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分期,微耽“男人说白了,总觉得野花比家花香”

01小鱼听完秦雪说的话,也在心里暗暗为黄太鸣不平。虽然小鱼并不赞成黄太的隐忍和委屈求全,但她知晓就算不理解与共情,也不要随意去批判别人的人生。正所谓:“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千万不要对任何人和事去指点江山,因为你只简单地看到了最后的结果

时光分期,微耽“男人说白了,总觉得野花比家花香”

01

小鱼听完秦雪说的话,也在心里暗暗为黄太鸣不平。

虽然小鱼并不赞成黄太的隐忍和委屈求全,但她知晓就算不理解与共情,也不要随意去批判别人的人生

正所谓:“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千万不要对任何人和事去指点江山,因为你只简单地看到了最后的结果,而没有参与她用苦难在做修行的过程。

秦雪回忆说:“反正那顿饭我是吃得没滋没味,黄太还在餐桌上强装笑颜地调节气氛,尽量让每个人都开心。”

“我就是在那一刻,开始心疼黄太。如果说之前对黄太是感激之情和知遇之恩,我当时是第一次对人动了怜爱之心。”

“而我这一生,能让我动怜爱之心的人太少。”

小鱼一听这话立马来了兴趣,在她眼中秦雪是位和蔼可亲的大姐姐。而且见秦雪对家里的保姆阿姨都这么上心,应该是一位很善良的人吧。

于是女孩好奇地问道:“秦姐,让你动怜爱之心的人大概有几个?”

秦雪看看小鱼没说话,她刚才就已经在心里回想之后默默算了算。

不多不少,正好二个人。

一个是黄太,一个就是眼前的女孩。

不过秦雪从来就不爱在人前提恩典,笑而不语的她故意转移话题道:“我前半辈子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一时半会你让我这个老人家全给你想起来,你是想累死我啊?”

“没、没,我可没这个意思。我就单纯觉得你是好人,应该帮助过很多人。”

02

“小丫头,你这是在拍我马屁吗?”

“没有。”

“我不跟你贫了,后来那天分别时我本来还想宽慰黄太几句。没想到她送我出门时还先安慰我,让我先放宽心好好工作。说是过段时间有了好的职位,再把我调到其他部门去。”

秦姐,黄太真是个好人。她明明已经这么难,还在惦记着身边的人。我就不理解了,黄总为什么放着这么好的老婆不要,非要去外边沾花惹草?”

秦雪冷笑一下说:“男人说白了,总觉得野花比家花香。”

小鱼听到这话,无奈地摇摇头。

秦雪继续说:“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谁知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杰西卡把我叫到办公室。她盛气凌人地问我——昨天中秋节去黄太家吃饭香吗?”

“秦姐,杰西卡是故意的吧?”

“谁说不是了,当时的她恨不得把和黄总的关系昭告到无人不知才好。可惜呀,她越是这样只会让自己以后的路越走越窄。”

“为什么啊?”

“当一个女人身上在婚姻的形式以外,被打上某个男人的标签之后,她是不是就等于孤注一掷把自己所有的希望,全寄托在了这个男人身上?”

“嗯,是的。”

“那万一男人,中途变卦怎么办?”

“小鱼、人一旦对某样东西有了执念。或者是被逼入绝境,就会变得失去理智。一个女人如果这样,你觉得她在男人的眼里还会有魅力可言吗?”

“男人都是喜新厌旧,得不到的才是香的。”

03

对于秦雪这番对男人的看法,在“情”字方面还没开窍的小鱼显然一知半解。

“秦姐,那你当时是怎么回杰西卡的啊?”

“我当时什么都没说,只是沉默以对。对付高傲的人,沉默才是最高级的回复。”

“杰西卡似乎意犹未尽,继续以胜利者的姿态在我面前炫耀。如果说之前因为公事她对我刁难,我还能忍受。”

“现在真相被揭穿了之后,她这种做派只会让我更加地看轻她。人呀、一般都是缺什么,就会拼命炫耀什么。”

“就在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杰西卡和黄总的关系,也许并不如外人看到的那么亲密。”

秦雪继续说:“于是我就选择老老实实地回答——黄太是位很贤惠能干的人,尤其是烧菜的手艺很好,我吃得非常地开心。”

“杰西卡脸色一沉,一语双关——你这么欣赏黄太,那还来我这里屈才干嘛?”

“我起初以为是杰西卡不爽我说话的态度,就把自己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来这里工作的事情,当着所有同事的面大声说了出来。”

“人?弯腰的时间久了,只会让人习惯你的低姿态——我不想?继续?在?杰西卡?面前?夹着?尾巴?做人?。”

“杰西卡第一次见我如此强势就没再说什么,她只是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我。最后她拍了拍我的肩膀,踩着高跟鞋掉头就走。直到快进办公室门才回头隔空用唇语对我说了一句话。”

“秦姐,杰西卡她说了什么?”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

“你这么多年一直没机会去问过她吗?”

“不知为何,我对杰西卡有种天然的抵触。我总感觉自己在某种方面与她格格不入。当时不明白,后来我终于知道原因。”

“人之人之间的相处,真的讲究气场。”

对此,小鱼没这么感觉。

因为她长这么大,从来都只有被人选择的份。

仅仅只是做到不让人讨厌,她都已经拼尽全力。

04

秦雪想了想说:“奇怪的是,那天之后杰西卡倒是没怎么再为难我。可我还没来得及开心,命运又来找我开玩笑。”

“秦姐,发生什么事了?”

秦雪回道:“我之前和你提过,我每个月需要分期付款给我的前公婆,用来偿还我留学期间的费用。”

“对的。”

“那天我上班上到一半,突然接到我前婆婆的电话。她一般没事不会轻易和我打电话,所以一看到来电显示我就开始莫名地紧张。”

“她那天中午特意来我公司附近找我吃饭。我前婆婆是位养尊处优很多年的女人,一直都注重保养,为人也讲究精致优雅。”

“她在同龄人中,绝对属于很出挑的那种。”

“可那天为了表示尊敬,特意提早下班的我在饭店左顾右盼,愣是没看见她的身影。就在我迟疑她是不是爽约了,正准备拿起手机给她打电话时才发现有人轻轻拍了我的手臂。”

“我回头一看,差点儿吓一跳。”

“秦姐,怎么了?你婆婆老了很多?”

“一个人老几岁那是正常现象,不至于让我那么吃惊。我前婆婆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完全就像变了一个人。”

“不仅仅是外貌,而是整个人的神态气质和以前完全不同。穿着普普通通的她,看上去和马路上那些和她年纪相仿的老太太已经没什么二样不说,最重要的是人变得特别地憔悴不堪。”

“脸还是那张脸,但五官全仇大苦深地耷拉了下来。尤其是深深垂下来的眼角,让她的脸瞬间给人一种凄苦的悲凉之感。”

时光分期,微耽“男人说白了,总觉得野花比家花香”

05

“我看到她,立马心里一缩。然后就连忙站起身来拉开椅子,招呼她入座。我虚扶了她一把,透过空空荡荡的袖子,发现她清减了不少。”

“以前的她是属于那种珠圆玉润的身形,那天看上去虽然不至于骨瘦如柴,但和之前相比就像换了一个人。”

“秦姐,你前婆婆是不是生病了?”

“我一开始也以为是这样,一边等菜一边喝茶的时候。我就婉转地问候她,最近身体如何?”

“她估计也从我看她的眼神里,体会到了异样的感觉。她幽幽地叹了口气,解释说自己看上去形容枯槁不是?因为?身体?的?原因?。”

“然后她就开始问我最近工作的情况,还有我爸妈的身体等等。她絮絮叨叨地说了无关紧要的话题,直到菜吃了一半我也没弄清楚她突然约我吃饭的原因。”

“我隐隐觉得不安,于是我就直接了当主动开口问她,请问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她听后用左右为难的语气轻轻地说——小秦、要是你手头宽裕的话,能不能把剩下的那些费用一次性转给我。我今天就是想来找你商量这件事,实在是不好意思。”

“说完,她把头刻意地低到很深。深到我都无法看清她脸上的表情,我第一反应就是这位老妇人,她想借此掩饰自己的尴尬。”

“可是,我也觉得很为难啊?”

06

“小鱼,你知道我当时生活过得也非常拮据。不仅要偿还留学费用,还要支付房租等开销。”

“我逢年过节还需要适当给点过节费孝敬我爸妈,还有我报了几个学习的课程。零零碎碎的开销加起来,我每个月的工资基本上就所剩无几。”

“面对这个突然提出的要求,我下意识地只能拒绝。理由很简单,那就是我手上没这笔费用。”

“不过我想到,我前婆婆家境富裕。而且她为人极要面子,如果不发现什么天崩地裂的大事,她断然不会来做这种掉身价的事情。”

“当初她可是说过,这点小钱你也要分期?如今她就为了这点小钱,主动过来催债。”

“我前婆婆一听到我拒绝,她的肩膀就颤动了一下。不过她始终没有抬头与我正视,我无法透过她的眼神探索她内心发生了什么?”

“其实,当时我心里是犹豫过的。”

小鱼不解地问:“秦姐,你犹豫什么?”

“我在犹豫要不要问她原因。因为当时的我其实有两种选择;一种就是拒绝之后马上礼貌地告辞离开。毕竟离婚补充协议上面白纸黑字地写得很清楚,我只需要每月分期还款。”

“而我看面前老妇人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猜测在她身上发生的变故肯定不小。一旦我问了,很有可能就很难再做到置身事外。”

“所以世间上那些活得清醒的人,内心肯定都有凉薄的一面。”

08

小鱼呵呵一笑,说:“秦姐,你想表达的意思是自私吧?”

“不、不,不是自私。自私的人是会为了利益而去伤害别人,而凉薄之人只会选择明哲保身。”

“这二者之前,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所以,秦姐你是哪一种?”

秦雪淡然一笑说:“我虽然犹豫,但我还是选择礼貌离开。只是没想到,我话刚说出口。”

“我前婆婆听说我要走,立马就神情激动地抓住我的手。我这才注意到,她变得瘦骨嶙峋的?手?上?不知?何时?爬?上?了深?褐色?的?老年斑?,还有?那些?暴?起?的?青筋?。”

“她终于抬起头与我正视,我发现她浑浊的眼神里再也没了昔日的那些光芒。她的嘴唇在微微颤抖,似乎在做最后的犹豫。”

“我没说话,在等她开口。”

“过了大概快一分钟的时间,她才泪眼婆娑给我说——小秦、我知道让你为难。不过如果不是遇到困难,阿姨我这么大年纪的人也不会不知轻重来找你开这个口。”

“我前婆婆一边抹眼泪,一边委屈地说年前我前公公生大病住进医院。因为他人不在,我前夫这个被临时拉来唯以重用的人,对公司经营决策产生失误。”

“不仅资金链断裂,还拖欠好多供应商的货款。现在那些人天天堵在公司、家里,举着大红字的牌子要债。”

08

“我前婆婆哭诉道,这下别说面子,就是里子他们家都彻底丢光了。那些街坊邻居们,天天就蹲在家门口肆无忌惮地看他们的笑话。”

秦雪说到这,苦笑着说:“其实他们家会有如此局面,我一早就和你提过在我的意料之中。”

“秦姐,我记得你是说过。你说因为他们是家族式经验模式,对吗?”

“对、这点黄太就非常明智。她做生意从来不用人唯亲,她的工厂基本上就没有自家亲戚在。偶尔一两个,还在不痛不痒的职位上呆在。”

“我前夫家的公司,据说不管是财务还是采购都是我公公那边的亲戚在把控着。我试探着稍微问了一下,果不其然就是这二个部门出了问题,从而导致危机的产生。”

“我前夫这人不坏,但是从小安逸日子过久了。一点事业心都没有,这些年都是在父母的羽翼下拿份闲工资过富贵日子。”

“小鱼、你说这样娇生惯养的公子哥,怎么玩得过那些在公司盘踞了十几年的老手。他估计就算被人家卖了,说不定还在帮人家数钱。”

秦雪说到这摇摇头,轻轻一声叹息。

秦雪接着说:“虽然事情在我的意料之中,可当时的我也无能为力呀。我只好如实相告,谁知我前婆婆仿佛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开始和我哭诉。”

“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她家小孙子还在喝奶、大孙子刚学会走路,儿媳妇每天只知道抱着孩子在家里哭………”

小鱼听到这,也深深叹了一口气。

果然老祖宗说:“富不过三代,创业容易守业难。”

这话果然是经过数千年的淬炼,而形成的至理名言。

09

秦雪这个当事人心中的想法,却又是另外一番滋味。她有些后怕地想:“如果当初的那个我对命运选择妥协,那今时今日的我会是什么样子?”

秦雪唯一能肯定的是,如今的她庆幸自己当初的坚决与义无反顾。

小鱼有些担忧地问:“秦姐,那你后来怎么处理的呀?”

“小丫头,我能怎么处理?虽然我前婆婆还在不依不饶,她始终不肯相信在她眼里优秀的我会无计可施。”

“最后两个人在饭店推推拉拉半天,我前婆婆见我没有松口的意思。她有些不开心地就提起了一些前尘往事,原来我当初结婚时我爸妈还背着我私下收了20万的聘礼。”

“我前婆婆说,聘礼我都没提。毕竟你也是清清白白的小姑娘,明媒正娶嫁到我们家。不管我们家再怎么落魄,这点做人的道理总归还是懂得。”

“我现在也不求别的,只是求你帮忙想办法凑齐应该还给我们的钱。而且还是在我们家这么难的时候,家里还有一个病人躺在医院。”

“你别忘了,当初我们是怎么对你的?就算最后走到离婚,那也是你一意孤行不肯生孩子。这年头,哪个女人结婚不生孩子的?”

“说到底,离婚最大的责任还是在你身上。”

小鱼听到这番言论后,不得不感叹原来真得有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时候。

10

小鱼用无比同情的目光看着秦雪,然后说:“秦姐,你在那样的局面下肯定特别的无奈吧?”

秦雪回忆了一下说:“不是无奈,我感到屈辱和背叛。但是我又不能找任何一个人发火,因为每个人在道德层面上来说都没错。”

“小鱼、你说我爸妈辛苦养育我一场,收20万的聘礼算过分吗?我前公婆遇到困境,想提前收回自己本应该得的欠款有问题吗?”

“往深了讲,每个人都没错。错就错在我的无能为力,如果我再优秀一点所有的问题就都能迎刃而解。”

“最后我只能答应前婆婆的请求,然后在众多旁观者的注视下落荒而逃。”

“秦姐,你答应下来怎么办?”

“我下班之后,就坐地铁去了我爸妈家。我想着既然有我未知的聘礼存在,我暂时去找他们借用一下应该没有问题。”

“我到了爸妈家待我说明来意,在我再三声明是借,并且愿意写借条付利息的情况下他们还是以沉默来回答我。”

小鱼在脑海中瞬间勾画出一幅画面,明明是最亲的人坐在一起,空气中只有死一般的静寂。

“秦姐,你伤心吗?”

“伤心倒不至于,更多的是悲戚。站在父母的角度,我也能理解他们。毕竟他们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想把现金捂在手里养老也无可厚非。只是我认清了一个事实,将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是没有退路、没有依靠的女人。”

“就在那天晚上,我一个人落寞地回到出租房。夜很深沉,我的心也如坠深渊。”

“就在我陷入低谷之中久久不能释怀的时候,突然黄太的电话响了起来。”

(未完待续!)

时光分期,微耽“男人说白了,总觉得野花比家花香”


朋友们好,我是生活在魔都的70后中年宝妈。谢谢来看我的叨叨念念,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必删。喜欢请在今日头条@怡然心绘在魔都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tafan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fan8.com/32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