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下,《郑风·箨兮》

聊在前面最近偶然翻看起《诗经》,看到一些翻译版本后心里有些其他想法,正好我的外语向来很差,翻译外语的乐趣暂时无法体会到,便想着借此机会体会一下翻译的乐趣。这次翻译的作品多为爱情作品。都是孔子所言的“思无邪”,也都是汪曾祺先生所说的“最

聊在前面

最近偶然翻看起《诗经》,看到一些翻译版本后心里有些其他想法,正好我的外语向来很差,翻译外语的乐趣暂时无法体会到,便想着借此机会体会一下翻译的乐趣。

这次翻译的作品多为爱情作品。都是孔子所言的“思无邪”,也都是汪曾祺先生所说的“最真最美的人性”。我们的老祖宗在三千多年前这种最真最美的人性非常值得也应该注目。

在《郑风》中我发现,河南姑娘的性格颇为豪爽,很多地方作为译者简直都想帮她加上惊叹号,当然也只能想想罢了,作为译者,即使心里又再多想法,也是在原作者的框框里展示,否则我觉得自己另写一篇文章更好。更要翻译出原有的感觉,倘若翻译《诗经》,最好能让读者在看时仿佛闻的到春秋时期的空气,看得到若隐若现窈窕的姑娘。当然我自愧离此目标差的远。

这次并未要求自己要将每句译的一样长,一是觉得没必要,因为文本本身就存在长短句,二是打算以保留文本味道和阐述到位为根本,而自己的水平又无法保证在此基础上又保证每句字数一样。但作为诗歌的翻译,押韵的意识是在的。

而对于“兮”这类语气助词则译为“啊”,以保留原味和气度,否则会差很多味道。力求在直译的基础上,将每个词译到能想到的最好。

翻译过程中,我常常浮想联翩,想到春秋时期,那个河南姑娘看向落叶,心中的荡漾。想到那位(群)河南老农,面对苛政在田野里幽幽的低吼。他们和我们站的是同一片地方,文字读法有差异,但文字相同,文化相同。道德观人生观也被他们塑造,我们都是他们的弟子。我再一次想起海子的诗,“亚洲铜,亚洲铜。祖父死在这里,父亲死在这里,我也会死在这里,你是唯一的一块埋人的地方。”你是唯一的一块埋人的地方。

有的时候会因为翻译不出来而惋惜,有时候会因为某个词,比如“我怎会在泥土之中整日游荡!”中的“游荡”,给的恰当而感到快乐。所以十分感谢这次翻译让我体会到这些。但这次翻译工作的翻译、发表也本就是我一拍脑门决定的,这也是我第一次正式翻译文言文,还是如此古老美妙的文字,漏洞或许百出,请笑阅、斧正。

以上是我翻译过程中的随想。下面两首是为拙作。倘若我还有能力翻译《诗经》,未来会继续翻译,并发表探讨。

《邶国·式微

式微,式微, 天已黑下,天已黑下,

胡不归? 何故仍不归家?

微君之故, 倘若不是为了君王,

胡为乎中露! 我怎会让夜露沾满衣裳!

式微,式微, 天已黑下,天已黑下,

胡不归? 何故仍不归家?

微君之躬, 倘若不是为了君王,

胡为乎泥中! 我怎会在泥土之中整日游荡!

《郑风·箨兮》

箨兮箨兮, 落叶啊落叶啊,

风其吹女。 风吹着你。

叔兮伯兮, 哥哥啊弟弟啊,

倡予和女。 唱的是我和的是你。

箨兮箨兮, 落叶啊落叶啊,

风其漂女。 你飘在风里。

叔兮伯兮, 哥哥啊弟弟啊,

倡予要女。 唱的是我约的是你。

八月二十四日发表于泸州作家网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tafan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fan8.com/2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