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百块,你是如何成为一个“看场子”的人的?

初中就成了学校的大姐大青春期,正是每个人最为叛逆的时候,由于爸妈在家里不止一次发动着大规模战争,原本乖巧的我,也变得冷漠叛逆起来。我不再用心学习,成天想着怎么溜出去和同学玩乐,好躲开家里的刀光剑影。女生们到了这个年龄,通常家里都会管得很严,生怕出什么状况,所以,陪我玩的就只能是男生了。我经常和他们定点去一家网吧,打打游戏,到各种网游里

千百块,你是如何成为一个“看场子”的人的?

初中就成了学校的大姐大

青春期,正是每个人最为叛逆的时候,由于爸妈在家里不止一次发动着大规模战争,原本乖巧的我,也变得冷漠叛逆起来。

我不再用心学习,成天想着怎么溜出去和同学玩乐,好躲开家里的刀光剑影。

女生们到了这个年龄,通常家里都会管得很严,生怕出什么状况,所以,陪我玩的就只能是男生了。

我经常和他们定点去一家网吧,打打游戏,到各种网游里转转。

我玩的不怎么样,游戏也只是浅玩辄止,可是每次只要我一开口,大家听到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还是会对我竖起大姆指,处处照顾。

也只有在这样虚拟的世界里,我才感觉自己像个公主。

来得久了,我渐渐发现,这家网吧也有另一群人常年定点在这里。

据说都是在社会上混的。因为其中某人是老板的亲戚,所以就过来免费上网,顺带看看场子

当时我觉得很好笑,感觉开网吧也需要人看场子,太匪夷所思。

直到后来我真正的加入了他们才明白,原来我们一直在这里安然悠闲地上着网,还真是亏了这些“看场子”的。

因为如果一家网吧没有黑势力做后盾,隔三差五就会有小混混来网吧恐吓客人们,逼他们给点烟钱。

要的钱虽然不多,但客人都知道这些人惹不起,多半是不再来了。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每次我一坐下,有个男孩子就会坐到我边上的电脑上,开始和我搭讪。

并且,这里的人好像都很怕他似的,无论是谁,只要他提出要换座,都忙不迭地赶紧让他。

我知道他就是那些“看场子”的人当中的一个,因为好奇,我也并没有不搭理他,不久就很熟了。

他拍着胸脯说,以后我就是他妹妹了,以后要是有谁敢欺负我,让我报他牙仔的名字。

我听他这么说,差点没笑出声来,心想这可真像是在拍电视。

不过继续接触,我发现自己真的得到了不少好处。

本来我需要时不时偷偷从爸妈口袋里摸点钱,才能维持每天的网费,认识他之后,老板再也不肯收我上网费了,而且好位置都是由着我挑。

在学校里,那些本来有些充大姐的女生也突然间对我亲热起来,不管以前认识不认识,偶尔遇见也会点点头,笑一笑。

我才知道,我认的这个“哥哥”——其实是小混混里一个比较厉害的角色。

有了这样一种优越感,我和他也越走越近了。

说实话,我很喜欢这种狐假虎威的感觉。

当时我并不懂得什么叫爱情,只是隐隐觉得,和他混在一起很过瘾。

不久之后,我们公然牵了手。

再之后,每天中午和晚上放学,他都会在学校门口带着一大帮小弟来接我,见我出来,摩托向我身前一横,我坐上去抱住他,在小弟们的口哨声中扬长而去。

在某个我又溜出来玩的晚上,他带我去他家,要了我的身子。

其实我本来没有想过会这样,我并不知道,像我这个年龄的恋爱,也是需要付出身体的。

可是当发生了,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干脆就任由自己当了个所谓的大嫂。

由于我和牙仔的关系,我成了学校里的新一任“大姐大”,不久,我也学会了欺负女同学。

我常常会带着一批也在外面“混”的女生,在校园里左逛右逛的,看谁不顺眼,就拉过来训几句,有时候还会赏她们几个耳瓜子,以示警告。

牙仔的兄弟们如果看上了哪个女生,又追不上手,也会由我来出面,好好调教调教。

渐渐地,学校的女生们看我的眼神都变了,几分恐惧,几分敬畏。

我很喜欢这种感觉。虽然家庭不温馨,成绩很糟糕,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上学,因为在这里,我是公主,甚至是女王。

爸妈对我的事也知道一点,可是我已经成了一个打不怕骂不怕的百炼金刚,他们拿我也没办法。

临近中考,他们深知以我的成绩考上高中或者一般的中专都没有可能,所以托人把我安排到了一个艺术中专里,因为艺术类的学校文化课分数线低一些,专业课的评分标准又比较抽象,所以只要有人,还是容易进的。

我不会唱歌,不会跳舞,只好选择了表演系,好在我是北方人,普通话比较标准,相貌也还算过得去,所以大家也没看出来我是靠关系进来的。

爸妈当初的意思是,赶紧把我送出去,不能再任由我这里的不良青年混下去。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我这一走,却似飞出牢笼的小鸟,彻底地挣脱了束缚。

沦落异地,窘境中我靠暴露视频赚钱

因为我是“混”过来的,所以对自己的同类有了一种敏锐的嗅觉,虽然换了新环境,但我很快就又交了一个社会上混着的男朋友。

他给我零花钱,给我买衣服,给我性高潮,我感觉生活很美好。

可是好景不常,没几个月,他因为一次打群架没把握好分寸伤了人命,被抓了起来。

我想我对他其实也没什么很深的感情,就像我和牙仔,我离开后不久,听说他又在学校重新找了个女朋友,把她捧为了大姐大。

也许这就是混混们的爱情吧,聚则相爱,散则相忘于江湖。

所以当另一个混混开始追我,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因为我需要一个可以提供我以前生活的男人。

父母给的钱,是只能够吃饭的,像我日常的网费、烟费、化妆品的费用,没有一个男人的支撑,是远远不够的。

可是和他在一起不久,我却居然发现我并不是他唯一的女朋友,这让我很气愤。

以前的牙仔和监狱里的那一个,虽然也同样是混混,但至少还知道什么叫忠诚,一段时间内只会有一个女人。

可是这一位,却利用了太妹们对混混们的亲近心态,如鱼得水地大占便宜。

我想和他分手,可是又离不开他的经济支持,所以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继续着。

我想,既然他对我不忠,我也没有必要为他约束自己了,我报复似地和他的朋友们乱搞,到处给他戴绿帽子。

然而纸包不住火,他终于知道了,很生气地把我给甩了。

没办法,我只好和别的混混们保持着联系,混一点零花钱。

可是我能看明白,他们对我都不是真心的,甚至还有几个一心想介绍我去坐台,想让我赚皮肉钱供他们花费。

这样的一些男人,又能给我多少钱花?

所以我的生活一度陷入了窘境。

坐台我是不愿意的,感觉太危险了。

被抓是一方面,就算有人罩着不会被抓,万一染上了什么病也是一辈子的苦。

后来有人推荐我去做网络脱女,告诉我这样就不会染病了,我才有了一点心思。

当然,我并没有一口答应。

因为我对这类新奇事物还有些心怀警惕,所以他们先按排我去了那家网站当编辑,一个月给个千百块的报酬。

我的工作很简单,就是去他们按排的一家能免费上网的网吧,四处搜寻黄色小说,编辑到网站,再把网站那里视频宝贝们新录的视频片段更新到首页,好吸引点击率。

随着我对网站的熟悉,我才发现,网络脱女真的有钱可赚。

那些视频宝贝们的收入都非常高,一个月几千上万是常事,而且还不需要和人面对面的发生性关系,身体的安全也有了保障。

我动心了,加入了她们的阵营。

我开始在视频里放纵,有时候还会应客人的要求跳一跳脱衣舞。

我没认真学过舞蹈,不过表演专业里有舞蹈课,我就随便拿几个动作来应付一下就可以了,反正客人们想看的也不是优雅的舞姿。

有些客人觉得我很性感,视频已经不能满足他们,愿意开高价和我线下见面。只要他们做好安全措施,我都会欣然同意。

可是一个月下来,除掉我和客人私下见面赚的钱,如果只算网站的收入,我发现居然只有四五千块,和排行榜上的那些视频宝贝们相差甚远。

我不明白,我的视频点击率已经很高了,为什么报酬却这么少?

后来网站的负责人告诉我,原来那些宝贝们并不光是自己在脱,还会介绍别的宝贝来。

被介绍进来的宝贝在前半年里所有的收益,介绍人都可以得到额外的百分之十的提成。

如果每个宝贝每个月赚五千块,有十个宝贝,那么就多赚了五千块钱。

有些人缘好的宝贝,甚至自己根本不用脱,光拿提成就能上排行榜。

我动了心,我想如果当介绍人也可以拿钱的话,我身处艺术学,不等于是身处一个巨大宝藏的中心位置?

这里是艺术中专,里面的女生只要愿意入驻网站,我很有信心她们都有走红的机会。

想着我以后会有滚滚财缘,我作梦都能笑醒。

– 未完待续-

作者 | 耶马

编辑 | 小美

主编 | 澈言

监制 | 水格

每日分享好看的美文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tafan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fan8.com/3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