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兴,小鱼儿笑了,他在朱大常的胸口捶了一拳

“那就去阳天城!”朱大常马上同意,“你又不是我老婆,还整天跟我腻腻歪歪的?咱俩一外一内,到时候你在阳天城,我在西北,时机成熟里应外合搞他们!能生出来这么个心理变态的儿子,林甫之也肯定不是啥好东西!”想到林枫那变态

丰兴,小鱼儿笑了,他在朱大常的胸口捶了一拳

“那就去阳天城!”朱大常马上同意,“你又不是我老婆,还整天跟我腻腻歪歪的?咱俩一外一内,到时候你在阳天城,我在西北,时机成熟里应外合搞他们!能生出来这么个心理变态的儿子,林甫之也肯定不是啥好东西!”

想到林枫那变态的杀人手法,和不把人命当回事的性格,小鱼儿说出个新名词儿“心理变态”,朱大常已经学会了。

“因为你要上战场了,我不放心你。”小鱼儿神色突然变得犹豫起来。

朱大常感动了,小胖子居然为了自己的安危,在他亲六叔的下落和自己上战场这两件事情之间犹豫不决?足见小胖子对自己的情义深重了。

想起来从认识他到现在,两人好像还真的一起经历了不少。光马贼就一起剿灭了快一千了,当然也让他的千人队里有五十人换装了抗魔甲!有抗魔甲在身,这五十人对上中阶以下的武者都不吃防御上的亏!

后来六叔的出现,还有哑巴、白小梅,跟他们在一起的日子朱大常真的过的很开心!

还有那天的月夜遇袭,还有李家村惨案!

如果现在失去这些人中的任何一个,朱大常都会崩溃,要死就自己先死,他可没有勇气去面对跟这些身边人来场生死离别!

他过去伸出双臂抱了抱小鱼儿,“我没事,你也不用太担心,草原人而已,他们敢来,我们定远军就能再把他们打滚蛋!你知道我的能力,老朱我最大的本事不是武功修为,是冲锋陷阵!我的千人队就能抵得上万人!给我万人,我就能灭他十万!”

朱大常说这些的时候,眼中全是傲然!

小鱼儿笑了,他在朱大常的胸口捶了一拳,“给你脸了不是?看把你给能的,哈哈!”

“哈哈!”朱大常也笑了。

这时,一个丫鬟走了进来,“少爷,鹞鹰来了,按照您的吩咐,阳天城的信都给您抄录一份,这是刚抄好的,给您!”丫鬟递过来一张绢布,上面密密麻麻写了不少字。

朱大常接过,摆摆手让丫鬟去忙,打开绢布看去。小鱼儿还在犹豫是否放弃大选,先陪着朱大常一段时间,不参加大选也不代表他以后就不能去阳天城找六叔了。

突然,“砰!”地一声巨响,把小鱼儿吓的差点蹦房梁上去!定睛一看,朱大常的手在颤抖,抖得那份绢布也跟着不停晃动!旁边一张花梨木的桌子已经粉碎!

“我说你抽啥风呢?这是花梨木,值多少钱你知道不?这不糟蹋东西吗?你有钱直接送给我行不?别这么糟蹋好不好?”小鱼儿心疼的抚摸着碎裂的木桌,眉头紧锁连连叹息。

“桓宇叔这是要亡了我卫国吗!”朱大常盯着手里的信,一声悲叹!

小鱼儿心头一沉,忙走过去看他手里的绢布。看完后小鱼儿也不说话了。

“看来你想不去阳天城都不行了!”沉默了一会儿朱大常说道。

“你有什么打算?”小鱼儿问。

“你去阳天城的路上做两件事,或许还来得及给北方战场一点帮助,你听我说。。。”朱大常小声对小鱼儿说了自己的计划。

小鱼儿皱着眉头,“统军战仗我不行,军事调度我更不懂,你确定这样做有用?”

“尽人事吧!”朱大常也只能赌了!他要赌梅子兰不负他的名将之誉!

“好,就按你说的办!不过,我要见一下你爷爷,这事儿我觉得必须让他知道。”小鱼儿不再犹豫,“不止你说的这两件事要告诉你爷爷,我去阳天城找六叔,还有阴林甫之这两件事,我都必须先得到他老人家的帮助才行。”

“这还不是小事?”朱大常拉着他就走,“现在就去见老头子!”

南郡收到卫国即将与草原人和梁国同时开战的消息之后,梅子兰短暂的跟爷爷梅国章商量了一下,就在爷爷的允许下跟三叔一起北上了。

梅国章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就是梅子兰的父亲,在五年前因为旧伤复发病死了,二儿子梅书衡现在南郡军中任大将,三儿子梅书辕喜文不喜武,不想继承军方派系传承,只是因为梅国章的强烈要求,不得已兼了个管后勤仓库的军职,主要负责兵甲器械的管理维护。

反倒是梅国章这个长子长孙梅子兰是个文武全才,少年名将的头衔传遍卫国,被誉为卫国年轻一代军方第一人!

他十五岁隐瞒身份参军,从普通士卒做起,一直积功至万夫长才公开自己的身份。那一年他二十一岁!然后他却暂时离开军旅,赶去都城参加了两年一次的科举,竟然被他得了个三甲探花!

长久以来南郡虽无大规模战事,却被巴国和蜀国不断骚扰侵袭。这两个小国仗着自己身处瘴气森林和沼泽遍布的地理优势,频频对卫国西南边地城镇侵袭。大仗没打过,小仗没停过!搞得定南军不厌其烦,又无法深入密林沼泽追杀,只能被动防御。

直到梅国章到了西南,他下令修筑了无数竹寨哨楼,硬生生把西南边境用这种连绵不绝的,碉堡似的哨点给封锁了,至此南郡稍安。梅国章善守,防御做的滴水不漏,虽然消耗巨大,但总算是保了一方平安。

梅子兰就是在这样的西南南郡,在无数次大小规模不同的战斗中成长起来的。他身先士卒,杀敌勇猛!但自从升职千夫长后,他的作战风格却变了,基本自己不会再行莽夫冲杀之举,而是列于阵后将一个个百人队如臂使指般的调拨分派!最出名的一次,他带领两个千人队对抗巴国五千人,结果一仗下来五千巴国士兵被全灭,只逃走不到一千。而他的两个千人队只伤残一百余人,死了十几个而已!至此定南军梅子兰的将名传遍全军!

他对爷爷的防守策略非常不满意,可是老头子对他所谓的精兵特训,以攻为守的说法嗤之以鼻。中原人再怎么训练也不可能深入瘴气沼泽的丛林跟巴蜀作战!

年轻的梅子兰一气之下耍了脾气,挂了万夫长的将印赌气在家天天跟着三叔习文弄墨。梅国章没惯着他,呵斥他文不成武不就,没本事就别在南郡待着!结果梅子兰愣是不辞而别,跑去都城考了个文举探花回来!文举殿试的时候梅子兰才被吏部司马认出了身份。一时间,梅家子兰公子的名声大噪!

梅家下人却知道其实老爷子对公子始终非常看重!当梅子兰升职万夫长的时候老爷子哈哈大笑的喝酒喝到后半夜。当都城传来消息,说梅子兰得了文举三甲,中了探花郎的时候,老头更是偷偷在偏院里打了两套醉拳!一口气灌了一坛子陈了四十年的女儿红,那还是他跟老夫人成亲时候埋在地下的。然后自己入了祠堂又哭又笑的一夜才出来。

至此,老爷子对这个长子长孙温和了许多,经过一次彻夜长谈之后,梅国章跟梅子兰爷孙俩和好如初,梅子兰也再没有了以前的年轻气盛,多了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沉稳干练。

再然后梅子兰重返军伍,从自己的万人队里精选三千兵卒,经常性的钻进丛林拉练,最长一次三月未归!历时两年,训练出了上马可冲杀,下马可扛盾,入得了深山老林,下得了江河湍急的一支精锐部队,也就是他一直说的精兵特训之师!这三千人出动时总是骑着高头大马,要知道骑兵在西南可是很少见的,冷兵器时代的骑兵绝对是兵中霸王!当地人也因此称呼这支精兵为——虎豹骑!

本来梅子兰已经准备好了带着虎豹骑和两个万人队深入丛林,给巴蜀两国来次毁灭性的打击,欲求一役保南郡十年太平。谁知刚布置好一切,巴蜀两国却莫名其妙的被灭了。有的说是爆发了一场大瘟疫,巴蜀两国的人都死绝了。有的则说,是巴蜀两国不知道什么原因得罪了十万大山的蛮族部落,结果被蛮族给荡平了。之后侥幸从那场劫难中逃出来的巴蜀难民证实了后者的说法,但瘟疫也是真的,好像是蛮族大祭祀搞出来的瘟疫,使两个小国完全丧失了抵抗能力,被蛮族一夜之间杀光了王亲国戚和文物朝臣,然后撤回了十万山中。

直到瘟疫消停了,残存的民众才挣扎着从巴蜀之地逃难出来。原来的巴蜀两国已经是一片死地!

蛮族部落这么轻易就灭了两个小国,他们自然就成了对南郡来说最大的威胁!这也是为什么卫南军始终维持着规模不小的边防驻军,即使是上次卫梁大战最危机的时候,这支边军都没有被调动的原因!而这次,卫南军将被调走五万,这也让卫南军的将官们感觉到了事态的严峻!

现在的南郡卫南军里,梅子兰是定南军副统领,职位犹在他二叔之上!除了梅国章,定南军就是梅子兰说了算!

梅子兰一路向北根本没有去阳天城!他没有得到卫王的命令前就已经主动出发了!这是他对战争敏锐的嗅觉!

他三叔这次破例从军,不过晚了梅子兰几天出发,因为梅子兰的计划里要携带一些特殊军械前往北方,三叔负责整理清点军械辎重后,再出发北上。

结果梅子兰前脚离开,鹞鹰王命后脚就到了南郡!此时距离梅子兰带三千虎豹骑出发已经过去了八天!而三叔梅书辕已经带着两个万人队离开三天了,他是追着梅子兰北上的。

卫南军只得按照卫王王令调三万人驰援凉州,同时快马通知梅书辕转道西北。

梅子兰对于卫王的决定开始时一无所知。他唯一的想法就是必须尽快到达北部前线!战机一旦错过,就会对整个北方战场的局势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作为将帅,梅子兰对整个大战局势的感知力更敏锐。朱大常则更精通一军一地的阵战厮杀。不能说二人谁就肯定强于谁,他们的侧重点不同,战场上的行为也会不同,可以说是各有千秋。

不过梅子兰更偏向于一个帅才,朱大常更像是一个将才。从这一点上来说,梅子兰胜朱大常一筹。

梅子兰带着一个百人队直接冲到了丰兴城才停下,他是不得不停下了,因为他终于收到了卫王的命令!看到王令时,他心头泛起了一股非常不好的预感。。。

本来他是准备直到沛城才会稍作停留的,他相信现在的局势卫王肯定会调自己北上!因为眼下北方没有合格的将领可以统筹这样大规模的战役,所以卫王不可能不调用梅家兵将——最好的人选其实是梅国章!

当然还有一个办法可以不用梅家,那就是卫王能让白景山活过来!

为什么卫王指派定南军驰援西北?难道卫王和朝堂上那么多文武百官都看不出来?所谓的草原人奔袭西北根本就是梁国的声东击西之计吗?

而且西北在梅子兰看来并不是那么凶险!

以草原人的恶名,一般人都会认为,卫国在西北不可能不重兵设防!但这样会大大分散卫国现在本就不足的守备力量,梁国就是要卫国首尾难顾。

可如果草原人纠结于凉州一城一地之得失的话,那他们就是自寻死路!这条千里后勤补给线,别说十五万,五十万也防不过来!这么长的补给线定远侯用脚后跟思考也应该知道要怎么做!

如果他是萨丁王,他肯定会只派遣最精锐的几万骑兵直接冲过或者绕过凉州地界,直捣卫国腹地,根本不需要在凉州作战!至于补给,沿途抢夺即可。

但他相信草原人没那个聪明才智,所以最终草原人必定会陷入西北战场的泥坑,被死死钉在凉州的地界上动弹不得!时间一长,草原人必败!

在梅子兰看来,梁国使用的连环计才是真正的危险!

梁国利诱草原人进攻卫国,无论成败都可以削弱双方实力,这是驱虎吞狼之计!

只要草原人开打,卫国被西北吸引了注意力,梁国从北部就会趁机发起雷霆攻势——此乃趁火打劫之计!

只要攻破北部防线,梁军兵锋就会直指阳天城,此乃直捣黄龙之计!

如果四方卫军来都城勤王,梁军则可视勤王之师的精锐多寡,随时转变成围点打援,此为顺手牵羊之计!

一旦卫国北地破防,卫国北部地方守备和散兵游勇过不了多久就可以被梁国后军荡平,只要荡平后方,到时候梁国想稳当点蚕食卫国北方土地,又或继续攻打阳天城,还不是梁国说了算?这是反客为主之计!

要破梁国的连环计,唯有无中生有之计!

梅子兰带了三千虎豹骑就是做的这个打算,他打算从一开始就放弃沛城以北的卫国防线,集中所有优势骑兵兵力,化整为零进入梁国疆土,正面在沛城死守的同时,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让梁军进退两难!如果梁王稍有动摇改变了最初的军事部署,哪怕改变一部分,那么卫国就能在乱局中浑水摸鱼,也才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但是这个前提是,卫南军北上的兵力要由梅书辕带着到沛城驻防!只有三叔亲自带着卫南军才有这个能力和名望镇住北方驻军!

可是现在,卫王居然让卫南军去西北!

梁国朝堂很好的把握住了卫王的心态,他惧怕两线同时开战,所以卫王必然会增防的西北。真正的主战场却在梁卫接壤的北方。卫王却没有向北方增防一兵一卒!

仅凭三千虎豹骑,他梅子兰再大的本事也只能先停下来,想办法收拢地方军队,然后构筑防线!

就这样,卫王在不知不觉间葬送了本来有可能翻盘的最大战机!

在丰兴城停下来是因为这里有五万新军,不是他们有多强悍,而是眼下梅子兰控制这五万新军最容易!战斗力再强的军队不完全服从主帅军令的话,还不如不要!

梅子兰必须先收服这五万人,他才有实力去降伏正在龟爬般缓行而来的王师,从而继续北上接管定远军。

“居然只能正面硬抗了?”梅子兰唯有苦笑,“爷爷,如果子兰守不住北部,您是希望我战死在这里,还是逃回南郡呢?您是否猜到了卫王会有这样的糊涂安排?”

他手中还拿着卫王的王令,上面讽刺的字眼让梅子兰把王令在手中揉碎!

“兹令,将军梅子兰立时前往阳天城,由王上亲自册封大将军!册封仪式之后,梅将军率王师三万北上。。。”

此刻的阳天城居然热闹的跟过年一样!因为阳天学院的招生大选提前开始了!

为了尽快转移民众视线,考虑到前期的团体赛日程,部分团体赛将提前举办。因为已经有一部分参加团体赛的地方学院代表队抵达了都城。阳天学院的负责小组大概预估了一下未到都城的学员代表可能抵达都城的时间和顺序,然后改变了一下团体赛的对战顺序和时间,已到的队伍率先开始他们之间的团体比赛,后续来一支队伍就安排一支对应的队伍比赛,尽可能地提前开启赛事进程。

为了稳定国人的情绪,并分散民众注意力,这届选拔赛海选出来的学员们,被有计划有预谋的提前推上了赛场,这场选拔赛也成了一场政治表演!

共三十支队伍十五场团体赛已经举办了十一场,还有四场将会每隔三天举办一场,距离团体赛初赛结束还剩不到半个月时间,可是西北凉州代表队的十个人却只到了五个。

“你们还有五个人呢?什么时候到?他们不来怎么安排你们的比赛?难道你们准备五个打十个?”阳天学院接待处的一名讲师很不客气地问上官飞

上官飞哪儿知道小鱼儿他们在哪儿?他们是分头出发的。本来就是卡着时间点出发,西北到都城又横跨半个卫国的疆域,他们自然是到得比别人晚,可是这见鬼的团体赛怎么会提前开始了?

“老师,我们分头从凉州出发的,他们应该就这一两天就到了。我们的比赛是否可以稍微延后几天?”上官飞目前是这五人的主心骨了,只能跟对方讨价还价。

“看在你们是代表的定远侯爷,给你们个面子,你们的比赛放到倒数第二场,六天后举行。如果到时候你们的人还不来,你们要么自动弃权团体赛,要么你们就五对十参赛。”

“谢谢!他们一定会及时赶到的!麻烦您了!”

“小鱼儿他们搞什么鬼!虽然不指望他们几个人那点破实力,可是总也得给我们当当肉盾啥的,不然我们怎么可能又负责防守又负责进攻的?”矮子不满的开始了日常一喷。

这种时候当然少不了跟矮子唱双簧的瘦子了,瘦子不屑地冷哼,“人家可是在第一个月的任务中完胜了我们哦,我们差一点就超期了,人家比咱们早了四五天呢。而且我们只抓了不到十个马贼,也不知道原先的消息那些大头兵是怎么打探的,说好了三十还是四十人的马贼团伙呢?”

“可不是嘛!最后动手的时候,我们比马贼人还多,搞得怪不好意思的。”铁家兄弟也无奈地说道。

瘦子接口继续,“他们可是打散了将近七十人的马贼,这可是马国军马将军亲自确认的。所以咱们结结实实被他们赢了一把!人家骄傲一次怎么了?晚到几天摆个谱也正常不是?”

“他们是运气好加上不要脸!六十多个马贼他们却调了百人队过去帮忙!要是我们在,怎么会需要调动百人队?我看他们就是怕死,利用百人队帮他们冲散了马贼,然后他们捡漏!”

“得了都别说了!”上官飞打断道,“我私下跟那个百人队的上官家子弟了解了实际情况,其实百人队冲上去的时候六十个多个马贼已经被他们十一个人干掉一半了,百人队上去就是骑着马把逃跑的那些马贼抓回来而已,还真没起什么作用。”

“十一个人?还有四个呢?”铁家哥哥问。

“两个去找百人队上来帮忙,两个去追踪漏网的草原人探子了,没想到他们不仅完成了任务,而且还立了个天大的功劳!”上官飞的评价倒是比较实在,“他们借助百人队确实是有些耍赖了,但结果是好的,因为把定远城周边所有的隐患一次性拔掉了。如果再有一些马贼漏网,万一被草原人或者梁国人知道卫军已经控制了定远城的话,那我们跟草原人的战争就失了先机了。”

“而且从一开始他们五个武者就分兵三路,两个女的回去找援军,是因为后援的百夫长就是赵家的子弟,自然会服从赵倩的合理要求,而黄芸则是马国兴未过门的儿媳妇!另外两个去追踪草原人的小子都对草原人很熟悉,还懂一些草原语,他俩都是土生土长在西北的,因此这二人追踪草原人探子也是最合适的。最后那个胖子自己辅助十人队,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他是方士,虽然等级不高,不过一个方士对军队的意义远大于一名武者,他可以让十人队的战斗力全部提升一截,十人等于至少二十人!”

上官飞叹了口气,“其实这次输给他们输的真不冤!是我们小看了这些平民武者啊!”

矮子不服气的说,“不管怎么说他们的等级也没有我们高!您就不说了,铁家哥哥可是刚突破到初阶上期,他们那些个初阶中期的怎么可能跟我们这一队比?而且我们都有家传武技,或着学院提供的独门功法。。。”

“你可拉倒吧,就你?胖子一个方士你都单挑不过,一个武者被一个方士弹脑蹦弹到晕倒,你还好意思说?”瘦子明显不会放过矮子的。

“你非揭我伤疤不是?”矮子怒目而视。

上官飞赶紧打断,这俩一旦互喷起来就没个头了,“行了!都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吧!别提自己的什么家传武技了,那个小胖子的弹脑蹦你们就真以为很平常?你弹脑蹦给我弹晕一个人试试!他的指力非凡,手上必然炼了什么高深武技!还有你说什么学院的独门功法?你看看小胖子的轻功!学院的功法给人家提鞋都不够!我说你们两个天天别总练嘴皮子功夫了,你们是该好好下功夫修炼修炼了!”

上官飞把矮瘦二人组给说郁闷了,他俩耷拉着脑袋话也不说了。

然后铁家弟弟一句话把所有人都说郁闷了:“听说,那个小胖子是初阶巅峰,比哥哥和上官公子的修为还要高一些。。。”

此时的“初阶巅峰”正被阿布都“挂”在马鞍上,三人三骑,小胖子终于有了自己的马。他们出发时五人只给了四匹马,这也是朱振康特意安排的。

胖子累的气喘如牛!

他们此刻距离丰兴城还有十里地,那里才是他们的目的地!

“胖子,你的,还能顶住的干活?”阿布都有点关心的问。

“你们这帮没人性的,”小胖子说话有气无力,出气多进气少,“你们就那么听朱老头儿的话?给我骑一天马会死啊。。。”

“诶小胖,侯爷嘛是为你好的呢,他老人家那么高的修为的撒,他说这个方法可以让你很快提高,你要相信的撒。侯爷不是还说了的嘛,即使突破不了中阶,起码可以让你的经脉强度达到中阶的撒。”胡三刀在旁边劝着。

“黄女的,赵女的,两个女的一匹马的,已经去都城了的干活,咱们的,三个男的三匹马的,什么时候的,过去?”

“等我跟子兰将军见了面就去。”小胖子终于喘匀了气,挺直腰在马上坐起身来。

“阿达西诶,你咋知道那个绿将军的嘛,还是红将军的嘛,肯定在丰兴城的呢?万一不在的呢,我们不是白跑了的嘛?”

“我相信朱大常,如果他猜错了,老子回去大耳刮子抽他!”小胖子正往自己双臂上涂抹自制的药膏按摩,望向丰兴城方向,似乎隔着这么远已经能看到丰兴城外一片灯火连绵。

“梅子兰,希望你不辱你的将名!一定要跟朱大常猜的一样没有奉王令去阳天城受封。。。”白小鱼眉头紧紧地拧成一团!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tafan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fan8.com/1176.html