的是让监狱里的人能到外面去工作。他认为这不是一种放任,监狱受刑人会在妥善的监督下,到高墙之外的世界去从事各项公共职业,创造社会价值,也为社区提供服务,对于纳税群众而言,这是花了最少的代价就能达成的。

大量的监狱犯人出去工作,大量的金钱流入到诺顿的口袋中。每笔账后面都有安迪的参与,他负责给诺顿做这些黑账。经过安迪的手,这笔黑钱会被洗的很干净。到诺顿退休时,他会拥有百万的美元。安迪给一个叫做兰德尔·史蒂文斯的人做了一个户头,而这个人是个隐形又隐名的合伙人,他是洗钱的起点,万一出了差错,也只能追踪到他,而他只是一个不存在的,凭空捏造的人。

汤米在1965年来到肖申克监狱,因非法入室行窃被判两年监禁,安迪他们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自大又有活力的小伙子。汤米有妻子和孩子,他想要学习,考取高校文凭,找到了安迪求助。安迪从最基础的ABC开始教起。汤米很认真,安迪也很积极的帮助他,也许是为了打发时间,也许是教一个积极的人有成就感。

安迪的牢房里有着大量的石雕,他的墙上挂了很多海报。

汤米和瑞德聊天,汤米问安迪是犯了什么罪,到监狱里来,瑞德说安迪是谋杀,他之前是个银行家,但人不可貌相。他将妻子和高尔夫球教练两个人捉奸在床,将两个人全杀了。汤米脸色一变,他想起了什么,直勾勾的看向瑞德。

汤米对瑞德和安迪说,大约四年前,他在另外一个监狱服刑的时候,有个同住的室友,叫做埃尔默。埃尔默曾和他说过,他杀了一个高尔夫球教练以及和高尔夫球教练在一起的女人,而这个女人是个有夫之妇,女人的丈夫是一个厉害的银行家,银行家却成了他的替罪羊。

安迪听完马上找到了诺顿。诺顿说,他们从来没有听过这么荒谬的事情,而安迪居然信以为真。他和安迪说这是汤米听了他的事后想让他振作起来,所以撒的谎。安迪坚持汤米说的是真相,只要能找到埃尔默。就能让他的案子重审。但是显然诺顿不愿意帮他。双方争执,诺顿关了安迪一个月禁闭。

安迪关禁闭期间,汤米收到了高校文凭。诺顿找到了汤米。他给汤米点了一支烟,自己也抽了一支烟。他问汤米,汤米跟安迪说的事情是否属实,汤米表示千真万确,并且他愿意作证帮助安迪。诺顿扔掉手中的香烟,看向黑暗处,汤米顺着他的视线看向黑暗处,几声枪响之后,汤米倒下。

禁闭室的门终于被打开,诺顿告诉安迪,汤米想越狱,哈德利队长伤透了心,开枪杀了他,让安迪忘掉这件事,继续生活,好好为他工作。安迪表示他不干了,让诺顿找别人帮他做这些事情。诺顿表示,安迪必须继续帮他做事,否则他将生不如死。安迪沮丧的坐在监狱的高墙下,瑞德来到他身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不知道这代人受过的十九年的监狱生活对安迪来说意味着什么。安迪心里知道,他知道诺顿太多秘密了,诺顿不可能让他离开监狱的。

安迪表示,自己很倒霉,他没有杀人,却要坐牢。霉运到处有,总有人承受,而这次轮到他了。他问瑞德有没有想过有一天能出去。瑞德叹了口气,他说可能要等到有一天。他头发花白才可能出去。安迪告诉他,他出去的话会去一个叫锡瓦塔内霍的地方。

那是个位于太平洋中间的小地方,在墨西哥。墨西哥人说太平洋是没有回忆的地方。而他要在那里度过余生,温暖但是没有回忆的地方,他会在那里开一间小旅馆,就在沙滩边上,买一艘不值钱的旧船,翻新一下,然后载着旅馆里的住客出海钓鱼。安迪说,在那种地方,他需要一个有门路的人。他看向瑞德。瑞德说他可能不适合外面的生活,他的大半辈子都是在监狱里过的,他已经体制化了,就像老布那样。瑞德让安迪不要痴心妄想,他说墨西哥远在天边,而安迪在监狱,这就是现实。安迪说,墨西哥远在天边,而他却深陷监狱。他只有一个选择,要么忙着活,要么忙着死。他站起来,走出了几步,瑞德站起来,叫住安迪。

安迪回头跟瑞德说,如果能出去的话,请瑞德帮他一个忙。巴克斯顿附近有块干草地,有一块与众不同,那里有很长的石墙,北边的尽头有棵橡树。如果瑞德能出去,一定要找到那个地方,在墙角下面有一块尤为不同的石头,一块黑色的火山玻璃石,他想要给瑞德的东西,就埋在石头下面。瑞德问他是什么东西,安迪没有告诉他,说让他到时候自己去找。

瑞德的伙伴和他说,安迪向他要了一根将近两米长的绳子。

一切照旧,安迪帮诺顿做好一天的账目,看着诺顿打开保险箱。他将那些账目放进了保险箱,诺顿让安迪把他的鞋子擦得又黑又亮,之后离开。安迪被警卫带回牢房,在过道里他与瑞德眼神交汇,瑞德看着他。他的神情带着悲悯与祈求。当监狱开始熄灯,安迪从枕头下面拿出绳子。瑞德辗转难眠,他觉得这是他一生中最漫长的夜晚,窗外电闪雷鸣,他不知道,但是却害怕,害怕第二天会发生什么。白天还是来临了,囚犯点名的时候,瑞德看向安迪牢房的方向,没有人走出来。警卫大声叫着安迪的名字,让他出来,但是无人回应。警卫拿着棍子走到了安迪的牢房前面,打开了牢房的门。

诺顿打开鞋盒,看到一双脏兮兮的皮鞋,并没有被擦得又黑又亮,这不是他的鞋子,这双鞋子全是泥。他听到了监狱响起的警报声,抬起头,渐渐睁大了眼睛。他问警卫,安迪去了哪里,警卫也无法回答。他们看到昨晚的查房记录,里面还有安迪的名字,熄灯的时候他就在牢房里,所以早上也应该在,为什么一个晚上过去,这个人却不见了。诺顿大发雷霆,接着瑞德被带进来。他问瑞德,但瑞德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诺顿觉得荒谬,他拿起石头,疯狂砸向各个方向,有一块石头砸向女星的海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这幅海报。海报被砸出一个洞,诺顿将手伸进洞里,用手撕开海报,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海报后面是一条隧道。

1966年,安迪从肖申克监狱越狱了。监狱的警卫只找到了满是泥水的囚服,一块肥皂和一把很旧的石锤,一把几乎散了架的石锤。瑞德曾说用这把石锤要花600年才能挖出一条隧道,安迪只用了不到20年。

从安迪进监狱的那个时候,他就有了这个想法。在监狱里没事都要找点事来做做。安迪在夜里,在海报的遮掩下,在海报的后面挖隧道,挖下来的石头在放风的时候,被他带到操场上丢掉。账本也被他换走了。安迪看上去遵命行事,把鞋子擦的闪闪发亮。甚至连警卫都没有注意到他的鞋子。他换走了诺顿的鞋子。

逃狱的那天晚上,安迪坐在床上,看向海报,他掀开海报,从海报后面的隧道爬出来。爬出隧道以后,他沿着管道从二楼的牢房爬到一楼,他将所有重要的东西用袋子包好,挂在脚上。连老天也在帮他。外面电闪雷鸣,他跟着雷电声用石头砸破下水管道,雷电声掩盖了敲击声。砸破下水管之后,他在腥臭的下水管道里爬行,向着自由的方向爬了近500米。爬过了500米的下水管道,污水管流向河里,安迪也走向河里。他终于自由。

他一边跑一边脱掉自己的囚服。大雨拍在他脸上,他好像笑了,又好像哭了,他张开双臂,迎接自由。

第二天早上,一个之前本来不存在的人来到银行,他拥有各种证件,甚至连签名都分毫不差。银行工作人员热情地接待了他,他拿了一包东西,让银行工作人员帮他寄出,这份东西寄到了报社。这个人叫做史蒂文斯。史蒂文斯那天早上去了将近12家银行,加起来一共领走了诺顿37万美元。诺顿拿到了当天的报纸,上面写着“肖申克监狱,谋杀以及贪污”。听着外面警车的鸣笛声,诺顿打开保险柜,里面有一本圣经,他拿出来翻开,扉页上面写着:亲爱的典狱长,你说得对,救赎之道,就在其中。他继续翻看,这是一本被镂空的圣经,被镂空的部分是一个T字形,正好能放下一把石锤。霍顿拿起枪锁上了门,他把枪指向了自己的下颚,一声枪响之后,主的审判降临了。诺顿知道,如果他进了监狱,那就是进了地狱。

诺顿倒台之后,肖申克监狱换了一批管理人员。瑞德收到一张明信片,来自德克萨斯汉考克堡,就在边境附近,安迪就是从那里出境的。安迪爬过满是污水的下水道,终于奔向了自由,向着太平洋前进。

瑞德又来到相同的小房间,而这一次他没有再和之前说一样的话,因为他已经是个老人了,他已经不在意是否能出去。这一次假释申请通过了,瑞德终于走出了肖申克监狱。

瑞德出狱后。他跟老布一样,被安排在一样的宾馆,住在同一个房间,在同一个超市工作。他的身上有着老布的影子。他和超市的老板打报告,申请去上个厕所。超市老板告诉他,不必事事跟他报告,他要去厕所就去。瑞德很不习惯,而习惯是很可怕的东西。他也和老布产生一样的想法,再回去,回到监狱去。

他看着窗外发呆,忽然想起来他还有一个跟安迪的约定。他找到了安迪说的那个地方,那块黑色的石头,石头下埋着一个盒子,他打开盒子。盒子里面是一些现金,还有一封信,安迪邀请他和自己一起,让他去太平洋的小镇锡瓦塔内霍工作。他会摆好棋盘等着瑞德,他说美好的事物永不消逝。

瑞德违反了假释条例,他买了票,坐上了大巴车,开往太平洋方向的车。一个自由的人开始了漫长的旅程,伴随着未知的结局。阳光洒在沙滩上,太平洋的海水很蓝,安迪在渔船上,他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他转过头,看到瑞德向他走来。安迪站起身,跳下渔船,向瑞德走去。他们慢慢走近,给了彼此一个拥抱。这一刻,他们都是自由人,离开了肖申克监狱,救赎了彼此,安迪实现了他说过的所有的话。

世界上没有绝路,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如果已经坚持了很久,再坚持一下。安迪是光,救赎了自己,也救赎了瑞德。只要能靠近光,就会有无限的勇气。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tafan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fan8.com/38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