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信,晋阳区的工作由陈老耿和你负责

<<<<<<<<.一抗战时期,在晋阳区桐城镇,日本鬼子修一座兵营,驻扎军队,镇压老百姓。一天夜里,北山上枪响一宿,天亮才停下来。十二岁的小柱子和他娘刚想眯一会儿,忽听街上有人喊:“乡亲们,昨晚八路军把鬼子兵营端了!快起来迎接亲人吧!”小柱

黑信,晋阳区的工作由陈老耿和你负责

<<<<<<<<.

抗战时期,在晋阳区桐城镇,日本鬼子修一座兵营,驻扎军队,镇压老百姓。

一天夜里,北山上枪响一宿,天亮才停下来。十二岁的小柱子和他娘刚想眯一会儿,忽听街上有人喊:“乡亲们,昨晚八路军把鬼子兵营端了!快起来迎接亲人吧!”小柱子听了从被窝里蹿出来就往外跑,“走,看看去!”

小柱子把隔壁小壮喊醒,两人一齐跑出村,望见缕缕行行走来不少人,还隐隐约约听到严厉地吆喝声。两人跑到跟前一看,是八路军押着日本鬼子走来,那些鬼子垂头丧气,一瘸一拐,小柱子看着高兴极了。

这时,梁家庄村长陈老耿赶了过来,一位八路军热情地握住他的手说:“陈老耿同志,这些年你给党做了不少工作。”陈老耿说:“岳司令员,你们到底打回来了!”小柱子一听是晋阳军区岳司令员,忙打个立正:“司令员叔叔,我爸爸回来了吗?”

岳司令员惊奇地问:“你爸爸是谁?”陈老耿指着小柱子和小壮说:“他是一连宋大勇的儿子,那个是侦察班长刘强的儿子。” “啊!都回来了。”说着岳司令员朝后面队伍里一指。

小柱子在队伍里找到了他的爸爸,小柱子鼻头一酸,猛地跑过去一把拉着他爸爸的手说:“爸爸,可把你盼回来了!你是怎么找到八路军的?”

宋大勇说:“那年十冬腊月,你刘强叔的老爹正闹病,地主杨秃子逼他上山抬木头给压死了。我和你刘叔去找杨秃子说理,杨秃子先是不见我们,后来他看穷哥们越聚越多,便找来一个日本鬼子镇压我们。

“我气得一拳把杨秃子打倒,日本鬼子拽出战刀来劈我,你刘强叔一个腿绊把鬼子掀翻在地。骑他身上像捣蒜一样把鬼子擂断了气。杨秃子爬起来逃跑了。

“杨秃子一口气跑进日本兵营。我和你刘叔见事不好跑了起来。后来,你陈爷爷把我们送过了山,参加了八路军。这次,按毛主席的军事部署,我们挺近晋南消灭日本鬼子,解放全中国。”

梁家庄沸腾了,许多人眼里噙着泪花来欢迎八路军。是啊!抗战五年来,多少英雄儿女,为抗击日寇侵略,献出了生命;多少亲密战友,爬冰卧雪,前赴后继,盼着今天!今天打了胜仗,今天的胜利,是多么来之不易!

这天深夜,杨秃子和他爹杨扒皮偷偷地把梁家庄、宋家庄、姜家屯的地主、恶霸和汉奸特务召集到他家喝酒,密谋上山顽抗。妄图趁根据地未巩固之际,卷土重来。

一天,游击队长梁庆明带领侦察班在北山搜查,游击队员们也参加了战斗。突然,发现一块大石缝里有卷反动传单和一封黑信。梁庆明拆开信一看,是让“老三”提供情报,梁庆明留下四名游击队员警戒,自己回去汇报。

岳司令员听完梁庆明汇报说:“上级指示,部队马上去剿匪。晋阳区的工作,由陈老耿和你负责,陈老耿任区长,你任民兵大队长。”然后,岳司令员又告诉把反动传单和黑信返回原地去,摸清“黑三”是谁,并让陈老耿把儿童团组织起来。

陈老耿把小柱子、小壮、小丫、小妞妞等一群孩子找到一起,开个会,成立儿童团,大家选出小柱子当儿童团长,陈老耿说:“你们的任务是配合民兵保卫家乡不被敌人侵犯,以后有事找梁队长。”

散了会,小柱子又留下儿童团员们开个会,决定先回去做红缨枪,然后到梁家庄村外路旁大杨树下去站岗放哨,检查来往行人。

儿童团员们在大杨树下聚齐了。小柱子说:“从后山下来有两条路,左边那条是大道,右边那条是小道,坏人胆虚,专挑小道走,咱们在小道上挖个陷阱,也许晚间能用上。”大家同意了小柱子的意见,立即取锨挖起来。

挖好了陷阱,小柱子说:“反正不是抓野猪,咱们往里灌些大粪汤,那人掉下去不死也呛得发昏。”大家哈哈大笑道:“对,这个主意太好了。”大家一齐动手,一会儿功夫,就干完了。

傍晚,小丫两眼盯着树丛说:“小柱子,那边草丛树梢好像动”。小柱子瞪起眼睛看了一会儿:“可能是人。”于是小柱子大声喊道:“谁?快出来!”

只见小树的树梢一晃,钻出一个人来,瘦长脸,手里拎着一只快要掐死的鸡。小柱子一看是出名的大烟鬼马有富,便生气地问:“你方才在树丛里干什么?”马有富说:“抓我家的老母鸡。”

小丫觉得可疑,一晃头上的小马辫说:“不对,我看你不像抓鸡。”马有富眨巴几下眼皮:“小丫头片子,你说我没抓鸡,我在里头干什么?”说着走了。

小柱子望着马有富的背影皱起眉头,心想: 抓鸡怎么没听见鸡叫声?小柱子对马有富的行为划个问号,决定明天报告给梁庆明队长。

梁庆明带领民兵在北山等了两天两夜,也不见有人取反动传单和黑信。这天早上,梁庆明听了小柱子提供的情况,便决定试探一下马有富。

梁庆明和小柱子装作从山上回来,慢步走到马有富的房前,梁庆明低声对小柱子说:“今天下午学军事课,通知民兵都回来。”小柱子说:“好,我马上去通知。”两人边说边往村里走去。

马有富听了梁庆明和小柱子的对话,心里暗自高兴,他偷偷探出头来看看,梁庆明和小柱子已拐进院里,他急忙窜出后窗户,朝北山跑去。

马有富跑到大石头跟前,掏出石缝里的纸卷和黑信,往裤腰带里一掖:“他妈的,竟送些这玩意,也不送点大烟土,都上瘾死了。”话刚住,只见小柱子和小壮扛着红缨枪迎面走来。

马有富想躲开已来不及,便笑嘻嘻地上前搭话:“团长,这么早就上山了?”小柱子若无其事地说:“你比我们还早哇!”说着从马有富身边过去,马有富装作拣蘑菇的样子往山下溜。

小柱子和儿童团员们绕到一棵大树下,对隐藏在这里的梁庆明说:“队长,这回可以抓了吧?”梁庆明笑着说:“我们找到了老三,还不能打草惊蛇,再看看他和谁联系,然后一网打尽。”

这天早晨,儿童团员们发现陷阱盖踏下去了,阱边上还留着爬过的印,粪汤溅得到处都是。小柱子对大家说:“准是有人摔下去了,你们在这里看看,我去找梁队长。”

小柱子刚转身要走,小壮跑来说:“马有富死了,陈村长和梁队长正在他家查看呢。”小柱子感到很奇怪,拔腿朝村里跑去。

梁庆明和陈老耿听了小柱子的报告,来到陷阱查看了现场,认为掉下去可能是山上下来的敌人,从爬上来的痕迹分析,敌人已经进村了,但藏在哪里,与马有富的死有什么关系,还不清楚。

梁庆明思考一阵对小柱子说:“你领儿童团到杨秃子家搜查一遍,看看有没有掉粪坑的衣服,方法嘛,这么办……”梁庆明对小柱子耳语几句,小柱子点点头,转身一挥手:“儿童团员们跟我来,快!”

小柱子领着儿童团员们来到杨秃子家。他指着杨扒皮和杨秃子老婆说:“快走,到小学校开会去!”杨秃子老婆想耍赖不去,但一看儿童团员们端起了红缨枪,急忙跟着杨扒皮往外走。

小柱子等小丫她们走远,便和小壮开始搜查起来。在茶几上放着半盒“老刀牌”香烟,引起了小柱子的注意,他把烟揣在兜里……

当搜查到厕所附近时,小柱子发现秫秸帐子被扒过,跟前一块大方石上有粪滴,他用力往起一搬,哈!底下正是浸过粪汤的臭衣服!小柱子心中一喜,忙用石头压上,一挥手说:“撤!”然后又派人通知小丫小妞妞把杨扒皮他们放回来。

梁庆明听完小柱子的汇报,拿起那半盒“老刀牌”香烟看了看说:“杨扒皮一家都不吸烟,这烟和粪衣服说明进来的敌人是藏在他家里,你们要配合民兵加强监视,看看敌人想干什么?”

三天后,梁家庄村里刮起一股阴风,说什么“杨司令要打回来了。”梁庆明召开干部会,研究对策,他说:“这两天杨秃子老婆出来进去挺勤,谣言是她放出来的。敌人进来的目的已经清楚,该揪出来了。”接着他向儿童团布置了任务。

第二天早晨,监视杨秃子家的小丫和小壮,都看见杨秃子老婆鬼头鬼脑地钻进了厕所,半天没有出来。小丫焦急地说:“走,进去看看。”大家跳进秫秸帐里一看,厕所里空空的,小壮说:“糟了,她跑了。”

小壮忙把红缨枪一摆,说:“小丫你们在外边盯着,我进屋里看看。”说完,端着红缨枪,冲进屋去。

小丫在外边等了半天也不见小壮出来,心里有些发慌。正赶上小柱子来查岗哨,大家七嘴八舌地向他报告了情况,小柱子说:“怎么能让小壮一个人闯进去呢!太危险了!快,跟我来!”大家跟着小柱子往屋里闯。

小柱子看屋里没有小壮,厉声问道:“杨扒皮,小壮呢?快说!”杨扒皮惊恐地说:“什么……小壮,我没看见。”

小柱子断定小壮是被害了,怒吼道:“给我打,打死他!”儿童团员们一齐扑了上去,把杨扒皮按倒狠揍起来。正打着,小柱子对小丫悄声说:“快去叫梁队长!”

梁庆明队长听完小丫的报告,他提着驳壳枪,带领民兵们赶到杨秃子家,梁队长让小丫他们把杨扒皮看起来,然后拿着电筒,四处查看,终于,在间壁墙下发现血迹。

小柱子感觉这墙很奇怪,“吭哧”就是一枪,没想到枪杆也捅进去半截,小柱子心里一亮,拉过梁队长指着墙壁悄声说:“空的。”

梁庆明明白小壮就在墙里,他用枪口点着杨扒皮的脑袋,命令道:“打开!快打开!”杨扒皮筛了糠:“是,我开,我就开。”他在墙上摸索两下,“哗啦——”一声拉开了一扇小门。

梁庆明低声而威严地问杨扒皮:“人在哪儿?”杨扒皮颤抖着说:“人……人在里头地洞里。”梁庆明拿着手电,走进夹壁墙,猛地掀开地洞盖喊道:“赶快投降,缴枪不杀!” “叭!” 从地洞里打出一枪。

梁庆明怕伤着小壮,没有开枪。停了一阵,梁庆明突然跳下洞去,接着跳进几个民兵,还没等敌人明白过来,手电和枪口一齐对准了敌人的胸口:“不许动!举起手来!”

梁庆明和民兵们把这个土匪捆起来抛出洞口,然后把小壮抱了出来,大家呼啦一下围上去,亲切地喊着小壮的名字,小壮睁开眼睛,望着大家,脸上露出了微笑。

深夜,梁庆明和民兵们审讯开始了。原来,这个土匪是杨秃子的副司令,叫白士凡,外号“白眼狼”,是个血债累累的汉奸特务。这次来晋阳区梁家庄,一是了解“老三”为何按兵不动;二是摸清虚实,打算里应外合占领梁家庄。

那天晚上,“白眼狼”爬出陷阱,从杨扒皮的秫秸帐子钻进院子,叫起杨扒皮给他换衣服。杨扒皮把“白眼狼”的臭衣服压在厕所旁的大石头底下说:“这是保险柜,谁也不会注意。”

杨秃子老婆又惊又喜,给“白眼狼”找出一盒“老刀牌”香烟,“白眼狼”吸一口香烟说:“这次没淹死我,必有大福啊!”杨扒皮不以为然地说:“也未必,这里的民兵和儿童团邪乎得很!”

杨秃子老婆插嘴说:“不光有人监视我们,连老三也被人盯住了。”就在他们窃窃私语的时候,从外边闯进一个人来,“白眼狼”想躲已来不及,抽出手枪准备开火,定睛一看,是马有富,他骂道:“进屋跑什么?后边有鬼抓你咋的!”

马有富看出是“白眼狼”,惊奇地问:“你什么时候来的?给我带烟土了吗?都把我上瘾死了,再继续下去,我要……” “白眼狼”翻了翻白眼说:“司令有话,说你没干事,啥也没有你的份。”

马有富脸色变青:“姓白的,我不干了,去政府坦白,咱们骑毛驴看戏本,走着瞧吧!”说完,转身往外走,“白眼狼”一咬牙,喊道:“老马,说句笑话也当真的!我这捎来两丸,你先拿去喝它。”

马有富接过烟丸,一口吞了下去,他坐在“白眼狼”身边,亲热地说:“老白,哥们不会告你的……” “白眼狼”急忙推开马有富:“老马你先回去,一会儿,我到你家有重要事情要谈。”马有富也感到心里难受,便匆忙离开。

(未完待续)

黑信,晋阳区的工作由陈老耿和你负责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予以删除)

责编

张辉

黑信,晋阳区的工作由陈老耿和你负责

作者简介

黑信,晋阳区的工作由陈老耿和你负责

李英利,1964年出生于山西临猗,运城市作协会员。临猗县庙上中心学校教师,喜欢文学,酷爱创作,多篇小说、散文、童话、儿歌发表,出版童话集《三个气球》。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tafan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fan8.com/26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