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自助行,香港游记(六)

(六)港九专线游我从九龙公园南门出来,沿着汉口路向维港走去。我准备先逛逛九龙码头、香港文化中心和香港太空博物馆。然后再沿着星光大道一路向东走,最后向北绕回酒店。可是,我在汉口路的南端却上了一辆观光巴士,因为太热、太累了。我想,花上39.5港币,在车里凉快凉快、休息休息也好呀。现在正是下午四点左右,暑热难耐,游兴全无,不如“走马观花”!巴士上的人不多,大家都戴着

(六)港九专线游

我从九龙公园南门出来,沿着汉口路向维港走去。我准备先逛逛九龙码头香港文化中心香港太空博物馆。然后再沿着星光大道一路向东走,最后向北绕回酒店。可是,我在汉口路的南端却上了一辆观光巴士,因为太热、太累了。我想,花上39.5港币,在车里凉快凉快、休息休息也好呀。现在正是下午四点左右,暑热难耐,游兴全无,不如“走马观花”!

巴士上的人不多,大家都戴着口罩,应该很安全。车辆向北出发,然后左拐上了快车道,经过红磡体育馆、九九火车站、香港科技大学,驰入过海隧道。

前不久,刚看了一部枪战片,一群国际恐怖份子劫持人质,威胁要炸毁这个隧道。香港警队在此千钧一发之际,与匪徒斗智斗勇,在作出重大牺牲后,终于挽救了这条隧道。

在经历了黑暴事件后,我对香港警队更加钦佩和尊重。在港这两天,只看到两次警察,一次是在弥敦道上遇见两名巡警,一次是在机场大楼遇到两名手持长枪的飞虎队队员。现在香港人心思定,气氛祥和,生意兴隆,街头警察稀有,正是“政通人和”的真实写照,让人感慨万千!

车辆出了隧道,在港岛的大街小巷上穿行。因为是周末,私家车并不算多。来到铜锣湾时代广场一带,只见人头攒动,到处都是逛街的行人,多是穿着光鲜亮丽的中青年。

疫情每天还环绕着每一个香港人,每天的新增感染者接近万人。但香港人巳经习惯了与病毒共存,口罩戴得严严实实,与我在美国看到的情况有很大的不同。说实话,在香港闷热潮湿的气候下,戴着厚厚的N95口罩在街上走,真有透不了气的感觉。但是,香港人越战越勇,已经不再躲在楼宇里被动避疫了,该干嘛干嘛。所有的饭馆都人满为患。只要扫码成功,就可以去到你想去的任何地方。

车辆一路驰过,经过中环,来到湾仔码头。我没有走长廊去往“城里”,而是留在了码头,一路向西,把所有的码头走到了,搞清楚了驰往各个离岛的码头布局。这些码头对香港人太重要了,有驰往对岸九龙的,有驰往澳门的,还有驰往各个离岛的。在许多港剧中,都有反映这些码头和离岛的故事。此时此刻,身处此地,对港剧中的故事有了更多的体会和认识。真是,“若要知道梨子的味道,就要亲口尝尝梨子。”诚哉斯言!

看看天色渐晚,我就买票乘坐驰往天星码头的小渡轮返回了九龙。又在星光大道上留连了近两个小时,欣赏日落时分的维港那繁忙与繁华胜景。

(七)出租车上的交谈

吃过晩饭,已近九点,我就推着行李出了酒店,打的前往机场。

司机是个1978年底从广东来到香港的人,我是在那时进入大学的。他与我有一段相同的成长经历和认识。大陆开放几十年来,他也北上投资做生意,在广东为“三来一补”的港资和内资、合资企业提供原材料,生意曾经非常红火、顺利。因为1997-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的冲击,他损失惨重,只好出清设备、物料,断臂求生,离场转行。近年孩子巳经成家立业,他转行来开出租车维生,年纪巳经65岁,到了可做可不做的年龄。

我们聊起了历时近两年的黑暴风波。他表示,这是美国煽动起来的动乱,就是要借香港的动乱来阻止中国的发展。

黑暴期间,人心惶惶,各业萧条,出租车生意大受影响,维生艰难。作为打工仔,最清楚普通香港人应该要什么。他说,民主是假的,英国统治时期从来没有给香港人民主,所有官员都是英国选派的。要移交政权了,就开始玩弄手段,鼓动香港人要争取民主权利。

我谈了这两天在街上对年轻人的观察与印象。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的表情没有表现出失落、沮丧、愤怒和痛苦。他们显得很放松、自信和快乐,并且对内地游客很有礼貌,热情有加。在这个和乐融融的环境中,我看见现在的香港还是我印象中的香港,我曾经喜爱的香港。

司机表示认同我的看法和感受。他说,年轻人在这次黑暴中上当受骗,就像红卫兵当年的情形一样。他说,国安法挽救了香港,香港不动乱,国际投资、贸易、游客才会再次来到香港,香港才能维持住金融贸易服务航运中心的地位。

我也谈了对黑暴份子鼓吹“港独”的看法。如果“港独”了,那么你就别想与内地再做生意了,也别指望可以喝上“东江水”了。他接过话头说,当年东江水没有引入时,香港楼宇分时段供水、限制用水,日常生活非常辛苦。

这一路聊得很畅快,时间不知不觉间就是过去了。很明显,内地与香港分不开,实施国安法大得人心,香港的明天会更好!

(八)机场一夜

进行航站楼,我按照乐乐提供的截图指引,推着行李车来到远离值机区域的边缘地带。一块告示牌提示內地旅客扫码进入,了解有关规定。原来这是要求下载检疫码的。看了该视频,反而糊凃了。因为乐乐之前巳经为我取得了检疫码,并把截图发给我了。

我想再确认一下,可是两位工作人员背身离开,好像没有听见似的。我见识到了香港的某些人的傲慢与冷漠。他们可能觉得告示牌和视频中巳经讲清楚了,无须再麻烦我了。实际上,正是他们的工作偷工减料,不在告示牌上多写一个字,才导致人们的困惑。不仅我如此,而且很多人都有此困惑,遭遇也完全相同。终于有一位愤怒的女士公开发声,要投诉香港机场检疫人员服务态度恶劣。

不得要领就算了,我自认为我有这个检疫码。于是,我找到一个安静的角落,穿上外套席地而睡。地上微凉,完全不用担心生病。我侧身向内睡了过去,一晃过了一个多钟头。我被越来越多的说话声吵醒,原来巳经快凌晨一点了,队伍排了近百米。我起身收拾,推车加入队列中。

经过各种证件检查,我来到检测点。一位女士用长长的棉签深深地捅入我的右鼻孔,非常难受。然后又换到左边,这次更狠更深,不仅疼痛,而且差点呕吐出来。这是我从未有过的经历。

没想到,鼻孔与咽喉靠得如此之近,捅鼻孔居然可以让人要呕吐。这种经历可能很少有人有过,或者医学文献、人体解剖学、五官科教科书上也未必会有这样的记录!我很痛苦愤怒,但我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不敢发声抗议抱怨,只有忍耐。如果我抗议了,谁知道她会不会在我的釆样中做些什么手脚。我只好忍气吞声,悻悻然推车离开了这个恐怖的地带。

来到值机区外的空处,寻找到一个偏僻的地方,照之前的做法,又屈身侧卧,很快就入睡了,因为现在是凌晨两点过了!

(九)最后的惊险一刻

七点刚过,我就前往旁边的G区的值机柜台办理登机手续。走到尽头,也没有发现出北京的值机台,倒是看见一块告示牌上写着要先填报健康申报表。又返回问了一下最前面的问询处,被告知国泰航空是在A、B两区。我赶紧住那边赶,走了约五分钟,来到B区。

先见到商务舱专区入口有一个国泰的女士,就询问她是否要先填报一个入境健康申报表。她说是的。可是之前乐乐并未告知我,我不知怎么申报。她告诉我先下载一个微信中的中国海关健康申报表APP,然后再填。

我赶忙上网找“中国海关”网页,还在查找该APP时,那个女士拿来了一张印有APP的二维码纸板。我就扫码进去,她手指一个栏目告诉我点开填表即可。我就进入填表,最后一项要扫描我的证件首页,可是却不成功。我就再试,还是不成功。我只好三番五次地试了又试,越来越绝望和焦急。

时间巳逼近八点。九点就要起飞,弄不好我就会误机了。再也不见之前那位娇小的女士了,真是求助无门,我的焦虑可想而知。我看见大厅另一边的头等舱值机区的工作人员很空闲,就赶紧去询问求助。一位女士一看,说你的时间不多了,要赶紧。她连忙告诉另一位男士,他马上安排我进入快速通道来到一个值机台。

值台的女士问明情况后,退出了原来登入的栏目,进入另一个栏目。这次,顺利搞定了!此时,行李超重,要补钱。我赶紧按要求补交完毕,向安检处冲去。还好,关关难过关关过。在开始登机之时,我赶到了!

这最后的惊险,让人不胜唏嘘。后来我在机上与相邻的人交流,才知道香港方面有发信息给每个人,要求填报申请表。因为我是委托携程全程代办,所以并未收到这封邮件,导致最后的亡羊补牢,手忙脚乱。

到京后,香港那边在微信群里问一路顺利否?我说就是最后时刻有一阵慌乱。他说顺利登机就好。然后,他希望我对他的工作给予评分,最好给5分。我没搭理他,经此惊险的最后一刻,我怎么可能给满分呢?

(09.20.2022)

香港自助行,香港游记(六)

香港自助行,香港游记(六)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tafan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fan8.com/36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