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薪,送气工的故事

2016年武汉乡亲聚会留下这张照片。一张照片的信息含量可以有多大?如果我告诉你,一张照片可以浓缩一个村庄的行业密码,你可能有些不信。2016年中秋节前,辗转回到家乡省城武汉,提前向村里人报告行程,曾经同居一屋的两兄弟请我去

花薪,送气工的故事

2016年武汉乡亲聚会留下这张照片。

一张照片的信息含量可以有多大?

如果我告诉你,一张照片可以浓缩一个村庄的行业密码,你可能有些不信。

2016年中秋节前,辗转回到家乡省城武汉,提前向村里人报告行程,曾经同居一屋的两兄弟请我去他们的饭馆小聚,他们请村里人作陪。

当晚,乡亲陆陆续续聚齐了,除我之外,还有9个人。

9个人中,除了开饭馆的两兄弟、一个公职人员和一个在汉正街守店的人,另外5位都是送气工。

送气工大多骑着电动车和摩托车来,车上驮着煤气瓶。聚会未散,送气工陆续被客户召唤走了,留给我一个个仓惶的背影。

当晚,我的镜头里留下这张照片,9个人举杯相庆。

其时,送气工是一个相对优越的职业,亦工亦商,多租一个小店,从合作气站充了气,分送到千家万户,一个月送1000瓶左右家用气,能有一两万元收入,年收入约在20万元,比打工强了不少,是多数乡亲青睐的职业。只是,这个职业最忙碌的时点是吃饭时间和宵夜时间,奔走在万家灯火里。

那次聚会,说起送气业,送气工多有怨言,抱怨食无定时,工作劳碌,还要跟气站博弈。我当面劝他们,放弃这份营生,找一份安稳的职业,他们有些茫然地问我,能帮忙找到安稳的职业吗?

花薪,送气工的故事

送气工

离开他们的日子,时时关注他们的职业动向,先是两兄弟的饭馆很快关门,他们换了地点另起炉灶;汉正街守店的乡亲跟亲戚合开了小超市,经常深夜报告来客喜讯。

随后,听闻当地乃至全国送气行业上下游博弈加剧,主要是气站抱团,侵蚀送气工利润空间,甚至送一瓶气只赚几元钱,行业利润折半。行业博弈的大背景是,随着城市更新改造加速,用瓶装气的城中村和城郊不断减少,行业承载不了那么多送气工的行业梦。

最近跟乡亲联系,了解这些乡亲的职业动向,发现送气工呈逃离态势,在不同行业间辗转,并不稳定。

一位乡亲把送气点转了,开了个麻辣烫店,一个月不到,家里有事,加上门店外墙亮化,店子关了对外转让,一时找不到接盘者。

戴眼镜的乡亲转了送气点,到昆明安宁市做汽车销售代理,在汽车市场租个档口,放几台车,不时通过朋友圈报告卖出一台长安车或一台五菱车。他说近来车不是蛮好卖。

另一位乡亲转了送气点,改送外卖。

一个乡亲离开了送气业,转行给餐饮店送货,后来跑起了滴滴,现在买了新能源车,不用租车了。他9月25日早上出示的9月总流水显示,跑了474单,总流水9970元。柱状图显示,他这个月一天都没休息,匡算下来,一天流水约400元,一个月流水约1.2万元,跟当年送气的毛利相比,少了一大半。问他愿不愿意重新回到送气业,他坚定地否定了。

花薪,送气工的故事

滴滴司机的9月总流水。

我知道,眼下送气工是一个离开了就不想再回头的行当,因为厌倦了。

不过,当天参加聚会的那位汉正街守店人,后来开了小超市,生意也还不错,最终却选择了放弃,到杭州开始了送气营生,只是觉得越来越不好做了。他的选择让怀疑,送气业是否真的失去了诱惑?

问乡亲,现在有什么行业好做一点,他们把目标指向餐饮业和社区小超市业。

回看身边,餐饮店和社区店不断开着,又不时关闭,给人的印象是,这些行业并不好做。

我知道,有一群跟乡亲一样的进城农民,不断转换营生,他们中的一些人,用一年换一个营生的坚韧,在市场激流中抗争,寻找自己的生命价值。

2022-09-25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tafan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fan8.com/27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