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通吃,青楼女子的故事

在历史的隽长画卷中,不但有无数文人名士、豪杰武将留下了一段段脍炙人口的事迹与演义,也有青楼的红颜上演过一幕幕令人浮想联翩的传奇故事,比如怒沉百宝箱的杜十娘、令吴三桂冲冠一怒的陈圆圆、致德国大帅瓦德西神魂颠倒的赛金花。这些风尘女流不但一个个有沉鱼落雁的容颜,更有他们那令无数封建时代男性沉迷的“三寸金莲”。远的不说,就说近代中国,在1900年代初的青岛“青楼”中,就曾有一位远近

在历史的隽长画卷中,不但有无数文人名士、豪杰武将留下了一段段脍炙人口的事迹与演义,也有青楼的红颜上演过一幕幕令人浮想联翩的传奇故事,比如怒沉百宝箱的杜十娘、令吴三桂冲冠一怒的陈圆圆、致德国大帅瓦德西神魂颠倒的赛金花

这些风尘女流不但一个个有沉鱼落雁的容颜,更有他们那令无数封建时代男性沉迷的“三寸金莲”。

远的不说,就说近代中国,在1900年代初的青岛青楼”中,就曾有一位远近闻名、兼美貌与“金莲”于一身的“翘楚”,人送绰号“于小脚”。有关她的故事,甚至在今天的青岛老一辈人仍能说起大概。

黑白通吃,青楼女子的故事

图1

不过,“传奇”却在解放后戛然而止,于小脚被枪毙了。

那么,“于小脚”有什么样的故事?

她又为何被人民政府处死了呢?

今天就让我们暂时回到旧青岛的烟花柳巷之中去寻找答案。

出道

1898年,德国借口“巨野教案”,逼着清府签订了《胶澳租界条约》,从而获得了在胶州湾和附近土地的开发特权。

但是,有了条约,德国人要修港口、修铁路也得需要劳动力,于是就开始大批招募劳工。

黑白通吃,青楼女子的故事

图2

当时正值清末,清政府腐败无能,民不聊生。胶州湾这块地方虽然归了德国人,但是最起码干活有工资,还管饭,逢年过节还有肉吃,比在家等死强多了,所以大批农民趋之若鹜,纷纷到胶州湾讨生活。在这些人中又以山东日照和江苏赣榆的年轻人居多。

在劳动力大军中,就有一个来自赣榆的于姓年轻汉子,不过和别人不一样的是他把自己的侄女一直带在身边。这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名叫于春汀(也有一说是“于文卿”,差异可能源于方言的口音问题),据说是个私生女。

在旧社会,本来就重男轻女,更何况是穷人家的私生女,这个叔叔能让侄女跟着自己过活,算是不错了,但也不排除这就是他自己的私生女。

每天在码头干活,老于就把于春汀带在身边,晚上则只能带着她一块和工友睡在大板房的通铺上。不过,随着于春汀年龄的增长,这种生活方式却是越来越不方便。

黑白通吃,青楼女子的故事

图3

彼时,像老于这样的码头工人,还有当地修路的工人,薪水还是不错的,吃喝住都是德国人管,工资基本都能存下。所以,这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在休息的时候就会出去“潇洒”一下,青楼肯定是必去的地方。

老于呢,就比较尴尬,不能把侄女单独留在大板房里,就只能带着一块去青楼,在他“潇洒”的时候,就把于春汀交给老鸨帮着照看一下。

跟老于相熟的老鸨也挺喜欢这个聪明伶俐、乖巧可人的小丫头,时不时地会让她帮忙给客人端茶送水,出去买点鲜花小吃什么的,偶尔还会给她点零花钱。时间久了,青楼的女子们也都喜欢上了她。

黑白通吃,青楼女子的故事

图4

而于春汀呢,过去满眼都是臭烘烘的大老爷们,这一到青楼,发现阿姨、姑姑们全都是干净利落、“青春靓丽”,女孩子的爱美本性一下子就被激发了,而且这些长辈对她也很照顾,她开始觉得“青楼是个好地方”!

悲哀,这就是旧社会最底层的女孩子的命,不是她们的觉悟有问题,一切都是被逼的,青楼再“烂”,也总比外边如草芥一样的生活强。

后来,老于干脆就把于春汀寄养在了青楼,于春汀也认喜欢她的老鸨当了干妈。

这个“干妈”对她还确实不错,一个是想给她找条活路,一个也是想培养出来“一棵摇钱树”,所以就找师傅开始教于春汀吹拉弹唱,还让她读书写字。几年后,于春汀不但出落得亭亭玉立,更是琴棋书画样样能拿得出手,活脱脱的一个才女,而且她的美貌和一个特殊“武器”远近闻名。

花魁

著名作家刘杰老师在他那套曾经入围过“茅盾文学奖”的、描述青岛开埠时期的大作《大商埠》中,就有一段对于春汀的描写。

黑白通吃,青楼女子的故事

图5

在这段描写中,于春汀半穿半披着一件薄如蝉翼的丝制外衣,里面的绿色内衣和洁白如玉的肌肤若隐若现。一根镶满钻石的簪子插在她精心梳理的秀发之中,把头发挽出一个俏皮的发髻。在她粉嫩的瓜子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格外妩媚,微微上翘的嘴角则带出摄人心魄的魅惑。

在描写中,还着重提到了于春汀的小脚,穿着一双紫色的棉质花靴,当她走起路来时,柳腰和圆臀都会随着身姿一起摇曳,即使是柳下惠再世,也会甘愿在她的石榴裙下作只风流鬼。

从这些民间留下来的描写中,足见于春汀在当时的青楼里绝对算是“翘楚”,而且她的“三寸金莲”也是远近闻名,因此还得了“于小脚”的外号。

黑白通吃,青楼女子的故事

图6

青岛著名的历史学家王铎老师小时候也听母亲跟朋友提起过于小脚,说“没人能有于小脚的皮肤那么白,就像玉一样,确是第一的美女”。而且,在解放前他见过于小脚的旧照片,据他的回忆,照片里的于小脚已成年,留着大波浪似的乌黑卷发,没有打扮得花枝招展,但穿了件黑色的外衣,非常摩登。

这里要插一句的是:以当今的眼光,女人缠足是封建糟粕,可在清末民初的时代,很多名流墨客对女人的小脚可是青睐有加,其迷恋程度都能超过“沉鱼落雁”的美貌。

旧社会的青楼女子也是分三六九等的,长得好看,在高级青楼只能算是入门条件,能歌善舞算是加分项,如果再能琴棋书画,那就是“顶流”的存在了,在青楼界被誉为“花魁”,也就是俗话里的“头牌”,于小脚就是这样的人物。

于小脚在当时都不是有钱就可以见到的,是需要预约的。预约单是一式两份,上面会写上预约的时间,双方的名头,一份留在青楼,一份客人拿着,到日子,双方凭条见面。这种预约单俗称就是“条子”,也指代于小脚这样的高级青楼女子。

黑白通吃,青楼女子的故事

图7

而且,有这种预约服务的青楼在当时价格都是不菲,著名作家郁达夫先生曾在《青岛日记》里有过记述:买个“门票”、也叫“打茶围”就要10块大洋;遇到自己喜欢的姑娘,叫来喝个“花酒”就要20块大洋;如果“落水”,也就是住宿,则要再加20块大洋。

于小脚的叔叔老于在当时每个月的薪水才2块大洋,半年赚的钱也刚够买张这样青楼的门票。

郁达夫先生所说的高级青楼就在青岛西部的“平康二里”,而于小脚所在的青楼则是在当时赫赫有名的“平康五里”,而且,她在当时可不是随意露面的,即便是达官贵人也只是有可能会预约得到她。

凭这些身份显赫的客人,于小脚的身价也是水涨船高,最后跟“拍卖”一样,谁的官大,谁出的钱多,才能见上她一面。

黑白通吃,青楼女子的故事

图8(平康五里旧址)

而随着“朋友圈”的“含金量”越来越高,于小脚除了身价,在当地的社会地位也越来越高,这是怎么办到的呢?

老鸨

《水浒》里有个青楼“头牌”叫李师师,宋江见她都需要预约,而且见到时,还会毕恭毕敬。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她的大客户是宋徽宗

李师师是杜撰的,可于小脚是现实存在过的。

于小脚能熬到“头牌”不光凭借“色艺双全”,更是凭借她察言观色,长袖善舞的为人之术,对不同的客人都可以完美地投其所好。

能预约到她的人也不是普通的泛泛之辈,不管是出于对她的欣赏,还是出于虚荣心的驱使,多少都会对她照顾有加,于是,于小脚手里的“资源”也就越来越丰厚,“枕边风”的能力也就越来越强。久而久之,求她办事的人也就越来越多。

黑白通吃,青楼女子的故事

图9

对她不错的老鸨死了之后,就把青楼的产业交给了她,但20几岁的于小脚已经不满足于此,彼时,她已经脚踩“黑白”两道,称霸中山路一带,不管是达官显贵,商界名流,还是帮会大佬都已经成为她的座上宾客。不管是谁,都得给她几分薄面,外地来的,都要到她这拜拜码头才行。

如果不拜码头,会有什么后果呢?

王铎老师曾经说过一个故事,可以从中略知一二。

民国初期,有个天津的警察局长来青岛公干,在中山路玩了一圈以后就直接去一个澡堂子洗澡。

澡堂子的老板恭恭敬敬地提醒他:“您一定注意点身上的贵重物品呀,这一带小偷多,不行您就存在柜台上。”

黑白通吃,青楼女子的故事

图10

可警察局长觉得凭自己的身份,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就没拿老板的话当回事。把衣服、包和枪往墙上一挂,就进了池子。他的两个保镖则留在外边看着东西。

等他泡美了,出池子以后,到了外边一看,东西都没了!局长气得就质问那两个保镖怎么回事。

两个保镖也傻眼了,就说刚才来了一个人送吃的,他们以为是澡堂子白给的,就坐那吃了一顿。结果还没吃完,警察军长就出来了,东西也没了。

他们一嚷嚷,把澡堂子老板给惊动了,过来一问才知道怎么回事,就跟警察局长说:“您这东西能找回来,从这出门200米外的平康五里有个青楼,里面的老板叫于小脚,您找她帮忙,东西一准能给您找回来。”

黑白通吃,青楼女子的故事

图11

警察局长一听才明白,这是人家给下的套,虽然生气,但是一寻思强龙不压地头蛇,别自己找不痛快,就让保镖买了点的礼品去于小脚那拜码头。

结果,傍晚的时候,东西就全给他送回来了。

其实,有警察局长这样遭遇的人不在少数,只要没拜码头,于小脚就会跟他们开个“小玩笑”。不过,于小脚确实也是风姿绰约,这些丢了东西的达官商贾见到她以后,一般都会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一肚子火早就没了,还油然而生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势力大了,就会有对头,于小脚也一样,但是她外出的时候,往往只是孤身一人。这倒不是因为她胆子大。

她的安保团队其实非常庞大,不过人多了树大招风,狡猾的于小脚就让他们都化妆成拉车的、开汽车的、路人甲、路人乙,在她外出的沿途严密地保护她。

很多次,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对头派来的打手或者刺客,都不知道她是怎么脱身而走的。

总之,这个女子不简单。

在旧社会,于小脚这样的女人如果想安身立命,拉帮结派也算不上什么罪无可恕的事情。但日本侵华的时候,她却当了汉奸,投靠了日本人!她势力范围之内的青楼全成了日寇的娱乐场所,其他伤天害理的事情她也没少助纣为虐。

但是,天狂有雨,人狂有祸。

镇压

解放后,于小脚知道自己罪大恶极,所以就开始东躲西藏。有一次,她偷着摸回自己在四川二路的住所,被附近群众发现并报告给派出所。

当时抓捕她的是一位姓邵的所长。

据邵老回忆,他当时带着两个警察半夜赶到于小脚的家里,从床上直接把她给抓住的,而且从她裤腰带里还搜出来很多金戒指。

在搜查她住处的时候,有个给她当佣人的小丫头向警察同志暗示了一下一个破花盆,结果,在里面又搜出来好多金元宝

不久以后,青岛市开了反动分子的万人公审大会。

黑白通吃,青楼女子的故事

开公审大会的体育场

于小脚让警察同志犯难了,是怎么回事呢?

她那个“三寸金莲”太小了,脚镣待不住!警察同志只能用绳子把她两个脚腕子给栓了起来。在场的很多群众都是第一次看见这个名震一时,作恶多端的一代青楼“头牌”,不过此时的于小脚早就没有了往日的风采,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

经过公审,于小脚被判处死刑,刑场就在青岛芙蓉山的一处山坡,很多群众围观了这个青岛“名妓”的罪恶下场。

于小脚本来有着让人同情的童年往事,但她长大后却选择成为了曾经压迫自己的那个阶级,成为了人民的敌人,所以,她的下场不是可悲,而是罪有应得!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tafan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fan8.com/33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