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银大厦,肖永银的记忆

肖永银一直很喜欢南京这个城市,自从他担任了南京军区装甲兵司令后,他觉得自己和南京已经结下不解之缘,这里承载着太多肖永银的记忆,百忙之中他经常去南京军事学院的旧址逛逛,他自己曾经也在这里度过很久的学习时光,更何况当初这所军事学院的院长正是肖永银的老首长刘伯承。肖

肖永银一直很喜欢南京这个城市,自从他担任了南京军区装甲兵司令后,他觉得自己和南京已经结下不解之缘,这里承载着太多肖永银的记忆,百忙之中他经常去南京军事学院的旧址逛逛,他自己曾经也在这里度过很久的学习时光,更何况当初这所军事学院的院长正是肖永银的老首长刘伯承

永银大厦,肖永银的记忆

肖永银将军的照片

可惜的是刘伯承元帅因为旧伤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因此一直处于养病阶段,肖永银每次去北京公干都会前往刘伯承家中看望他,这大概是刘伯承在苦闷的日子里最高兴的事情之一了。

肖永银很清楚地记得上次看望老首长还是在两年前了,肖永银和刘伯承分别的时候,当时刘伯承拉着他的手说道:“你要保护好自己!有时间多来看我,我最放不下你!”

肖永银一直记着老首长的话,每每想起都会洒下几滴眼泪,当年中原野战军的“三剑客”,李德生已经是北京军区的司令员,尤太忠则在无锡担任着第27军的军长,肖永银和两位故友时常通话,这份情谊是一辈子的,他们三人并肩作战多年,经历了无数次血战,那份情谊坚不可摧。

当天傍晚肖永银回到住处,警卫员急匆匆赶来说是有电话找他,肖永银从电话那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电话正是老战友尤太忠打来的,尤太忠语气有些哽咽,他小声说道:“老肖!我刚从北京回来,刘帅的身体很不好,短短半个月经历了三次抢救,老首长很想见见过去的部下,你有时间吗?”

尤太忠的话就像一个炸雷一样在肖永银耳边回荡,他愣了好久才说道:“那老首长还有康复的希望吗?”

这一下轮到尤太忠沉默了,隔了数秒尤太忠回答说:“不知道!反正情况不容乐观!你最好去看看老首长吧!”

挂掉电话后肖永银的心沉到了谷底,他这一生最敬佩的三个人,一个是毛主席,一个是邓小平,另一个就是刘伯承,这三人里面刘伯承和邓小平都是他的直接领导。第二天一早肖永银就请了假,带上几件简单的行李便出发去北京看望自己的老首长刘伯承。

肖永银这一生也是充满了坎坷,他曾在南京军区任职多年,后来被调往武汉军区担任副司令,赋闲多年后又回到了南京军区任职,这名有着赫赫战功的猛将兜兜转转多年,似乎从来不担心前途问题。

这次前往北京是私人决定,肖永银打心里希望刘伯承能快点好起来,这些年来他的老战友相继去世,那么多曾经叱咤风云的猛将都走了,一个个噩耗让肖永银倍感折磨。

抵达北京后肖永银马不停蹄前往解放军总医院看望首长,刚到达病房外面的时候他就迎面撞见了李德生,肖永银看到李德生的眼睛通红,他急忙问道:“刘帅的情况不好吗?”

李德生很诧异地问道:“老肖!你啥时来北京的?怎么也不通知我去接你!”

肖永银低着头说道:“刚到!急着来看刘帅,就没和任何人说!老首长怎么样了?”

李德生听到这话眼泪滚滚而下,他扶着肖永银的肩膀说道:“恐怕时日无多了!我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你自己进去看看吧!”

肖永银刚踏进病房便看见刘伯承半躺着,刘太行几个儿女相伴在左右,肖永银喊了一声刘帅,刘伯承顺着声音看向肖永银,因为来得急肖永银也没带什么礼物,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不该空手而来。

永银大厦,肖永银的记忆

肖永银

刘伯承突然笑了起来,他向肖永银招手,让肖永银想不到的是,当他走过去的时候,刘伯承竟然有些认不出他,此时刘伯承已经病入膏肓,神志也已经有些不清楚,最让人难受的是刘伯承的嗓子也坏掉了,很难发出声音,每说一句话都要用上很大的力气,说的话也有些含糊不清。

肖永银狠狠地自责说道:“老首长!对不起!我来迟了,我应该早点来看望你!”

刘太行赶紧扶起肖永银说道:“肖伯伯!你快起来,父亲一直惦念着你,他肯定不想看见你这么伤心!”

肖永银靠在刘伯承的床头,小声和刘伯承说了许多话,刘伯承有时微笑着点头,有时又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过了很久刘伯承沉沉睡去,到了晚上的时候肖永银依旧不愿离去,为了不打扰首长休息,肖永银就静静地坐在病房外面的地上发呆。

第二天一早,刘伯承还未醒来,他的妻子汪荣华一直守在病房里,清晨的医院很安静,肖永银就这么在病房外面待了一夜,他的心思很简单,他想就这么陪着老首长,哪怕离老首长近一点也行。

肖永银从食堂买了新鲜的鱼汤,就在他刚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刘伯承突然大喊了一声:“肖永银!杀过去!快杀过去!”

这突如其来的喊声吓了汪荣华一跳,她立刻紧紧握住丈夫的手说道:“老刘!老刘!肖永银在呢!你莫急!”

刘伯承突然睁大了眼睛看着汪荣华,又喊道:“我让肖永银杀过去!让他杀过汝河!”

汪荣华连连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肖永银突然一屁股坐在了病房门口,他捂着嘴巴,拼命擦拭着眼泪,口中不断重复着一句话:“肖永银领命!肖永银领命!”

汝河,这是一个肖永银永远不会忘记的地名,他的很多部下牺牲在此地,这里曾经进行过一场决定命运的战斗,这里是他不敢重新回去看看的老地方。

刘伯承在睡梦中喊出的那句话将肖永银的记忆拉回到了三十几年前的路河边上,枪林弹雨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汝河边上的炮弹声还在耳边。

肖永银当年参加过上甘岭战役,但是在他看来,上甘岭战役虽然打得惨烈,但是其惊心动魄的程度也比不上汝河一战。

永银大厦,肖永银的记忆

肖永银下达作战命令

1947年刘邓大军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千里挺进大别山,这是一次伟大的战略跃进,当刘邓大军渡过沙河以后,蒋介石这边突然惊醒过来,他立刻派出几十万大军对刘邓大军前堵后追。

因为是无后方作战,记上刘邓大军处于紧急行军的途中,当个主力部队抵达汝河的时候,蒋介石的大队人马已经布置好了阻击阵地,在如何对岸,蒋介石集结了7万多人惊醒阻击,在刘邓大军的身后还有接近二十万敌人的兵力在追赶,形势上十分危急。

当此生死存亡之刻,刘伯承和邓小平果断让部队兵分两路渡河,根据刘伯承的部署,中野第六纵队跟着中原野战军指挥部一起渡河,当时肖永银正是第六纵队第十八旅的旅长,刘伯承将肖永银叫到身边嘱咐道:“此战关系到全军的生死,我已经给王近山下了死命令,现在就看你们三个旅能不能打开局面了!”

刘伯承口中的三个旅说的正是尤太忠的第16旅、李德生的第17旅、肖永银的第18旅,此时尤太忠正率部在汝河上搭建浮桥,而李德生的部队突进到左路阻挡敌人的追兵,能不能击败前方敌人的主力就看肖永银的本事了。

肖永银的第18旅作为前卫部队,肩上的担子很重,刘伯承和邓小平两位首长将会跟随第18旅一起渡河,因此肖永银不敢有一丝马虎,他亲自来到汝河边视察敌情,经过细细观察肖永银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敌人在对岸的阵地已经形成,而且还有不断增兵的迹象。

除此之外,敌人的一个师正在从南边赶来,准备对刘邓大军的指挥部形成南北夹击的形势,肖永银当机立断,他认为必须先稳住对岸的形势,便命令麾下的第52团想尽办法先行渡河,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也要先送一部分人过去稳住局势。

这一招是很有先见性的,敌人的阻击阵地已经形成,我军必须先建立一个桥头堡阻挡敌人的进攻,有了这个立足之地,后续的部队才能安全过河,才能有开阔地展开突围。

五十二团的两个连在重武器的掩护下开始渡河,为了扰乱敌人的视野,肖永银还下令第八十二团从相隔两公里的地方佯装渡河,两个连抓住机会直接向第一个桥头堡雷港村扑去,此地是敌人的薄弱点,一番猛攻之下,雷港村被我军控制住。

此时敌人的总指挥吴绍周率领3万多人突然赶到,尤太忠这边架设的浮桥几次都被敌人的飞机炸毁,六纵的副司令员韦杰坐镇前方,面对这些紧急情况,他立刻召集了尤太忠和肖永银开会,此时刘伯承和邓小平还在指挥部,因为电话线被敌人切断,韦杰一时联系不上两位首长。

正在大家举棋不定的时候,肖永银在黑夜里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他兴奋地对韦杰喊道:“首长们来了!”

刘伯承和邓小平一起出现在第六纵队的指挥部,韦杰和肖永银先后汇报了此时的战况,刘伯承听完后连连称赞道:“肖永银干得好!如果没有你们抢下的桥头堡,我军现在就很难突围了,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十八旅抢下桥头堡实行强攻!狭路相逢勇者胜!”

肖永银前期战斗取得的成果成为了此战的关键,刘伯承下令尤太忠放弃原先的渡河地点,全军和肖永银的部队合兵一处,利用雷港村这个落脚点实行突击,李德生的部队则放弃左路,改为从中路强行攻打敌人的阵地中心,以求牵制敌人的主力。

肖永银提出将全军的集合点选在对岸的彭店,这个建议得到了刘伯承和邓小平的认可,肖永银决定亲自去前线率部突击,这样做可以激发战士们的士气。

永银大厦,肖永银的记忆

汪荣华

此时离天亮只剩下四个小时,每一分钟都很宝贵,肖永银下令部队不断过河在雷港村附近集合,到半夜时分,十八旅的人马有一大半已经过河,想要掩护全军过河,必须建立一个敌人打不进来的通道,肖永银下令以雷港村为据点向两边的村庄发起进攻,争取扩大我军的阵地。

这场仗无法运用精妙的战术,要求全军不怕牺牲,敢于在正面和敌人展开血拼,肖永银端着一把轻机枪冲在前面,在天亮之前成功打开局面,建立了一条长约十公里的安全通道。

十八旅因为作战勇猛赢得了一个“铁拳头”的光荣称号,刘伯承和邓小平渡河的时候,肖永银亲自来掩护,只见刘伯承闲庭信步,肖永银这一刻热泪盈眶。

虽然时隔多年,刘伯承一直记着这段往事,他忘不了肖永银身中两枪依旧冲锋在前的身影,他对这个部下有说不出的感情。

这一年是1985年,肖永银怎么也想不到老首长在神志不清的时候,喊出来的话语竟然是自己的名字,他在病房门口哭了很久才站起身来,这一天刘伯承的精气神好了不少,他总想和眼前的爱将说些什么,可是他竭力说了几句话后已经大汗淋漓,刘伯承叹气说道:“我真的老了!”

肖永银听不得这句话,他一直陪在刘伯承身边,到了下午刘伯承的意识又不清楚了,他突然拉着肖永银的手问道:“王近山呢?他怎么没来,这些天一直没看见他!”

肖永银神色十分悲伤,他只好安慰老首长说道:“王近山司令正在路上,他肯定会来看首长的!”

其实此时距离王近山去世已经长达7年的时间了,可是刘伯承已经忘记了这件事,他以为自己的另一位爱将王近山还活着呢,刘伯承实在没有了力气说话,他在纸上写了一句话:“王近山可怜啊!多亏了你和尤太忠接济他!”

肖永银点点头说道:“现在都好!现在都好!”

肖永银在病房陪伴了刘伯承5天,临别之际他对老首长说道:“首长!你好好养病,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我再来看你!”

没想到刘伯承却摇摇头说道:“好不起来了!我自己心里有数的!永银啊!你好好保重自己,如果有能力的话就都照顾照顾那些老战友!拜托你了!”

肖永银心里万分难受,他刚到嘴边的话始终没能说出口,回到南京后肖永银自己也大病一场,尤太忠从无锡赶来看望他,肖永银很难受地对尤太忠说道:“等我病好了和你一起再去看看刘帅!”

这是肖永银和尤太忠之间的约定,可是1986年10月7日,刘伯承元帅在北京因病去世,肖永银和尤太忠未能再见刘伯承一面,这是肖永银终身的遗憾,刘伯承逝世的消息传到南京军区时,肖永银刚从原先的职务上退下来,他在办公室哭得很伤心,几位他曾经的部下前来安慰他,肖永银哭着说道:“还不如让我陪老首长一起走呢!”

肖永银很想去北京祭拜刘伯承,可是当听说老帅的遗愿是不留骨灰的时候,他又大哭一场。肖永银在晚年的时候经常回忆自己的老战友,也经常思念刘伯承,在肖永银将军的回忆录中,他提到最多的人就是刘伯承。

永银大厦,肖永银的记忆

刘伯承和妻子汪荣华的合影

有一次警卫员不小心摔坏了肖永银的一块怀表,肖永银沉默了很久后说道:“从今天开始不准任何人进我的书房!”

警卫员因此吓得不轻,他心里很难受,提出要赔一块新怀表给自己的首长,肖永银叹息说道:“这块怀表是当年刘伯承元帅送给我的!你走遍天下也买不到了,就算买到也不是原来的那个了!”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tafan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fan8.com/14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