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行快贷利息,山东省心血来潮,但是他未必三去过所有县城

为什么心血来潮,突然想骑行?三个原因:第一、我脚受伤了,左脚,脚后跟疼,右脚,打球崴伤了。脚后跟疼了很久了,可能与运动过量有关,我一般是上午跳绳三千五,下午打球两个小时,都属于跳跃运动,对跟腱拉扯过于频繁,疼痛位置差不多是跟腱与骨头的连接处。崴脚后,我休息了一周,只做力量训练。稍微好点以后,我没继续跳绳,但是,又去球馆打球了,打的热火朝天,管它脚后跟疼不疼,当时感觉

为什么心血来潮,突然想骑行?

三个原因:

第一、我脚受伤了,左脚,脚后跟疼,右脚,打球崴伤了。

脚后跟疼了很久了,可能与运动过量有关,我一般是上午跳绳三千五,下午打球两个小时,都属于跳跃运动,对跟腱拉扯过于频繁,疼痛位置差不多是跟腱与骨头的连接处。

崴脚后,我休息了一周,只做力量训练。

稍微好点以后,我没继续跳绳,但是,又去球馆打球了,打的热火朝天,管它脚后跟疼不疼,当时感觉没啥,次日一起床就疼的要命,走路就疼。

我觉得,根治的办法,是短时间内,不做跳跃运动,养好。

什么运动对腿脚比较缓和?

要么游泳,要么骑行。

我不会游泳,那么只能选骑行。

第二、我微信,主号,突然被封了,不能使用群功能、朋友圈功能,被封的可能,我推测是与讨论疫情以及易中天有关,网上传言易中天要被封杀,我们就在讨论抢救式买易中天的书,我们是做图书的嘛,这就如同当年抢武志红的《巨婴国》是一个道理,抢到就稳赚,不赚也无所谓,就当自己收藏了。

微信要封半个月。

每天都有人问我,是不是把他删了还是屏蔽了。

毕竟,很多人每天都到我朋友圈打卡。

我也懒的一一解释。

大概率,不少人也会理解为我故意屏蔽他们,从而把我删除了吧?既然如此,我更没有机会去解释了。

由他们去吧。

没有群了,没有朋友圈了,我觉得无用武之地了,那应该出去散散心,例如在附近骑骑车,至于骑什么线路,我也没想好,一紫一直喊我去环太湖,不过她时间也不确定,只是有这么一个想法,若是真的去骑太湖,我需要提前训练一段时间,她现在是半职业水平,我已经跟不上她的节奏了。

第三、我去拉月饼,很无意采访到了一位落马大BOSS,他级别还真不低,按旁人的说法,他是替人扛下了所有,所以,当他出来时,他衣食无忧,他是设计师的朋友,设计师是我的朋友,设计师是很了解他底细的人,因为他的房子们都是她给设计和装修的,很多故事是设计师讲给我听的。

这里面最有意思的事是什么呢?

设计师介绍我,说懂老师走遍了中国。

我说,那夸张了。

落马展示了一个他最近几年在做的事,打卡中国所有县城,他在每一个县政府门口自拍一张照片,他为什么做这个事呢?他讲了一个类似我之前写过的一个观点,中国居民的核心单元就是县城

你以为中国是由北上广深组成的。

其实,不是。

是由各县城组成的,这就如同人体的基本细胞。

我突然,豁然开朗。

我接着搜了一下,山东有多少区县?

136个。

不多。

那我可以一口气打卡,每座县城骑行50公里,就凭这一点,又可以吹很久,你随意摸出一个旅行达人,他可以说去过山东所有5A景点,也可以说去过山东省所有市级城市,但是他未必去过所有县城。

每个县城都有属于自己的特色。

这个点,有意思。

说干就干。

骑了这么多天,累吗?

不累。

只是,略折腾,毕竟每天要开车四五个小时,骑行三四个小时,回来要接着写成文章,还要再研究次日的行程,还要处理一些生活琐事。

反正,每天团团转。

也很佩服自己。

因为,这样强度的有条不紊,除了咱,没几个人能做到。

光写六七千字吧?

第一站为什么选日照

是因为,我觉得自己真正睁开眼看这个世界,就是从去日照上大学开始的,而且我骑行日照那一天,正好是我20年前去大学报到的同一天。

有纪念意义不?

我把沂水留在第10天,也就是八月十五,为什么这么安排?

若仅仅是为了过中秋节,我依然可以去外地骑,晚上肯定能赶回来,只是呢,我爹八月十三过生日,为了大家的时间,特意推迟到了八月十五的中午,那我就不能去外地了。

这些日子,大家问我最多的一个问题是:遇到疫情怎么办?

我先说,我对于疫情的态度。

两点:

第一、积极遵守疫情规定,例如我们这里是两天一核酸,我都是做完核酸再走。

第二、不以疫情为不做什么的理由。

就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仿佛没有疫情,人家领导也没说不让大家出门,是我们自己在自我设限。

这一点,我觉得越野圈的人最有发言权,你看,他们依然在各地流窜,根本不考虑什么疫情不疫情。

没必要自己吓唬自己,而且依我对中国历史的研究,我认为疫情管控+后遗症差不多要延续到2029年,因为中国政策多以十年为单位,若是我们真的自我设限,那么我们最美好的十年就没了,不用想远了,2019年到今天,你想想你干了啥?这么一问,你会有恍惚感。

若是因为我把疫情带给了沂水人民,会不会被骂死?

被骂肯定是少不了的。

祖宗也会跟着挨骂。

但是,我仔细想了想,我能接受……

那就干!

我去日照骑行那天,我老铁请假去陪我骑的,他说最后一站我再陪你,原本我们想把最后一站设为经十路,中国最长的一条城市街道,90多公里,后来我想了想,不如选环泰山60公里,难度系数大,也有意义,五岳之首。

他问我哪天骑沂水。

我说,中秋节。

他说,只要我放假,我就陪你。

我说,好。

前天,给我发信息:放!

我们俩骑车还是比较默契的,水平相当,在选发车点时,我决定选沂水二中,为什么选这里?

这是我母校。

若是我没有考上高中。

就没有今天的我。

其实,当年我也没考上,我爹花钱给我买上的,我认为我爹做了两件很前卫的事,一是花钱给我买了高中上。二是我考上大学后,给我买了台电脑。

而且,当时给我交钱买着上高中,就是我爹骑自行车从乡下赶到沂水二中交的钱。

你平时吹着自己学习那么好,为什么还需要花钱呢?

我愿意!

我朋友圈突然无法查看后,我又不去健身房了,也不去球馆了,也不参加集体骑行了,关于我的故事也就多了起来,跟我熟悉的人打电话都问同一句话:没事吧?

潜台词是,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事?

我都统一回答:没事!

我有个骑友在食品厂做销售,他直接派给了我100盒月饼,1万多块钱,说钱不着急!这些人去骑车就是为了捞鱼,我大概率也属于他的鱼,但是呢,他对我并不了解,从称呼就能看出来,他喊我董总。

我作为一介文人,听人喊我董总,我的感觉跟喊我傻逼差不多,但是我也答应,毕竟人家的初心可能是尊称。

我是文化人,懂不?!

最近,他不知道听谁说我跑路了,从而先后两次打电话问我在哪?他是怕我真的跑路了,从而使他的月饼打了水漂,关键是,他给我打电话的语气都有了变化,没有过去那么温顺了,甚至有审问的色彩,意思是到底在哪?咋什么动静也没有了?太反常了!

当天,我在莒南骑车,他电话挂的不及时,我听他在跟另外一个人说:他自己说是在莒南,也不知道真假……

我听了这些后,心想,妈了个逼,我怎么也不至于为了你几个破月饼而跑路吧?!

骑车时,我在反思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个中秋节大家普遍这么弄我?提前把货送到我这里,我想了想,大概率觉得我不差钱?是个傻子?

越想越生气。

最生气的是什么?

为了这次骑行,我买了辆大行P8三十周年纪念版,为什么选折叠车?我是为了把它塞入MINI车里,结果我发现这个车子问题很多,速度起不来,齿轮比也不合理,大坡很难爬,还有就是后车轮的速拆竟然弯了。

我想,要不,就再买个鸟牌的折叠车。

按照我的需求去配置一台鸟牌的折叠车大约需要2万块钱,我犹豫了半晚上没舍得买,我看到楼下他们送来的月饼、酒、茶叶,算算接近四万块钱,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连买个自行车都不舍得了,你们竟然还给我开罚单?

若是品牌货,哪怕贵点,留下就留下,例如别人卖茅台2900元一瓶,你卖3200元,我买了就买了,稍微吃点亏,但是你不能拿茅台镇卖给我,一箱两三千,而且一送就是十几箱过来,我会觉得所有钱都属于买单,因为这个酒对于我而言,一点用没有,我送给谁?怎么介绍?

若是他们别打电话“怀疑”我跑路,我其实是准备把单买了,只是会故意拖一下付款时间,告诉他们,我也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宽裕,结果他们是这么认为我的,我觉得就实在没啥意思了。

越想越生气。

恰好我又喝了瓶啤酒,我接着去楼下把这些东西拍了一圈,然后发了个抖音,我把价格也都一一标注上了:所有东西五折处理,目的就是早日给朋友们结账。

五折在市场上能卖掉吗?

卖不掉。

我不是为了卖。

而是让骑友们传话的……

果然,晚上十点多了,月饼骑友联系我了,说让我抓紧把抖音撤掉,说我对他们公司品牌有影响,公司领导都刷到了,他说次日会安排车拉走的,他们可能彼此也通风,烟酒糖茶都准备拉回,还把我嗔怪了一番,意思是当时卸货你为什么不直接明确的拒绝?!

我知道,朋友也没得做了。

但是,我觉得很开心,省钱了。

我原以为我是个例,恰好涛哥来找我玩耍,他在大局干办公室主任,他说他那边类似的情况更多,直接把东西卸下:你用多少算多少,用完再结算,能这么操作的,全是关系户……

涛哥跟我讲:我们是公款买单我都觉得心疼,何况你这个是个人买单!

我再次反思了我自己,我觉得是我自己出了问题,过于频繁的参加各类骑行活动,参加聚会,跟大家喝酒,称兄道弟,给了彼此错觉。

给朋友开罚单,这里面还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那就是量。

我认为,别超过5千块钱,例如你说需要我拿点月饼,三五千块钱,我肯定帮着消化了,过万了,就会心疼了,他为什么直接拉那么多月饼给我?其实也是有铺垫的,喝酒时他问我:能不能帮着完点任务?我说可以的。

但是,我没想过会这么多量,我以为是顶多给我十提八提,我是对品牌消费有追求的,这些杂牌货,对于我而言,真的就是垃圾,我送给人家我自己都觉得丢人。

再有钱的人,也会理性消费。

不至于说去路边早餐店喝个豆浆吃个油条给5百块钱。

我们自己也要照镜子,做生意还是要做一些“吸引”别人的生意,而不是“强迫”别人的生意,我之前玩的圈子多是读者圈,大家基本都以我为中心,没有人会推销给我东西,给我东西也不可能要钱,我没觉得混圈子有什么风险,这两年我觉得总是混在读者圈里没意思,我想跳出去看看,一看不要紧,原来如此,特别是临近中秋节,邀请我们去坐坐的店越来越多,卖特产的,卖茶叶的,卖酒的,都喊你吃饭,这饭,能便宜吗?

这些事,我是知道的,只是惯性使我骄傲的以为,他们不会拿我开刀,毕竟我是王者,没想到,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个傻屌。

我哥,也是他们的目标之一。

我哥什么都买。

过去买海参,现在主要是买保健品,买保险,这都是什么人推销的?就是管着你的人,大家现在谈事情都很直接,例如你宴请X局长吃饭,你想办个什么事,他会告诉你,你嫂子在做保健品……

你肯定接着说:那正好,我爹前列腺不好,我娘高血压

那把你嫂子电话给你。

次日,就给你开好罚单了,一般万元左右的套餐。

都这么干!

我哥买的酒、茶,那就更多了。

中秋节,对于我哥这类人而言,太难了,到处都是要账的,而且你每个人都要照顾到,绝对不能让人过个中秋节没拿到一分钱。

我哥问我借钱。

我说,我真没钱。

他说,你帮我贷点。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必须帮,否则他就会去借高利贷,我没贷过款,我一直以为利息很低,因为网上天天都说房贷利息打折之类的,我去银行了解了一圈,我发现,日常贷款真不便宜,要六七厘。

我哥给我1分2的利息。

那我就打听,到底什么贷最便宜?

银行工作人员给我的答复是:APP的快贷便宜,创业贷便宜,因为创业贷国家有对应的扶持政策,3厘。

APP的快贷的确方便。

秒批,但是额度太低,14万,利息是4厘,我觉得太少,我哥说蚊子肉也是肉,让我先转给他。(建行快贷)

创业贷其实就是抵押贷,额度取决于抵押物,说是最高额度可贷300万,不过一般很难批到300万,我用书店房产证抵押,只批80万,银行工作人员说,这已经是非常高的额度了,一般就是十万八万。

倒是很迅速,也差不多秒批,我媳妇很容易说服,因为这么多年她一直读在试图说服我,让我把房子抵押贷款她拿钱去炒房,只是我从来不同意,如今,她看我终于迈出了这一步,很认可,很积极。

跟我商量:哥哥还咱钱,你先别还银行,我去上海买房,否则上海养的房票浪费了。

我说,80万,能买个毛?

我不是很愿意帮我哥,平时我们都是各自忙各自的生意,很少相互干涉,另外我嫂子管事特别多,我也讨厌,只是这次,我觉得我哥实在无能为力了,他本身又在服役期,不能贷款,不是服役,是服刑,行贿,缓刑。

今年,他生意做的还不错,主要是流年不顺,这两年他太倒霉了,他开发的小产权公寓遭遇了舆情,说的直白一点,就是承诺的与兑付的不符,哪个楼盘不是如此?他这个情况更复杂一些,因为涉及到了养老概念,里面说配体检中心、娱乐中心之类的都没有落实到位,前期呢,我哥的军师又给了错误的指点,让他去公关舆情发起人,结果越来越被动。

后来,我哥也算是被折腾服气了,求助于我,意思是怎么才能把对方的号给销了?

我跟他说,找杀手。

他说,那胡来了。

我给了全新的建议,两点:

第一、找领导陪同召集业主开会。

第二、全部承诺落实,并且自罚三杯,每户免半年物业费。

这样他要多掏300多万的费用,中秋节的资金缺口就缺在这里,跟舆情发起人也握手言和了,还一起吃过饭,也销了号,说白了,我哥还是太嫩,他根本不懂舆情处理,他应该求助于我才对,毕竟咱是从旋涡里走出来的人,咱很明白如何去处理这些舆情,先试着解决人,一发现解决不了,接着顺着竿往下爬,意思是我们的确做的不对,愿意整改!

这个事,原本还可以成本更低的解决,当舆情人发起诉求时,应该满足他,因为能出头的人就那么两类,你要有识人的能力,一是他有没有这股韧性?二是他有没有这个能力,若是你面对的是自媒体人,你要有预警意识,主动把他揽过来:谁敢惹咱俩?(有个典故,有醉汉喝多了在大街上问:谁敢惹我,有人站了出来,我敢惹你。醉汉把他一揽:谁敢惹咱俩?)

我哥最大的短板,没念过书,对互联网舆情有误判!

继续说骑车,原本我想跟老铁骑到院东头,院东头是个旅游小镇,然后再骑回来,因为我们在县城打卡导致我们出城时已经骑了20多公里了,若是再去院东头一个来回就要到七八十公里了,有些过量。

我觉得,不如我们去化工园区逛一圈。

化工园有个超级大坡。

我们俩决定去爬一爬。

以前,我骑公路车时还写过爬坡教程,爬坡分为两类。

一类是U型坡,下了接着上,大部分小坡都是这一类,这一类的爬坡相对比较简单,类似沙漠里的涮锅,也就是下坡时主动加速、发力,利用惯性+发力+减档来实现冲破,这个坡不是爬的,是冲的,一般等你感觉有些力竭时,发现已经爬到坡顶了,很爽。

这个尤其适合环海南。

海南多是类似的U型坡。

二类是长坡,例如我们要爬的这个坡就是长上坡,靠冲是冲不上去的,而且会因为冲而提前力竭,因为你是用百米速度去跑马拉松了,这种怎么爬?

这种就是纯粹的硬爬。

硬爬需要掌握的技巧是节奏感,例如你往前看200米,然后把这200米分成4段,分别找对应的标志物,然后,给自己安排任务,前50米是座骑,接下来50米是站骑,再接下来的50米又是座骑,再接下来的50米是摇骑,依次切换。

那走S型会不会省力?

会。

但是,一般不推荐,因为我们多是马路骑,走S很容易撞车。

今天,陪骑的还有两位朋友,只陪沂河大道那一小段。

地产商和她女儿。

地产商是我好朋友,她在院东头开发了个别墅小区,香茗山居,但是运气一般,正好赶上了疫情,原本速战速决的项目,一拖就是两三年。

她多次问过我:这房子你留一套吧,为什么劝你留呢?是我觉得,算是我比较满意的一件作品,想分享给你。

还没规划时,我曾经想要过。

觉得在那么漂亮的小镇上有个HOUSE也非常好,让父母去住住,我自己去写个文章,去骑骑车,都非常好,最初规划时我也不差钱,几十万对于我而言,真无所谓,那时我现金都有上千万,疫情后,一切都变了,我又不写文章了,捉襟见肘了。

中间,她问过我几次。

我都觉得不好回答,我们关系非常好,她日常说想喝酒了,一般就是想找我喝酒了,我两年喝酒多是跟她以及我老铁,一般都是我们三人一起喝。

后来,她看我的确没有这个想法。

她说,我自己装了一套,到时你需要就拿去用。

我非常喜欢跟这种有情怀的朋友在一起玩耍,因为他们尊重文化人,觉得咱与众不同,他们也愿意帮助咱,甚至咱需要钱的时候,人家也愿意给咱,例如我之前打球骑车只要是打比赛,我找她拉赞助,她从来没拒绝过。

她部分业务是我老铁给施工的,就是这次陪我骑车的老铁,不过我老铁不是老板,也是打工人,前段时间我去院东头,老铁拉我去的,我挨着看了看这个项目,HOUSE我没看中,因为我觉得单层面积,楼上楼下太费劲。但是,当我去看大平层时,我突然喜欢上了,尤其是顶层,5米多的层高,前后景色太好了,我之前谈过一个观点,对于房子而言,真正的奢侈是层高。

于是,我就付了20万定金,买了一套。

我还晒在了抖音上,说骑车路上顺手买了套房子,差点上了热门……

这个事,我谁都没说,包括媳妇,父母,都不知道,因为知道了他们肯定会反对,觉得你都穷成这样了,你还乱花钱。

这是我的私房钱,我也没打算网签,若是不喜欢了,随时可以转手,肯定赚钱,因为朋友给我的是成本价。

一个疫情,我感觉很多东西都变了。

尤其是对钱的态度上。

我现在已经入场开始设计了,我想等装修好了,带着父母以及老婆孩子去看看,告诉他们,这房子喜欢不?我买的。

我爹,现在玩抖音玩的特别好,几乎每个视频都千人以上点赞,对应的播放量则是六七万,一个县城才多少人?前天发了我姐上电视的视频,我姐说,N多人给她截屏。

比我抖音都火。

我抖音,百多人点赞。

而且,我抖音号还那么牛:

前两天,我爹我娘闹别扭,在我的印象里,他们俩貌似一辈子没吵过架,现在每天都是一起出去,一起回来,你看看我爹抖音就知道了,他对我娘是满满的爱,你只有喜欢一个人时,才愿意拍她,哪怕她很丑。

因为什么闹矛盾呢?

我爹我娘都上过老年大学。

我爹我娘现在小有名气后,总有同学去桥头找他们乘凉,我都说我爹是五环桥的桥长,我爹天天在那里。

几个同学去找我爹我娘玩耍。

其中,有个同学带的朋友跟我爹说:哎呀,大兄弟,你长的真好。

然后,接着跟我娘说:妹子,你别看你长的丑,但是你命好,遇到了大兄弟……

我推测,也是开玩笑。

结果,我娘记心里去了,气的鼓鼓的。

这个事,就是拍段子都未必能拍出来,这情商也太低了,当然,老太太可能是觉得这是对我娘的赞美,她却不知道女人再老也不希望被人说长的丑。

因为这个事,我娘又生气又吃醋,觉得有人在勾引我爹,我姐她们去给送月饼,我娘还让她们给评理!

最初,我是非常反对我爹我娘玩抖音的,我觉得你们长那么丑,又是个农民,何必去搞这些?

我总是反对。

他们就不让我知道,自己玩。

日常,我们很多朋友都刷到过我爹我娘,尤其是我姐的同事们,他们就觉得很羡慕,你看你们家怎么这么和谐?做儿女的也开明,不反对?

我姐说,老年人只要做他们喜欢的事,咱就支持。

我在想,要照这个趋势下去。

我爹大概率就要开始带货了,因为他已经比本地探店的那些网红点赞率很高,那天我去设计师家里玩耍,设计师小声跟我说:那天,我给叔叔点了个赞,结果,早上我醒来,抖音N多消息,我心想怎么了?原来叔叔把我所有视频点了一遍赞……

我说,多亏我爹年龄大了,否则也不是省油的灯!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tafan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fan8.com/24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